第0131章 王玥有问题/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木兰是千年灵鬼,虽然一身道行因为我全都丢失了,但是那种作为灵鬼的感官和直觉还在,她的判断几乎是从来都没有出错过,听她这么说我也有些疑惑。

那魂妖身上的阴气可是不小,我见过它两次。每一次出现阴气连周围的环境都能影响,别说是花木兰,就连我都能明显感觉到!那么,它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在王玥的房间里的?为什么之前我们毫无察觉?

我也想到了这个中的疑点,不过眼下确实不是考虑这问题的时候,我拉着王玥几乎是一路狂奔,不消片刻就下了楼。

万幸!张博文和周敬没事!

不过显然他们方才也是经历了一场恶斗,张博文身上衣衫多处破损,最起码有四五道抓痕,每一道抓痕都是皮肉翻卷、血肉模糊。正靠在旁边的路灯下面休息。黑子和周敬也受伤了,不过伤的不重,就是皮外伤,清洗一下伤口估计就没事儿了。

我过去连忙把张博文扶了起来,详细问起了情况。

事实果然如花木兰所预料的一样--张博文他们确实也遭到了两个脏东西的进攻!!!

那个时候,他已经和周敬已经在放倒的座椅上睡着了。因为张博文以前是特种兵,后来又跟了我爸。一直都是在干高危行业,所以他睡觉特别浅,睡着没一会儿就感觉身边气温一下子低了不少,当时他就醒来了,恰好看见有俩鬼东西飘飘荡荡就朝他这里张牙舞爪的冲了过来,吓得他登时就是一个激灵,这时候黑子已经咆哮了起来,两人一狗立马做好了准备,没有被打个措手不及,所以才没有吃亏。

听张博文说,和那俩鬼东西斗起来以后。这回就连周敬都出马了,小屁孩躲在车上又是泼童子尿,又是拿指尖血弹,没少帮忙,后来干脆都跳下去用上了他们相门的打鬼法子,用中指精血封住自己相门,一指点死了一个阴人傀儡。

我听完也是啧啧称奇,忍不住就问周敬,周敬倒是没有隐瞒。他跟着我这段时间多在穷山恶水出没,也是经历了不少的惊心动魄,所以在自己相门的功夫上也有了一些突破,眼下已经是一段相师了,有了一些打鬼的手段和法门!

听他们两个的描述,我知道方才袭击他们的那俩脏东西就是除了李媛和张可可以外,剩下的那俩被害女孩儿的阴魂!

那魂妖需要搜集十个阴人傀儡才能进化成魂妖王,眼下他刚刚弄出来的四个阴人傀儡全都被我们给收拾了,我估计对那魂妖王的打击不小,应该短时间内它是不敢再来找我了,不过却不得不防,怕是它为了恢复实力会更加的丧心病狂,指不定会害人更狠,我琢磨着这两天得加强戒备了。要不然出了事可就不好了。

眼下,我们几个人已经是集体挂彩了,不宜在这里就留,所以聊了几句就驱车前往武警医院。

挂了号,在医院处理了一下伤口,等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放亮了。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我本来是想留王玥也和我一样在宾馆住下的,大家离得近,相互也好有个照应,看眼下的情况,那魂妖八成是已经盯上她了,让她自个儿回去还真是有点不放心。不过这蠢女人倒是胆子挺大,我说了以后压根儿不听劝,只说自己离开家以后睡不着,而且眼下魂妖被我重创,应该一时半会儿没法找她了,所以她拒绝了我的好意,在送我们回宾馆以后就匆匆忙忙打车回了家。

折腾了一晚上,我也确实是累了,学了杀气以后我的体质有了一些改善,先天气不足的问题得到了些许解决,但身子骨儿仍旧挺弱的,也扛不住这一晚上一晚上的熬夜,所以等王玥走了以后我就拉上窗帘准备睡觉了,谁知,这时候花木兰竟然和我说话了:“小天,我觉得王玥可能有问题?”

说此一顿,花木兰似乎怕我多想,紧接着解释了一句:“我这么说并不是因为你以前对她有过爱慕,所以故意诋毁她,而是她的行为举止确实是怪异的很,从一开始我就觉得她很怪很怪,身上疑点颇多,我方才一直都在细思,越想越觉得她有问题!”

我一听花木兰在解释,顿时忍不住乐了!

原来我的冰山媳妇也有跟人解释的时候啊?

不过我可不敢调侃她,上一次嘚瑟了一下,她好几天都没和我说话,我算是现在有了经验了,于是一本正经的和她说:“你放心,我没多想,虽然以前我是对她有过好感,不过那都是青春年少时犯得傻,如今早对她没什么念想了,这一次遇上,也不过就是因为她对我的任务有一定的挂钩,公事公办而已!”

花木兰听完沉默了片刻,这才说道:“这个王玥是这百鬼灯游戏的主持人,可她却不是第一个出事的,这是很大的一个疑点!你怀疑她是因为带了辟邪的子孙符,这才逃过了首先被害的命运,但我方才仔细的回顾了一下我对道门子孙符的认知,这种符的作用其实非常有限,仅仅是堕胎女子为了防备自己所堕胎儿的阴魂纠缠才带上的,防得了小鬼,但是对一些比较凶的魂魄却没什么用,更不用说防着魂妖了,所以我认为她能逃过首先被害,和子孙符没什么直接关系!”

我点了点头说:“这确实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一个点,不过因为这一点就怀疑她有点武断。并不是只有道门的东西才能辟邪,很多时候人在无意间带上的一些东西都能起到这方面的作用,比如有人喜欢穿红裤衩子,这东西就有辟邪作用!再比如女性来事儿的时候,流出的经血也是脏东西不愿意触碰的,所以一般来说女性在来事儿的时候诸邪退避!”

“你的意思我明白,如果光凭这一点的话,我也怀疑不到她的头上。”余肠欢弟。

花木兰犹豫了一下,忽然说道:“小天,你不觉得她太镇定了吗?镇定的简直快比得上你这种成天和阴魂打交道的人了,这才是我真正怀疑她的地方,你不妨想想你第一次碰到脏东西侵扰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我顿时愣了……

我第一次碰到的脏东西?大概就是我收完百辟刀那天晚上吧!

虽然距离现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我每每想到那天晚上的经历,我都是背后隐隐发凉,那时候我惊慌失措,几乎整个人都要奔溃了!!!

想想我当初状态,再对比一下王玥,似乎……她真的是太淡定了!!

从找到我开始就淡定的简直都不像是个碰到灵异事件的普通人!

比如昨天晚上,一般人要是看见那么个鬼东西坐在窗台上桀桀怪笑,不得当场被吓出屎来啊?反正如果是我,我都得直接从床上蹦起来撒丫子逃命!然而王玥呢?她不紧不慢的,甚至还慢条斯理的穿鞋穿袜子,比青衣都淡定的多!!!

还有刚才,明知道那脏东西已经盯上她了,结果还要执意回家,这要是换了别人,逮住我这个救命稻草还不得死不撒手啊?而且,她给我的那两个回家的理由真的是太牵强了,命都快没了,还惦记着睡不睡得着的事儿?

这些事儿不想还好,一想起来就顿时觉得王玥这个人浑身上下都是疑点!

“现在懂了?”

花木兰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她的样子简直就像是确定自己不会有性命之忧一样,所以我才怀疑上了她!”

我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去了张博文那边,让他和周敬白天睡一觉先休养好,晚上继续干活,我已经决定了--晚上,偷摸去王玥家里看看,这个女人确实不对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