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3章 罪魁祸首(上)/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玥面色黯然,终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交代了。

这件事情的最开始,还得从王玥和那位高富帅之间那段“美丽的爱情故事”开始讲起了。

那位高富帅是王玥在夜店里面的认识的。

出手豪爽,开着豪车,穿着名牌,就差没有把“我是凯子”四个字写在脸上了……

这。不正是王玥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形象吗?

于是,两人从一顿西餐开始认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开了房、上了床,大概是王玥活好,反正那位高富帅是迷恋上的王玥,两人之间很快就确定了关系,为了见面更加方便,于是干脆就在学校跟前租了这套公寓,开始了同居生活。

那位高富帅也是确实迷恋王玥,最起码在那段时间是这样的。索需无度,那段时间两人过的还是快乐的。

然而,他们确实是玩的太奔放了,很快就玩出火了--王玥怀孕了!

说实话,那个时候王玥还是沾沾自喜的!

奉子成婚这种事情还是挺多的,而且她一直坚信女人的人生要想富贵只有两条路可走--要嘛嫁入豪门,要嘛母凭子贵!至于自己去奋斗。用自己的双手去实现一切,这个对于王玥来说就是扯淡,她不相信那个,她只相信女人在床上征服世界这一条!余狂布亡。

只要能凭着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嫁入豪门,那么自己后半辈子还愁啥?

于是王玥天真的以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就是自己的机会,那天晚上在高富帅回家之前把家里收拾的老有情调了,穿的也老骚了,还整的红酒啥的,别出心裁的准备了很多很多要给那位高富帅来了惊喜!

后来,那位高富帅回来的确实被这一切弄得一愣一愣的,当她说出自己怀孕这件事情以后。那位高富帅当场就把喝下去的红酒全喷了,紧接着把王玥推进了卧室,说自己要平复一会儿心情,顺便拉泡屎,结果王玥在卧室里面等了半天没动静儿,却忽然听到楼下传来的汽车轰鸣声,那轰鸣声她太熟悉了,很明显就是那位高富帅的车子嘛,于是她慌了。爬过去一看,只见那位高富帅就跟屁股后面被鬼撵着一样,开着车一溜烟就往外面跑,速度他妈的都得有一百多迈,撞翻好几个垃圾桶,一溜烟跑没影了……

事后她打电话,人家没接,过几天显示停机换号……

这时候王玥才知道自己被耍了,找人也没地方找,因为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她除了见识了那位高富帅出手阔绰以外,其他的人家对她是只字没提,她就连人家到底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更别说跟着人家回家了!!

那么既然被耍了,自己留着肚子里的这孩子也就没什么用了。于是王玥琢磨了一下就去医院把这孩子打了,好在跟着那位高富帅她还混了几万块钱,也不算是太惨的,被玩完净身出户的大有人在,她是当中比较幸运的那个。

结果,就在打完胎当天晚上就出了问题了……

那天晚上她睡得特别不踏实,总是隐隐约约听见房子里有脚步声,而且还做梦特频繁,一个接着一个梦的做,梦里总是有个脸色惨白、浑身是血,脏兮兮的小孩儿喊她妈妈,那一声声喊声凄惨,喊得她心都要碎了。

第二天,她一整天精神都不好,醒来以后,不过她自己也没多想,只以为自己是打了孩子心里难受,所以才会做那样的梦,谁知,到底还是她想多了,接下来的几天里,她每天晚上都能感觉到屋子里面好像有别人,睡觉的时候总是会听到莫名其妙的声音,然后整夜整夜的做梦!

这样的情况足足持续了一周!!

这时候,王玥就是再他娘的傻逼也知道事情不对劲了……

于是她就找了一个道士给自己看了一下,那道士就是太原晋阳湖那边的北极宫里的,人们都说他有能耐,平日间也总有人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去找那道士看,反正王玥所知道的人里,就只有那个道士是解决这方面事情的人了,当天她就跑过去找了那道士,那道士倒是真没坑她,确确实实有点能耐的,一看她的面相就问她是不是打过胎?王玥虽然挺没逼脸承认这种事情的,但她为了自己的小命,她还是如实说了。

那道士听完她说的以后,顿时长长叹了口气,连连说孽债、孽债,掐指算了一算,顿时面色大变,送了她一道子孙符,告诉她随身佩戴,能不能解决她身上的问题就看她的造化了,让她以后也别到人家那道门的清静之地了,这是唯一能帮她的,也是最后能帮她的,因为如果这子孙符都帮不了她的话,那在继续搀和下去整个北极宫都得跟着遭殃,北极宫毕竟不是驱魔降妖的地方,而是一个供人论道的场所,说完,那道士就直接让道童送客了,几乎是直接把王玥撵了出去!

离开道观以后,王玥被那神神叨叨的道士弄的心神不宁,再也不敢小觑这件事情了,连忙将子孙符戴在了脖子上,可惜,那道子孙符似乎并没有太大的用--当天晚上,她又一次梦到了那个死孩子,那孩子面色苍白,在梦里一路朝她这边往过跑,嘴里喊着“妈妈,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了”,王玥自然是一个劲儿的往后退,但终究是跑不过那死孩子,最后被那死孩子抓住了裤腿,这时候,梦里她脖子上那道子孙符忽然开始发光,一下子把那死孩子给推远了,然后那死孩子的身上就开始冒白烟了,撕心裂肺的惨叫,看着她时原本带着哀求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怨毒了起来,嘴里发出的吼声和野兽差不多,恶狠狠的跟她说,是她王玥逼它的,断了它的轮回不说,还要请道门的人整死它,那么就谁都别想好过了……

王玥几乎是直接被吓醒的,醒来以后她就觉得自己浑身发冷,身子沉重的厉害不说,脖子还酸疼酸疼的,就跟落枕了似得。那时候才是凌晨四五点钟左右,折腾了这么一轮,她也睡不着了,于是干脆就起床洗漱去了,结果往镜子跟前一站,当时差点没有吓死她--她在梦里梦到的那个死孩子竟然骑在了她的脖子上,唯一与梦境中不通的就是,那死孩子额头上却长出了两根角,通过镜子一个劲儿的对着她冷笑,把个王玥当时差点没吓出屎来,然后她就跟发疯了似乎逃跑,那时候,她能想到的就是北极宫那个道人了,出了门打了车就往北极宫跑。

结果当她上门的时候,还没见到那倒是就被守门的道童轰了出来,那道童只是跟她说,道长已经帮她看过她身上的事情了,她打掉的那孩子前世来头很大,也不知道受了多大的罪等了多长时间就等着这一世变成人呢,结果被她俩米非司酮片整死了(米非司酮片为一种堕胎药),眼下恨她恨的牙痒痒,肯定要找她的事儿,如果用子孙符能挡下的话,她肯定无恙,如果挡不下,那鬼娃子知道自己老妈在它还活着的时候用俩米非司酮片整他不说,等它死了还不肯放过它,那怨气一定要暴涨的,以那鬼娃子前世的道行,那么大的怨气必然能让它忆起前世,变成一个北极宫已经招惹不起的祸害,为了防止跟着王玥这傻逼老娘们遭殃,北极宫的道长自然不肯帮她了,不过那道长也不算是坏人,估计就是只会一点点降妖除魔手段的道士,所以不敢管而已,但是却给王玥指了明路--让她找天道盟的人帮忙解决!

可惜,王玥哪里能找到天道盟啊?被北极宫撵出来以后,背着那鬼娃子上了一天课,等回家了,还没来得及吃口饭那鬼娃子就献身了,坐在她床头问她想死还是想活?

虽然王玥被那高富帅骗的跟条狗似得狼狈,但好死不如赖活着,她肯定是想活着,于是那鬼娃子就讲起了自己的故事,说等她听完自己的事情以后,就知道应该做什么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