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5章 阴阳子母术/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股我从来都没有体会过的暴虐情绪忽然涌上心头,恍惚间,仿佛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我--干掉她!为那些死去的人复仇!!

于是,我着了魔了。

说实话,我完全没想到愤怒会冲击的人完全失去理智,甚至就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法控制了。一步步朝着王玥走了过去!

窗外,一轮圆月,惨白的月光透过窗户最后落在了王玥身上,让她的面色看起来白的更加没有丝毫血色,我甚至能清晰的看到她跪在地上轻轻颤抖着。

这是我第一次俯视着她,心中却没有任何成就感,有的只是……悲哀!

整整四条年轻的生命啊,就因为这个女人的一念之差,全部断送!

人性的自私在这个女人的身上真的是表现的淋漓尽致!余吉阵巴。

那魂妖很可怕?它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女人,她的自私就像是洪水猛兽一样。一口气吞没了好几个人,甚至差点将我都彻底吞没!

哐!

百辟刀出鞘,森冷的刀锋在银月之下跃动着湛蓝弧光。

我微微眯起了眼睛,脑子里就像是有一股另外的力量在支配着我的身体一样,倒提着刀就朝王玥走了过去。

“小天,你要干什么!”

张博文脸色一变,在我刚刚抽出百辟刀的时候就冲了上来。一把抱住我就把我摁倒了,他到底是干特种兵出身的,擒拿手十分厉害,一下子把我扑倒,登时就锁死了我活动的空间。

感受着胳膊上传来的剧痛,我才终于清醒了一些,顿时也有些惊讶的看着我手中的刀--我刚才,到底是怎么了?

“你被杀气控制了。”

花木兰轻轻一叹,她似乎是感受到了我心中的疑惑,声音在我心间响起:“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让你在修炼杀气的时候不忘初心吗?说到底,你们葛家的这杀气有很重的魔性!对于你们葛家的杀气。其实我非常的了解,甚至了解它出现的全过程!吸取阴邪之物身上的阴气、煞气,最后养成杀气,修习的时间越久,那种阴邪之物身上的阴气和煞气对于一个人的性格影响就会越大,甚至,当修炼杀气的人极度愤怒的时候,这种阴煞之气会让修习者发狂,变成一台彻头彻尾的杀戮机器!方才。你就是在极度愤怒之下出现了这种情况,这次仅仅是一个提醒,小天你应当警醒,刚才如果不是张博文拦着你,恐怕你已经铸成大错!”

其实不用花木兰说,我现在对自己刚才的状态也是一阵后怕!

如果,那一刀挥出去,我会是个什么下场?虽然王玥有罪,但我不是执法者!

“愤怒会让你的杀气沸腾,让你的战斗力暴涨,但也会让你失去理智。”

花木兰沉声道:“我听你和我说起过你爷爷的事情,他曾经是天道盟的绝代高手,可是为什么晚年却做起了一个只知道舞文弄墨、坐在大门口晒太阳的糟老头子?这当中的原因你难道没有想过吗?”

我一愣,忍不住问道:“你是说我爷爷……”

“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杀气了!”

花木兰沉声道:“杀气段位越高。越难控制这种带着兽性的力量,你爷爷怕是晚年感觉自己已经压制不住杀气了,所以才修身养性,做了一个闲云野鹤,为的就是防止自己变成一台杀戮机器!”

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有关于杀气的弊端,心里也是暗自震惊,难怪当初我修炼杀气的时候很多人都是那样的表情,原来当中有这样的门道,看来以后我得好好收一收自己的性子了,要不然下一次再出现这种情况,万一身边的人没及时拦下我的话,恐怕真的是要出大事儿的!

张博文或许是看我没事儿了,这才终于松开了我,倒是没多说什么,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有些鄙夷的看了王玥一眼:“这个女人怎么处置?”

王玥当时就抬起了头看向了我,眼中满是哀求,明显是希望我能帮她把这件事情瞒下来,毕竟眼下知道真相的只有我们几个,警方那边对这件案子是毫无头绪,估计用不了多久这案子就得变成一桩无头悬案了,只要我们几个不说,那她自然能逃脱法网,高枕无忧!

只是,出了这么多事情我怎么可能会继续纵容她?

因此,我看都没看她一眼,免得自己生气,一会儿又压制不住杀气。

略一沉吟,我终于想到了办法:“虽然那魂妖跑了,但是眼下它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和王玥之间还有一定的联系,取王玥心头血,然后在用阴阳子母术施法,能强行把那魂妖给拘来,到时候斩了那魂妖,再为苏蕾蕾叫魂,咱们这一次的任务也算是圆满了!”

不用说,这阴阳子母术也是前段时间青衣传授给我的,是他传授给我的手段里难度极大的一种!

准确的说,这种法术其实不属于道门,而是一种邪术,属于养鬼术,是控灵术里面的一个分支。

这种法术起源于咱们的国家,相传是当年唐朝和尚玄奘去印度取经,无意间取回沉遗的《谶》书,这部《谶》的正本后来流入云南道教的道士手中,遂创立一派“茅山道”!

这个茅山道,在最开始成立的时候涵盖很广,分为茅山法术与茅山邪术。

茅山法术出现以后,一直在内地流传,主要就是降妖除魔的手段,一直传承到了现在。眼下天道盟里的茅山道就是这茅山法术的继承者!

茅山邪术当时在云南一带流传的非常广,极为盛行,后来传入东南亚,变成了而今的降头术,控灵术就是降头术里面最常见的手段。

也就是说,这阴阳子母术其实就是茅山邪术之一,现在在国内已经很少有人用了,因为茅山邪术对人的伤害特别的大,但凡是有功德的人都不会习练,因为过于阴损,有伤功德,就比如上一次我为了保护花木兰不至于魂飞魄散,不得已之下将花木兰养成本名鬼,那一下子可就耗掉了我三十年阳寿,一般人还真用不起这种养鬼术!

眼下,这种阴阳子母术出现最频繁的地方应该是在东南亚,主要也是给一些女性的降头师用的。一些怀孕后流产的降头师会用阴阳子母术将自己不小心流产的孩子做成小鬼,母子心意相通,心念一动,就算是远隔万里之外,那小鬼也能立马回到母体身边,神出鬼没,异常厉害!

如今我就是打算通过王玥的心头血,用阴阳子母术把她和那魂妖连接起来,拘回魂妖!

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了,虽然这阴阳子母术非常凶险,但为了能救苏蕾蕾我也顾不得别的了,招呼了张博文一声,让他给我把王玥的心头血采下来,我和周敬则离开了卧室,去准备一些必要的东西,我打算今夜就行动,打那魂妖一个措手不及!

离开了苏蕾蕾的公寓,在走廊里周敬忽然扭头和我说:“天哥,其实你就算是帮王玥把她这一次的事情全都隐瞒下来也没什么的。”

我一听就皱起了眉,看了周敬一眼,隐约觉得这小子话里有话,不禁问道:“什么意思?”

“就算法律不制裁她,她也逃不过老天的制裁!”

周敬轻轻叹了口气:“我刚才为她掐算了一次,她已经是寿终之相了,而且还是不得好死的寿终之相,算算时间恐怕也就是这两天了,估计和这一次的事情脱不开的关系,很有可能就是这段时间被那鬼东西吃的,也算是善恶到头终有报,举头三尺有神明吧!!”

我听完后心中一动,如果事情真的如周敬说的,那这倒是一个值得利用的地方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