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6章 二段杀气/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宜早不宜晚,毕竟还有个苏蕾蕾在等着救命,所以我决定今夜就动手!

下了楼等待片刻后,张博文就已经取了王玥的心头血下来了,王玥身上披着宽大的风衣,哆哆嗦嗦的跟在其身后。他取心头血不像我上次一样狠。一刀子捅在自个儿心窝子上,直接去了半条命,张博文是用针管取的,他对人体结构相当的了解,细细的针穿插过肋骨,然后直接就从心尖取出了我需要的心血。

我看了王玥一眼,犹豫了一下,终于和她说:“今天晚上你如果尽心尽力的帮我解决掉那东西的话,那么你的所作所为我不会说出去的,一切全推在百鬼灯游戏上。如何?”

王玥一听,原本萎靡的精神顿时一震,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不敢置信的问我:“真的?”

我点了点头,虽然有点便宜她,但眼下要想完成这阴阳子母术的话,没有王玥的配合还真不行。主要也是周敬的命卜绝对错不了。要是连这人是不是要寿终都算不出来的话,他也就不配做周神算的孙子了,既然王玥已经没几天好活,那我也没必要非把事情抖出来给她扔进局子里,思前想后最后还是答应帮她隐瞒这件事情了。

王玥顿时大喜,忙不迭的向我道谢,我有些厌恶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就问她打胎以后的孕囊扔在哪儿了?从她的怀孕时间来看,当时肯定已经产生胎囊了,药流之后胎囊会排出体外,找到那孕囊也是实施阴阳子母术的一个关键!

王玥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把地方跟我说了。原来这娘们打完胎以后也怕因果纠缠,所以把那胎囊送的远远的,几乎都已经快给干到郊区去了,就是在太原市最东边的……

这一次来王玥家的时候我们几个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没开车,出门打了个车说要去那块儿地方,结果司机死活不肯拉,眼下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一般谨慎的出租车司机都不肯去过分偏僻的地方了,最后我们无奈之下只能先回宾馆。取了车以后才终于往王玥说的地方赶了过去,然后王玥就指着一颗颇为高大的柳树说那胚囊就埋在那大树底下了。

埋了?

我一看,可不是,大树底下有一块儿土很明显是翻新过的,张博文拿工兵铲几下子就挖出一个布包,打开一看,一个跟核桃大小的胚囊就在里面,很明显入土已经有段时间了,都已经烂了,一打开顿时臭气扑鼻,那味道别提多销魂了,不过我们几个倒是还好,干了这行对着玩意已经没什么感觉了,倒是王玥。原本还神情哀伤,结果被这股子味道一呛,顿时跑到旁边狂吐了起来,一看她这表现,我心中愈发的不满了,忍不住说道:“有什么好恶心的?再恶心不也是你自己身上的一块肉?”

实地看了情况以后,我对这女人是愈发的厌恶了!

其实,如果当初她不埋这胚囊的话,那魂妖没准儿也不会这么凶。

当精卵结合变成受精卵的时候,在这个过程中腹中受精卵并非算是一个完整的生命体,因为这个期间还有转世投胎的阴魂进入怀孕女子的腹中呢,但是当受精卵变成胎囊的话,那这个时候打胎就要谨慎了--因为这是怀孕以后孩子成型的前期,阴魂已经进入,也就是说腹中的生命有了灵魂了!!

有了魂魄的孩子不能埋,这是常识,因为婴儿早夭,就意味着投胎的阴魂转世失败了,等待了多少年吃了多少苦就等着这一世成人,结果转世失败肯定是会有怨气的,所以一般早夭的孩子都不能进入坟茔,要抛尸野外,而且要四周没有建筑一望无垠的野外,散掉怨气,如果埋进土里的话,怨气会积压,进而形成小鬼,也难怪当初那北极宫的道士送给王玥的子孙符压根儿没用,一点都不受影响,直接就骑在了她脖子上,原来她药流出来的胚囊是埋着的!!

我没好气的瞪了王玥一眼,忍着恶心蹲下身子,从背包里取出一根竹签子,一下子插在了那团胚囊上,顿时那胚囊上面流出了一股股的脓水,就连我都有些受不了了,咬着牙将王玥的心头血顺着那竹签子浇了上去,这是以竹签子为媒介,为王玥和那魂妖构筑联系,因为竹子风清气正,清洁无污,这是作为媒介的最好的东西。

做完这个,我看了张博文和周敬一眼,让他们做好准备,然后,我点上了三根请神香,盘坐在地上开始默诵那青衣交给我的咒语。

请神香这是道门的东西,青衣说我非道门弟子,心中有杂念,所以用他们道门的咒语和印决的时候必须要点上请神香,清心理气,这样我这个门外汉做法成功的几率就会高很多了,而且请神香也是我测吉凶的手段,如果施法的过程中请神香灭了,那我拼着受到反噬也得立即中断法术,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一刻,我心中毫无杂念,闭眼默诵那咒语,手捏道门印决,不消片刻,就听我身后的王玥惊呼:“好奇怪,我能感觉到它在哪里!!!”

施法成功了!

我当时就喝道:“把那畜生给我叫过来!”

王玥咬了咬牙,然后闭上了眼睛。

没过一会儿,这片荒地四周就弥漫起了浓郁的阴雾,紧接着一道凄厉怨毒的鬼叫声就在那浓郁的阴雾中响起了:“臭道士,又是你,我的阴人傀儡都已经被你们灭掉了还是不肯放过我!”

毫无疑问,阴阳子母术成功,王玥已经可以命令那魂妖了,直接将之拘了过来!

这时,一个鬼东西从阴雾中飘了出来,可不正是那魂妖?它双眼死死盯着我:“道门的人都该死,要是我前世,我杀你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可是现在你没这个能耐!”

我顿时冷笑了起来,“哐”的一下子抽出百辟刀,吼道:“并肩子上!”

张博文和周敬与我配合有一段时间了,一看我抽出百辟刀顿时与呈犄角之势夹攻魂妖,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周敬用他们相门的法子,咬破指尖一下子封住相门,然后就是赤手空拳的用中指的精血去打阴魂相门……

中指的精血其实我们发丘门和道门一般情况下都不用,太耗元气了,可能相门有法子来防止元气亏损吧,所以才用这种招子,但是不得不承认,中指精血的威力真的很大,张博文第一个冲上去缠住那魂妖的功夫,周敬趁机就跳起来一指点在了魂妖的相门上,那魂妖当时就撕心裂肺的惨叫的起来,浑身阴气飞散……

看来它在没有进化成魂妖王之前本身确实不堪一击,上一次被我们打伤,这一次仍旧是被直接打倒。

我知道这是机会,当时就暗运杀气,百辟刀上霎时冒起了一层寒雾,冷喝一声,趁着魂妖被打伤的空气冲上去就一刀刺进了它的胸膛!

霎时,这魂妖更加凄厉尖锐的惨叫了起来,被我挑在刀尖上剧烈的挣扎着。

只是这一刀我可是卯足了劲儿,也是必杀一击,直接将它都洞穿了,它哪里能跑得了?身上的阴气、怨气、煞气被我一股脑儿的全吸收了,还别说,这魂妖虽然本身不厉害,但是阴气却不少,比一般的小鬼强的多,我这一刀将他洞穿以后,他的阴气被我一股股的转化成杀气冲进体内,很快我就感觉自己体内的经脉开始发胀了……

胀的特别的厉害,很快竟然传来了剧烈的疼痛,就像是千万根针在扎我一样,我甚至都忍不住嘶吼了起来!

“忍住!”

花木兰的声音忽然在我心间响起:“从你修习杀气起,迄今为止已经经历了大大小小数战,斩杀阴魂无算,厚积薄发,眼下已经到了突破了的契机了,千万忍住!”

这话我完全没听进去,因为真的是太痛苦了,我只顾着用嘶吼来缓解……

也不知过了多久,这种痛苦才终于缓解了一些,因为体内的杀气在膨胀到一定程度以后开始压缩了,渐渐缩减成了我刚练杀气时候的模样,细小如游鱼,但是……精纯了很多很多,这一刻我感觉自己全身充满了力量!

我知道我突破了,终于走上了二段杀气的台阶!!余医女才。

回过神来我才发现,那魂妖早就已经被我吸收的一干二净了,眼下我身上都是臭汗,花木兰说那是我身体里的杂质,突破杀气的时候这些杂质被排出了体外,现在我的体质相对于从前来说要好上不少。

魂妖解决,这件事情算是有了了结,是夜,我又和张博文驱车赶往苏蕾蕾家里,没有了那魂妖,我再次为她叫魂的时候就很轻松了,直接找回了她丢失的人魂,不过她丢失人魂有一段时间了,所以估计接下来得大病一场,不过命保住了比什么都强,苏蕾蕾的父母和陈煜这小子对我是千恩万谢,还包了大红包,不过我拒绝了,忙活了一晚上确实已经很累了,于是就辞别了陈煜和苏家三口子。

这时候基本上已经天亮了,看王玥也疲惫了,于是就先把她送回了家,临别之际,王玥终于哭了,说她很后悔,我叹了口气没说话,和张博文他们直接离开了王玥住的小区。

我知道,这一别,就是永别,事情解决了以后王玥脸上的死气我都能看得出了,真的是恶丧之相,恐怕是没几天活头了。

再见吧,那个最开始的时候让我万分心动的姑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