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8章 小村挽歌/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次进入太行山,按照我以往的经验,恐怕是少不了再山里面折腾的,没进过那种浩淼的与暗是大山的人永远不知道那种深山老林里面环境有多么恶劣,准备的不周全那可真就是进去了能不能出来得看运气的买卖。

活着,是运气;死了。是命!

我可不想就跟上一次一样困在李存实的墓里的时候,因为物资准备的不周全喝到处都是水蛭的脏水吃压缩饼干,那滋味儿受过一次就够够的,这辈子也再不想体会了!

所以,当天我和张博文他们离开办公室以后就超市里面把该采购的都采购了,然后又把黑子送到了李叔那里,让李叔帮我养一段时间,这才和张博文他们分道扬镳,各自晚上回家休息。

自从接受我父亲的行当,开始了这行走于阴阳两界的生活以后。我的作息时间是大大彻底的颠倒了,基本上都是晚上工作白天睡觉,所以这晚上一下子闲下来了我倒是睡不着了,眼睁睁的在床上躺了一晚上,第二天几乎是顶着俩大黑眼圈子和张博文一起出发的。

从太原市到太行山得走吕梁那一路,路不是很好走,到处都是拉煤的大车。所以张博文开的很慢,我干脆放倒座椅睡觉了,等下午的时候我们才终于来到了太行山脚下。

说实话,我虽然是山西人,但还是第一次来到这巍巍太行山下,第一眼看过去的时候真的很壮观,一望无垠,到处都是黄土堆砌出来的沟壑纵横,地势奇险。余爪医弟。

张博文开车带我们一头就扎进了这巍巍大山中,山里的路就更加的难走了,比上一次去管涔山的时候艰难的多的多。所以走的很慢,等到了傍晚的时候才终于到了石鼓村。第一眼看到这个村子的时候,我也被这里的贫穷和落后震惊了,这就是大山犄角处的一个在夹缝中的小村庄,村子里面的房屋全都是窑洞,连电都没有通,纸糊的窗户,就像是几百年前的古代村落一样,乡间土路最多不过几米宽。贫困的看起来甚至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真不知道这样一个村子是怎么凑出七千块钱的。

因为深山里面没有信号,当初村长打我爸留下的电话的时候是走了四五十里地才用公用电话打出去的,所以我们几个的手机来了这里以后也算是彻底变成了废品,根本没办法联系村里的人,只能冒冒失失的开车进了村。

一进村,我心中顿时被这里的景象刺激的一阵酸涩。

尸体!!

全都是尸体!!

沿途路齐刷刷的摆放着四五十具尸体,这些尸体甚至都没有入殓,就是草席往地上一铺,然后把尸体放到草席子上面,再在上面盖一条白床单就完事了。其实这完全可以理解,我知道根本不是死者的家属对死者漠不关心的事儿,而是在这遭了秧的年景里,物价飞涨。一口棺材得卖好几千块钱,这村子里的人家哪里能买得起啊?平时他们死了人都是自己去山里面锯了木头做一副薄皮棺材的,眼下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一时间哪里整那么多的棺材出来?恐怕出了事儿以后,村子里面但凡有木匠手艺的人全都已经忙疯了,但仍旧是供应不上!

眼下还不是数九寒天,尸体根本不可能保存的太久,再加上村子里面置购不起垫尸体的制冷板来保存尸体,所以这些放在室外的尸体都已经发臭了,我们一进村顿时就闻到了一股子刺鼻的尸臭味儿!

这哪里还是人间?分明就是炼狱!

看着这一幕,我就算是再坚强也有点泪水模糊,也许有的人会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只要肯努力就不怕没饭吃,没钱怪谁?其实这他妈的完全就是屁话,人这一辈子过的好与坏后天努力占一半,先天出生的环境占一半,生在这种地方就算是马云恐怕他也只能认命!!!好不容易走出的一个大学生刘雯是怎么离开这大山的?是全村子里的人勒紧裤腰带供出来的!!

想出去打工?没个千八百的路费你能出去?出去也得饿死!!

“他妈的,到底是什么脏东西在作怪啊!”

张博文这汉子都有些看不下去了,眼睛发红,死死咬着牙扭头看了我一眼说道:“小天,商量个事儿行不?这回的任务酬金我一毛也不要了,全都给他们返还回去吧,这的太惨了,这钱我没法拿!”

我默默点了点头,这钱,确实没法拿,拿了心疼!!

这时候,村子里面看到进来了车,村民已经全都出来了,正围着我们的车指指点点,过了不一会儿,一个六十来岁,看起来似乎是村长的老人家走了过来,敲了敲我们的车窗玻璃,操着一口方言问我们:“你们几位这是……”

我下车走了过去,和那老人家说的道:“老人家,我们就是来帮你们解决事情的!”

“你?”

老人家有些狐疑的看了我一眼:“咋不是十年前来我们这里的那汉子?”

“他是家父。”

我轻轻叹了口气,缓缓道:“只不过家父已经在大半年前下世了,我如今接了他的行业,所以来这里帮你们处理这件事情。”

说到这里,我想了想就从背包里面拿出了两万块钱的备用现金递给了老村长,轻声道:“村子里面出了这样的事儿我也很心痛,这是一点钱,拿着给那些没了亲人的人家分了吧!”

老村长一听我的话,顿时眼里滚出了浑浊的泪水,说啥也不肯接我的钱:“小娃娃,你是来帮我们的,我们这里穷没啥能感谢你的就已经很惭愧了,咋还能要你的钱呢?”

“村里现在需要钱!!”

我当时皱起了眉,指了指大街上的尸体,轻叹道:“尸体是不能这么放的,得赶紧处理掉,要不然全烂了会起瘟疫的,到时候村子里恐怕又要死人了,所以这钱老村长你就收着吧,难道你想看到再死更多人吗?”

我这话不说还好,一说老村长终于挺不住了,张嘴“哇”的一声就哭了,这时候全村剩下的二百来号人已经全都出来,老村长连连喊着“恩人吶”然后就要往下跪,在他后面的二百来号村民也是全都给我下跪……

这场面让我心里面更加的酸涩难受了,把钱硬塞给了老村长然后就去扶那些村民。

这些村民有老有少,我葛天中何德何能?我受不起他们这一拜啊!

一直等村民的情绪稍微平静了一些,我才终于将他们从地上拉了起来,眼下什么魑魅魍魉的事情我是顾不上了,头等大事就是让村民把尸体处理掉,就这么放在外面肯定得出事儿,万一出了瘟疫以石鼓村眼下的情形来看,恐怕村民真的就只能眼睁睁的等死了,这可是好几百条人命呢!

我不知道那些警察他妈的是干什么吃的,既然已经来过这里,带不走尸体可以理解,因为这深山老林里大车通不了,要带走五六十具尸体有困难,但是总可以建议这些村民处理尸体啊!村民不懂科学不知道尸体腐烂会引发瘟疫,他们难道不知道?这简直就是草菅人命!

也许是我之前的所作所为彻底得到了这些村民的认可,所以听了我的话以后这些村民很配合,一个村子的老老少少都开始忙活了起来,把尸体收拢了,然后就去劈柴去了。

是的,我要火化这些尸体!

这些人全都是横死之人,而且有成年人有未成年人,怨气积聚不散,土葬积压怨气肯定是不行,而太行山这种山林里尸体是不能抛尸野外的,因为山麓太多,挡了怨气扩散,一旦碰上山里面的野兽啃食尸体,怕是会起尸,或者是形成厉鬼!

想来想去,只能火葬!

火葬以后撒了骨灰,他们生于这片土地,骨灰飘洒在这片土地,或许还能死后安眠。

这些尸体我也都看过了,绝大多数都是男子的,全都是被兵器刺死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鬼怪,竟然以兵器伤人。不过死者里面也有几个老太太,岁数都不小了,她们死后脚全都没了,看伤口应该是被活活砍掉的!!!

这个发现倒是让我心中一阵疑惑,然后问起了老村长这几个老太太的事情,听老村长说完情况以后,我发现这几个被砍掉脚的老太太身上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她们全都是高龄女性,出生的年代都是在解放前,那个时候的女人仍旧有缠足的习俗,也就是说她们都是裹了脚的老太太!!

那么,她们被砍掉脚是不是和她们裹了脚有关系呢?

我心里也有些疑惑,在村里面忙活到了晚上,一直等村民将尸体全都火化以后才算是放了心了,土葬在入葬的时候有时间上的说法,但是火葬没有,所以我是在夜间火化掉尸体的,然后我和张博文、周敬全都住在了老村长的家里,吃过饭以后,我就早早睡了,准备明天一早先去刘雯家里看看,毕竟她家是第一个出事儿的,而且那个在灾难里唯一一个活下来的目击者就是刘雯的奶奶,去她家看看没准儿能找到什么线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