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9章 落马山往事/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次来到刘雯家的时候,刘雯的父亲刘能和奶奶边慧正在吃早饭,很简单的小米粥就咸菜,整个家里面冷冷清清的,无言向我诉说这个遭到巨变的家庭的悲伤。

刘能昨天傍晚在处理尸体的时候我是见过的,他也认识我。一见我过来顿时有些激动了站了起来:“小法师,你来了?一起来吃早饭吧!”

我笑着和他打了声招呼,说我在村长家里已经吃过了,这一次过来就要也是问问刘雯的奶奶一些事情。

刘能把我招呼进了屋子里面,然后才又回去吃饭了。余欢大号。

刘能一走,周敬就凑过来和我说:“天哥,我知道那老奶奶为什么能幸存下来的原因了!”

“哦?”

我一愣,蹙眉问他:“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周敬点了点头,沉声道:“刘雯的奶奶阳寿快尽了,是寿终正寝的喜丧之相!喜丧之相就是说这个人在去世的时候没有一点痛苦。可能坐着打盹儿的功夫就会长眠不醒,这种人其实在现在这个社会里非常少见,因为人这一辈子生前所做恶业都会从死开始一一得到果报,但凡死的无比痛苦的,不是这辈子做过恶事,就是祖宗没有积德,荫蔽不了子孙。还把祸害转嫁到了子孙身上。能有喜丧之相的人要嘛是这辈子大善,要嘛就是祖先积下了德,而且还是大德,为后人传颂,所以才能给子孙后代都留下一个好结果!”

我心中一惊:“这位老奶奶还有多长时间?”

“最多不会超过一个月!”

周敬沉声道:“也真是因为她马上就要寿终了,身上的阳气弱的简直和胸口憋着一口气起了尸的大粽子没什么区别,这才没有被那些害人的脏东西发现,幸存了下来。”

“嗯,我知道了。”

想了想,我又嘱咐了周敬一句:“喜丧之相你知我知张哥知就可以了,别告诉刘家的人。他们现在遭逢巨变,失去了两个亲人,如果再说出来恐怕刘能会崩溃的,喜丧之相也变成恶丧了,明白吗?”

“我晓得!”

周敬答应了下来,我才终于松了口气,这小子嘴上没个把门的,还不懂人情世故,总是会在不经意之间因为一句话搅局。我不得不提醒一句……

这时,刘雯的奶奶边慧在刘能的搀扶下走了进来,老太太哆哆嗦嗦的坐在我对面,问我:“小法师,你想知道知道什么?”

于是我问起了那天晚上的情况,边慧老奶奶也和我详细说了起来。

那天晚上边慧老奶奶其实睡的是挺早的,毕竟人岁数大了,一旦晚上就开始昏昏欲睡,这也是很正常的情况,所以那天晚上边慧睡得特别早,和往常一样八点左右就睡下了,迷迷糊糊中忽然听到“哐”的一声踹门声,然后就听外面有人叽叽呱呱的说话,不一会儿就听到了睡在对屋的刘雯娘俩以及刘雯的几个同学的惊叫声。边慧当时就知道可能出事儿了,怕是有歹人闯进来了,只不过她也有些疑惑--石鼓村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大家都是互相熟悉的,这里民风淳朴,根本没有什么坏人,她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好几十年了一直也没有听说过哪家丢了东西被祸害了什么的,最多夏天的时候村里的娃娃跑去地里偷两根黄瓜吃,那也是胡闹而已,恶事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边慧老奶奶虽然心里疑惑不过还是爬起来看了,当时天色黑,她也没看清,就看到有几个手里拿着枪,似乎是当兵的人在拽着刘雯娘俩和刘雯的同学往外面走,哭喊声连成了一片,然后那个刘雯救回来的男人就大吼着“你们不要伤他们”,冲上去就和那几个当兵的拼命,然后被一个当兵的一刺刀就戳到在地了……

边慧老奶奶当时就往外面跑,可她人老了腿脚不利索哪里能发挥出什么作用?等出去了,那些当兵的已经离开了,这时候整个石鼓村里的哭喊惊天,更加奇怪的是,边慧老奶奶竟然在院子里找不着那个被当兵的刺倒的人的尸体了,也不知道哪去了。

我心里叹息了一声,刘雯救回来的那位很明显就不是人,被一刺刀戳倒以后很明显是直接魂飞魄散了,哪里会有什么尸体?

这时,边慧老奶奶长长叹了口气:“村子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都怪刘雯这孩子了,她一定是跑去了落马山,违背了祖训可是要出事儿的!”

落马山?祖训?

我心里一动,于是就问边慧老奶奶这落马山难不成有什么说法不成?

边慧老奶奶面色沉重,给我说起了一桩在石鼓村里世代相传的往事。

这件事情大概要从北宋末年开始说起了。

北宋宣和七年,也就是公元1125年,金国金太宗下诏攻宋。金军兵分两路,西路军以左副元帅宗翰为统帅,自大同南攻太原。东路军以南京路都统斡离不、六部路都统挞懒为主将,自平州西攻燕山,金灭宋之战就此拉开的帷幕。

当时,北宋朝廷里面主和派占了一大半,也有一小半是坚决主战的,比如李纲、种师道等爱国老将,可惜,主和派占据了绝大部分,主战派被压制,有一些爱国的将军愤恨之下纷纷组织民间的义军自发抗金卫国,其中就有种师道!

因为金军要想攻入汴京的话,肯定是要经过太行山的土门关的,只要扼死了土门关这三晋咽喉,那金军就无法通过土门关进而兵临汴京城下,北宋也就不会亡!

可是那个时候因为朝廷里面主和派占了上风,宋徽宗无心挑起战争,土门关这么重要的地方竟然只守着几千兵卒,当金军气势汹汹的打过来的时候,种师道老将军知道如果不守土门关,那么北宋必亡!

于是,老将军只带了自己的亲卫就赶到了土门关,以自己的人望在阵前斩杀当时的土门关守将后,全权接手了土门关防务。

后面如何,不用说了,金军十万大军猛攻土门关,种师道老将军再能征惯战也肯定不是对手,借着土门关的奇险整整和十万金军厮杀了七日,斩杀金军数千人,最后终究不敌,土门关破,种师道老将军带着残部一路退入太行山,准备借太行山之险与金军周旋到底!

谁知,就在退守的过程当中,途径石鼓村旁边的一座大山的时候,他们被一条河流阻隔了前路,老将军在浅滩落马,很快就被金军追上了,剩下的两千宋军就在河滩与金军大战,集体阵亡,无一被俘,老将军也自刎于河滩旁,壮烈殉国,石鼓村旁边爆发过那场战争的山因此也就被称之为落马山。

种师道老将军战死后,当地人为他敛尸安葬,墓就在落马山。

只是根据边慧老奶奶说,那座山虽然是葬着一位大忠臣,但是却邪性的很,每到阴天或者下雨天,就能听到那片古战场里仍旧有震天的喊杀声和马蹄声传出,有时候甚至是晚上的都能听到,尤其是月圆之夜的晚上,那种震天的喊杀声分外的清晰!

这种情况据说已经有好几百年了,石鼓村的人代代相传,说那是种师道老将军的阴魂不甘,率领当初的抗金士兵仍旧在古战场徘徊,所以落马山对于石鼓村来说那是谈虎色变,认为那座山里充满了阴灵和不详。

边慧老奶奶一口咬定当初刘雯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进了那座山,所以才给村子招惹来了灾难!

我听后也是一愣……

古战场仍旧回荡着千年前的震天喊杀声?

这种情况倒是以前还真有过,基本有两种类型。

其一,由于地质结构的原因,岩石带有磁性,就像磁带一样把古代的声音录下来了,在雷电或是其他什么东西的作用下可能会释放出来,这在以前一些科学节目里面曾经解说过,并非是死在古战场的士兵在作祟。

其二,不用说了,肯定是阴兵,和我当初在秦岭大山镇邪古刹里面碰到的阴兵是一样的!

那些战死的士兵死后阴魂不散,仍旧保持着生前狂暴的战意,以为自己仍旧没有死,还在战斗,所以才会逡巡于阳间。这种阴兵就算是阴曹地府里面正儿八经的阴兵都不敢惹!

不过看眼下的这情况,那落马山里八成是凶多吉少,十有八九是阴兵,我爸当初来了石鼓村的时候大概就是看出了落马山里面的情况,所以才担心这个村子的安危,最后留下了天道盟接取任务的电话,他当初没有解决估计也是没有出事,根据天道盟的规矩,在民间没有委托之前不能贸然接取任务,因为怕暴露组织!

毕竟那些阴兵可是非常危险的,哪天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走出落马山,那整个石鼓村都得遭殃!!

总的来说,这一次来刘雯家里我也不是没有收获,我隐隐有预感--要想解决这石鼓村的事情,肯定得进一趟落马山,种种线索都指向了那落马山!

我琢磨了一下,决定今天就进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