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0章 进山/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离开刘雯家以后我就直奔老村长那边去了,准备收拾一下东西就进山,谁知就在我们三个刚刚收拾好包裹的时候,就听到村长家外面传来了阵阵嘈杂声。

“难不成是出了什么事儿了?”

我心里嘀咕,于是就扭头对周敬说道:“小敬,你去看看外面怎么回事?”

周敬点了点头就出去了。没过一会儿又一溜烟小跑了回来,气喘吁吁的和我说:“天哥,咱们要进落马山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全村的村民都找上门来了,现在正堵在外面,就连老村长都在外面,他们不肯让咱们进山!”

“不肯让咱们进山?”

我一愣,这帮村民什么意思啊,难道不知道我是来帮他们解决问题的吗?堵着门口算是怎么回事!

我心中一急,也就顾不上别的了。连忙扔下背包就往外面跑,出去一看,果不其然,外面黑压压的堵着一大片村民。

老村长一见我出来,连忙就上来跟我说道:“小娃娃啊,那落马山真的不能进啊,那可是比龙潭虎穴还要危险的地方呐。前段时间邻村儿的先生进去一直就没出来,现在怕是已经凶多吉少了!那位先生的能耐你是不知道,当初他们村儿有个阳寿未尽的人被阴差带走了魂儿,他可是敢在奈何桥上斗阴差救人的角儿,他进去出了事儿我们是真不能让你进去了,你这小娃娃人不孬,全村儿的人都惦念着你的好,是不想因为我们出事儿才拦你的!”

我听完倒吸一口冷气,他娘的敢在奈何桥上都阴差?那是道门真魂出体的境界了,相当于四段杀气!!

看来还真是自古英雄在民间啊,想不到这一次任务竟然还碰上了这么个高手!

这位高手都折在这里。那我行么?

一时间我也有些犯嘀咕,不过后来略微一想,我的心便渐渐宁静了下来。

这个村子里的村民是可爱的,他们身上有着早就被这个快节奏的时代淘汰掉的淳朴和善良,哪怕现在都已经身陷灾难,仍旧在为我考虑着,堵着门不肯让我离开也是因为怕我出事儿……

这样的好人,他们不应该受到任何的伤害!!!

害他们的不管是人还是什么东西,必遭天谴!!余欢有圾。

天不谴。那我便替天行道!

我挺身,当在此刻!!

否则,我还做什么山西全境守护者?

对付脏东西这种事情,有时候道行深也没用,就看手段如何吧!

我原本有些摇晃的意志渐渐又坚定了起来,握住老村长被岁月和生活的苦难打磨的犹如老树皮一样粗糙的手,又抬眼看了眼围在四周村民关切的眼神,我轻轻的笑了起来,我知道我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年轻确实是看起来不靠谱了一些,但我仍旧试图着用我的笑容给予他们一点点力量,他们需要这种力量:“在我来之前,已经有五十七个人死了,村子里的妇女也整整失踪了三十一个,这可都是一条条的人命呐。你们觉得我能坐视不管吗?如果我不管,恐怕还有更多的人会出事!眼下落马山已经是唯一的线索了,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得去闯!”

别的我不敢保证,但那三十一个失踪的人绝对还活着这一点我是敢肯定的!!

从目前的线索来看,那些脏东西绝对是有能力杀人的,可它们却没有杀那些女人,只是将之带走了,恐怕是别有用处!

只是不知道那些脏东西抓女人到底干什么?砍裹了脚的老太太的“三寸金莲”做什么?

这些都是我脑子里的疑惑!

老村长听完我的话后眼眶发红,一下子说不出话了,四周的村民也说不出话了,我知道他们是在我和那三十多个失踪的妇女之间犹豫,不知道该选择谁了。

这份淳朴让我很感动,当下我干脆也就不再解释了,对着张博文打了个颜色,张博文顿时点了点头就回到老村长的家里,不一会儿就取出了我们几个收拾好的背包,我和村民们挥了挥手算是告了别,拿了背包就走,村民们这个时候大概还没有从我说的话里回过神来,倒是没有再阻拦我。

“小师父!”

忽然,村民中有人大喊了一声,紧接着一个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壮实小伙子从人群里站了出来,红着眼睛说道:“落马山的情况你不熟,我陪你进山!”

他这话一出口,旁边顿时有个中年妇女面色大变:“一可,落马山去不得,太危险了!”

说着,那中年妇女伸手就去抓年轻人,不过这个叫一个的年轻人却不动声色的闪开了,对那中年妇女沉声说道:“刘姨,你就不要阻拦我了,我打生下来的时候就被遗弃在山里面,是村里的相亲们把我捡回来的,这么多年我都是一口一口吃百家饭长大的,眼下乡亲们被祸害了,我真的不能继续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了,这一次跟着小师父进山没准儿也能帮上他,也算是为咱们村子尽一份力!毕竟人家三个外来的好心人又是给咱们钱又是帮咱们救人的,可咱们就在旁边眼睁睁的看着,事儿没这么做的,落到别人嘴里面该说咱石鼓村儿没个男人了!”

说完,这小伙子走到了我面前,对我笑了笑,有些腼腆,和刚才慷慨激昂的模样截然不同,就跟不是同一个人似得。

我想了想,最后也就带上了这个叫吕一可的小伙子,因为我对着太行山确实是不太了解,一进深山准得抓瞎,原本我还想着问老村长要个熟悉山里环境的人呢,后来一看村民对落马山的恐惧和敬畏想了想也就算了,眼下这小伙子肯带路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道别的话不多说,我们几个人离开了石鼓村就一路往西钻进了落马山。

给我们带路的这个小伙子大名叫吕一可,在路上我也和他聊过,他其实也没有进过落马山,但是他去过离落马山不远处一座高山,站在那座高山的山顶能大致看清楚落马山的地形,尤其是一千多年前北宋老将军种师道落马战死的那片浅滩,便是经过了一千多年的时间也仍旧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分外的抢眼,那片浅滩也叫落马滩。

吕一可到底是山里人,只要看过大致的地形,在山里面基本就不会迷路,辨认方向全靠一双眼睛,比指南针都好使,进了山以后一边和我聊天一边径直往深山里面钻,动作特别的利索,大概在下午三四点钟左右吧,他带了我们进了一个山沟里面,说距离落马滩其实已经很近了,差不到上百里地就能到了,倒是让我松了口气,真要是像上次在秦岭那边那么赶路的话我非崩溃不可。

谁知,天公不作美,我们在这小山沟子里走了没一会儿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吕一可当时就面色一变,扭头看了眼两边的高山,轻声跟我们几个说:“真是山里的天娃娃的脸,说变就变呐,咱们哥几个还是赶紧先找个地方躲躲雨吧,我看这雨一下得一会儿,咱四个站的这位置可不太好,还是赶紧扯腿走吧,要不一会儿两边这山上滑坡出了泥石流咱们可就得被活埋了!”

泥石流在太行山这边很常见,因为太行山地处黄土高原,这边的土壤是沙土,一下雨山上的沙土很容易滚落下来,和雨水石子儿混合在一起形成的泥石流威力老大了,把人一卷住这人准得完犊子,少不了被活埋,雨停了泥水石子儿一干拿锹都挖不出来,顶的上钢筋水泥混凝土带劲!

我往两边的高山瞅了瞅,可不咋地,我们眼下的这条山沟是两座大山的夹缝,最多不过十几米宽,两边的大山有陡峭,是最容易出现泥石流的山,等这雨下的时间久一些山体准得滑坡,泥石流一下恐怕这山沟子立马就得被填平七八米,我们几个跑都没得跑。

“还愣着干嘛,赶紧走!”

我一瞪眼,二话不说自个儿在前面撒丫子就跑,死法我想过很多种,哪怕是被野兽咬死也比被泥石流活埋了强!

大概他们三个也是这种想法,所以就算是赶了一天路累的不要不要的,仍旧是玩了命的往前跑,好在是天不绝人,这条山沟不算太深,跑了半个来小时就到头了,这时候我们身后已经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明显是有些地段已经有山体滑坡的现象了,让我们着实捏了把汗,这要是再慢点可就玩完了!

“这么大的雨肯定是不能在山里面赶路了,太危险了!”

吕一可气喘吁吁的说道:“咱们要不还是先找个地方休息过一夜再说?反正离落马滩不远了,等明天雨小了最多两个点,准到!”

差一点就被泥石流给活埋了,我们几个也是心有余悸,想了想也就答应了,毕竟再过几个小时就天黑了,眼下我们连落马滩到底是不是有阴兵作怪都没弄明白呢,大半夜跑过去就是自个儿给自个儿找不痛快呢,不如先歇一晚上明天白天再去。

看我们同意了吕一可就开始领着我们找避雨地方了,我注意到他一直都是往高处走,于是我问他这是什么原因,吕一可就笑着告诉我,这山里面的雨不比寻常,下起来就跟浇水似得,一场山雨过后低洼都得淹了,往高处走找避雨的地方也是为了安全,防止睡觉的时候被淹死。

有吕一可这么个行家带路,不出二十分钟我们就在一处半山腰上找到了落脚的地方,似乎是个山洞,不过明显有人工修葺的痕迹,入口的地方用花岗岩堆成了拱桥形状,于是我就好奇说道:“这洞建的有特点,难不成还有人在这里住?”

“确实有人住,只不过不是活人,是死人!”

张博文看着那洞口的花岗岩,轻叹道:“这根本就是一个防空洞,你看看洞口的花岗岩上面,到处都是直径超过五厘米的弹坑,这种弹坑子弹打不出来,是炮弹爆炸以后的弹片打出来的,也就是说这个防空洞是挨过轰炸的,里面肯定死过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