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1章 误入凶巢/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行山出现防空洞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

山西这块儿地方吧,从古至今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别说是古代,就算是现在,只要涉及到本土作战,那山西一定还是兵家必争之地!

为什么?

明清年间顾祖禹在他的历史地理学著作《读史方舆纪要》中说的是最贴切的:山西“东据太行,南通怀孟。西薄于河,北边沙漠”,“表里山河,最为完固”,占据着一个“拊天下之背而扼其吭(咽喉)”的位置,所以,“天下之形势,必有取于山西”。

想想吧,一个天下奇险九关里占据了四关(雁门关、娘子关、平型关、宁武关)的地方,打仗的事情能少的了?

别的不说,光是日本人打进来那会儿在这里打了多少仗?阎老西儿在娘子关和日本人死掐就不说了,林彪也在平型关和日本人干过。贺龙一样在雁门关和日本人撕扯的你死我活,这些事情仔细算算其实都和太行山靠着边儿,基本上都是在这一块地方上爆发的战争,当时为了防止日本人的飞机轰炸,国军和八路军在太行山里面没少弄防空洞,其实不光太行山,从晋西北到晋南,沿着黄河这一边哪儿能没几个防空洞呢?所以说在这太行山里面见到防空洞真的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只不过张博文说这里面死过人这就有失偏颇了,所以我忍不住说道:“我说老张,你能别妖言惑众不?这落马山里面已经够诡异的了。你还一个劲儿说这死过人,你是不是还嫌老子心里面突突的不厉害?”

一般干我们这行的。除非是要去解决事情,否则其实挺不愿意去有横死之人的地方的。无知者无畏,一般人去了有横死之人的地方也看不出门道,所以不害怕,但是我们这种人能看得出来,真要有什么的能当做没那回事儿么?所以碰着这种凶地都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躲得远远的。

“防空洞里就是百分之百安全的?这谁告诉你的理论?”

张博文顿时冷笑起来,缓缓说道:“知道炮弹的威力有多大不?那玩意一爆炸,就算没有被弹片削死。也有可能把人给活活震死,二战的时候国军里面有百分之十的士兵都是活活被震死的!那个遭了秧的年景,连年战乱,部队里面的老兵不多,进去的全都是一群新瓜蛋子,給一支枪,教给怎么拉栓放枪就直接推上战场了,连常识都没有,一听见敌人放炮立马就趴在地上了,别以为电视剧里面演的那种趴地上就没事儿剧是真的,那都是导演傻逼所以才拍出的脑残剧,炮弹往地上一落,周围地面震得就跟敲响了的鼓皮一样颤抖,趴在地上立马就得震坏内脏,所以国军才有那么多士兵没被炮弹当场炸死。第二天反而开始吐血了,吐得血里面都是内脏碎片,没过多久就挂了!所以防空洞也不是万能的,炮弹落在上面的震动就足以把人震死了,想活着最好是蹲着或者是站着,就这样也还有几率被活活震死!我当兵那会儿研究过这方面的资料,只要敌人的炸弹精准的落在防空洞上头,那里面的人准得死一些,只不过死的不那么多了,降低了伤亡而已!”

张博文说完,我愣了,这防空洞里面真死过人啊?那这里面没准儿还真挺凶的,一时间我也有些犹豫要不要进去。

这个时候天空中下的雨更大了,站在这半山腰上我已经能看到远处有不少山坡上都出现了泥石流滑坡的现象,我旁边的吕一可忍不住催促道:“小法师,赶紧决定吧,这雨是越下越大了,到底进不进去你倒是说句话啊,不进去咱们赶紧离开这半山腰,这地方更危险!”

“进吧!”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继续在这淋雨也不是个办法,眼下已经是秋天了,这一场秋雨一场寒,被这瓢泼冷雨洒在脑门子上,时间久了身体都吃不消,再淋一会儿整个重感冒发烧,还不得死在这深山老林里啊?

于是我咬了咬牙说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怕鬼老子也就不进这太行山了!”节广扑号。

说完,自己一咬牙率先走了进去,不过为了有个防备,我还是从书包里拿出发丘印挂在了腰上。

还别说,放防空洞修的还真不小,走进去以后黑黢黢的一眼望不到头,有好几个分叉口,因为是挖掘在山体里面的,所以里面很潮湿,有一股刺鼻的霉味儿,如果不是入口处没有密封装置的话,恐怕这里面我都不敢进去,怕没有氧气挂掉!

这时候张博文他们几个已经悉悉索索的跟上来了,于是我就取出手电筒打着以后随便找了一个岔口走了进去,大概前行了上百米左右,还真是发现了三四具人骨头,看来张博文这货说的对,这防空洞里面是真的死过人,只怕当初还少死。

我走过去检查了一下,这几具尸体身上的衣服早就已经风化的差不多了,只是依稀能看出是过去的军装,灰蓝色的。

莫非是八路军挖出来的防空洞?

我心里有些疑惑,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就被我否定了,因为我在一具尸骨的下面找到了一顶帽子,布料不用说了,早就已经糟了,用手搓就烂,不过帽子上的帽徽倒是保存的不错,是青天白日帽徽,铜鎏珐琅彩的,看样子死的这位生前应该还是个军官。

带青天白日帽徽,却穿着灰蓝色的军装,不用说,死的这些人生前应该是阎老西儿手底下的晋绥军,这防空洞看来也是晋绥军弄出来的,只不过究竟打的是哪场丈就不知道了。

我叹了口气,没有破坏这几具尸骨,也没有从他们身上跨过去,那是对死者不敬,最后是绕过去的,不管怎么说,他们也都是抗日英雄,因为打内战那会儿晋绥军的军装已经换了。

这防空洞也不知道是谁挖的,深度非常惊人,我都有点怀疑是不是把我们脚下的这座山给横向挖通了,一连走了十多分钟都不见到头,倒是再没看见什么尸骨,不过这里面的味道却是不咋对劲了起来,似乎……挺臭的!

是一股子很特别的骚臭味儿,和夏天的室外厕所差不多,只不过没那么弄而已!

“不对!”

忽然,吕一可一下子停下了脚步,脸色霎时难看了起来:“咱们好像真进了虎狼窝了,这防空洞里面好像有野兽啊,我以前和村里的人去过野兽窝里掏崽儿,但凡是那种特凶猛的野兽一般洞里面都是这个味道,村里的老人说这味道是那种凶猛的野兽故意留下的,吃喝拉撒全在洞里面,为的就是宣告领地,不让其他的野兽靠近!”

这回可是碰上硬茬子了……

我心里嘀咕一声,对付魑魅魍魉我不行也有点法子,所以才敢进这防空洞,但要是凶猛的野兽,就凭我们几个手里这刀子想想就醉了,我们几个里没人是武松,整不了这种啊!

我倒吸一口两字,二话不说就压低声音说道:“立马往出退,这要是猛兽,咱惹不起!”

其实不用我说,张博文动作比我还利索,已经掉头了,谁知就这时我们身后忽然发出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很轻微,但却听得是清清楚楚的。

嘶嘶……

嘶嘶……

紧接着还有一些地上的石子儿滚动时候发出的声音,一时间似乎空气里的味道更臭了,还有一股子淡淡的腥味。

不用说,肯定是洞里的那位爷出来了!

我一下子不敢动了,然后缓缓转过身子朝后面看去,只见距离我最多最多只有二十米远的地方,一双跟拳头大小差不多的猩红眼睛正死死盯着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