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5章 洞葬/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吕一可跟我说,落马滩的阴兵借道每次都时间有限,一般来说,也就是五个小时左右,等公鸡一打鸣就会消失。

所以为了能赶上,我们不得不加快速度!

好在距离不算是太远,我们几个是一路狂奔,弄的浑身上下都是泥水,腰酸腿软,整个人就跟面条一样,站都站不住了。

这时候,那喊杀声分外的清晰。声震夜空,光是听着也足够骇人了,难怪就算是隔着上百里地的距离,在有些夜深人静的时候就连石鼓村的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的。

我们几个藏在草丛里面。为了防止被阴兵发现,我甚至在每个人的身上都贴上了一道遮蔽阳气的符箓,在泥水里一路往前面爬。这个时候虽然已经是秋天了,但是山里面的虫子还是不少,尤其是这草丛里面,往进去一钻,顿时弄得浑身都是,又恶心又难受,但只能硬着头皮忍着,废了老大劲儿才总算是凑到前面。

拨开草丛,我偷偷朝外面望去,一看不要紧。外面的情况霎时让我浑身巨颤!

落马滩前,黑压压的全部都是古代士兵打扮的阴兵!!!

这些阴兵集结成一个个百人方阵正在操练,步卒集结起了十五个百人方阵,也就是足足有一千五百多个步战阴兵。还有骑军在浅滩上疯狂的奔腾,那些骑军的马身上一点阳气都没有,鼻子上不见白气,显然是不会呼吸,分明就是一批马灵!

一时间,落马滩上人吼马鸣,声势惊人!

毫无疑问,这些阴兵绝对都是宋军,头戴斗笠,身上穿的铠甲的样式很明显就是宋朝时候才大规模装备的冷锻铠甲,造型打扮和历史上的宋军是一模一样,装备相当精良,毕竟宋朝的富有在整个中国历史上都是出了名的,那时候的士兵装备自然是没得说,比霸秦强汉盛唐这几个大一统时期的王朝的军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只可惜宋朝从赵匡胤杯酒释兵权开始就一直走重文抑武的道路,而那个时期的北方游牧民族又空前强大。所以宋朝才抵挡不住北方游牧民族的进攻,最后灭亡,葬掉了优质的汉族古文明。

不出意外,眼下的这批阴兵应该就是当初种师道老将军战死时所率领的那批兵卒所化。因为我听石鼓村的边慧老奶奶说过,种师道从土门关撤出来以后身边只有两千多士兵,与如今这批阴兵的数量完全符合!

这架势可是有点吓人!

最起码我看完以后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这批阴兵和我上次遇见的那些柔然阴兵似乎不太一样啊,那批柔然阴兵眼神呆滞,就是保持着生前狂暴的战意游离的阳间,但是眼下这批阴兵……它们集体操练,进退有序,分明是留着生前的智慧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可就麻烦了……

我轻轻倒吸着凉气,在这些阴兵中捕捉着种师道身影,很快我的目光就锁定在了一个老将军的身上。

这老将军白须飘飘,剑眉入鬓,说不出的威武,他身上穿的是一副宋朝时期特有的步人甲,一看就是一个勇力惊人的人!

步人甲这玩意大概可以算是中国历史上最沉重的铠甲了,由铁质甲叶用皮条或甲钉连缀而成。属于典型的札甲。其防护范围包括全身,以防护范围而言,是最接近欧洲重甲的中国铠甲,但是也没达到欧洲重甲那种密不透风般的防护程度。根据一些历史典籍上的记载。这玩意的重量足足能达到将近六十斤,比欧洲的锁子甲重的多,欧洲的锁子甲才不过三十斤而已,15世纪的欧洲哥特式全身甲才不过四十斤,所以在宋朝时候的步人甲重量已经到了一个吓人的地步。

须知,黄种人因为身体体质和白种人没办法比拟的原因,所以重达60斤的铠甲真的是在历史上绝无仅有,只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宋朝时期游牧民族空前强大,憋了多少年憋出了诸如成吉思汗等一系列的天骄,卯足劲儿的南下攻城略地,宋朝骑军不行,只能一味增加步兵的战力,所以才弄出了这种全身甲,当初岳飞、韩世忠这些人依靠着步战重甲兵没少力挫少数民族的骑军。

种师道老将军战死之际已经七十多了,还能披的动这步人甲,我只能说--了不起!

盯着这些阴兵,我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苦涩的,要是和这批阴兵碰上怕是我没有上一次那么好受了,这些阴兵可不比那些柔然阴兵,都有灵智,懂得配合,和它们厮杀简直和活人作战没区别,就我这两下子,恐怕很快就会完蛋!

这时候,我忽然发现身旁的张博文有些异动,扭头一看,发现这货整一个劲儿的挠身上。龇牙咧嘴了,不一会儿手伸进裤裆里面就抓出了一只蝎子,摁在地上一指头碾死在压低声音跟我说:“小天,快想个办法啊,这要是在这待上一晚上的话,咱几个还不得被咬成马蜂窝啊?那可就苦逼了!”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你以为我不想啊?但是眼下如果瞎动弹的话,很容易会被那些阴兵发现的。碰上这种阴兵,只能偷摸着去调查石鼓村的人是不是这批阴兵带走的,要是被发现了有死无生,于是我就甩给了身边几个人一个眼神--都坚持着点,等天亮了再说!

就这样,我们在草丛里面整整钻了一晚上,被山里的虫子折磨的过程就不用说了,好不容易挨到了四点多钟。被泥水泡的整个人都木了,那些在落马滩上操练的阴兵才终于退去了,骑军在前,步军随后,有条不紊。

一直等那些阴兵消失,我们几个才从草丛里爬了起来,直接拍打掉了身上虫子以后,我咬了咬牙。沉声道:“追上去!”

其实我心里也是有疑惑的--这批阴兵明显保留着生前的灵智,石鼓村的事情不像是它们做的,他们当初能为宋王朝死战到底,应该是一些正直的义士。不至于死后祸害老百姓?

只不过这鬼性难测,人一死变成阴魂就算是保留了记忆,也多是对生前所遇到的种种不满怨恨,不能以常理度之的。毕竟这批阴兵当初也死得冤,金兵南下攻打土门关,如果当初宋徽宗肯派兵支援土门关的话,土门关不至于丢。他们也不至于战死在这地方,所以他们死的肯定有怨气!

不管如何,还是得去调查一下的,眼下这也是我们唯一的线索了,不调查我心里还是有些不甘,总不能就这么放弃了那三四十个石鼓村的妇女吧?

我们一行四个人循着那批阴兵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穿过了一片密林,最后来到了一个阴森森的山谷里面,然后那些阴兵进了小山谷就消失了。

我一瞅这山谷阴森森的,顿时一惊,找了个高点的地方一看整体地形,顿时心里一沉--这分明就是一片阴地啊!!

阴地前面就已经说过,因为种种地理原因,太阳照射不到的地方就是阴地,这种地方不能葬了以后会出大事的,也是最适合阴魂待的地方!

在山谷外面等了十几分钟,一直等山谷里面的脚步声全都消失了我们几个才终于跟进去了。

这山谷不大,几百米到头,进去以后倒是没发现什么异常,只发现一口洞穴!

洞穴旁写着这么几个大字--种师道将军之墓!

我顿时蹙起了眉。

洞葬?

想着有关于洞葬的一些信息,我心里隐约猜测--这批阴兵之所以能保持生前的意识,原因怕是就在这洞穴里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