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7章 种师道有请/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山腹中除了那分叉口以外,几乎是一条道通到底的!

跑?

已经是不可能了……

“拼吧!”

张博文咬了咬牙:“总不能坐以待毙,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儿?只要杀出这洞穴,咱们应该就没事儿了。”

眼下似乎也只能这样了,只不过这批阴兵被道门的高人做过手脚,比秦岭大山我遇到过的那批柔然阴兵难对付的多,要想冲杀出去难如登天,搞不好我们几个都得撂在这儿!

不管怎样,我还是抽出了百辟刀,招呼了张博文他们几个。拎着刀就冲了出去。

一出去,打着手电筒一照,果不其然,那黑黢黢的隧道里面确实有一队数量约莫在一百上下的阴兵,正排列成整齐的队列朝我们这边往过走,方才那整齐沉闷的脚步声就是这批阴兵弄出来的。

一看到我们几个,阴兵里面走在最前面的一个顿时鬼叫了一声,即便是被道门高人做过了手脚,但身上仍旧是鬼气森森的,声音冰冷尖锐:“有人侵入!拿下!”

我顿时也有点傻眼……

看这样子,似乎这批阴兵也是等我们出来以后才发现我们的?

是了,应该是没错的,这批当年战死在落马滩的宋军在被那神秘道门高人做过手脚以后,到现在都保持着生前的军事素养,经常夜间在古战场旧址操练。那么它们的老巢怎么可能不派阴兵巡逻呢?

我们碰到的这应该就是一批巡逻阴兵!

如果……我们几个躲在棺材里面先藏上一会儿的话,就凭我们几个身上贴的掩蔽阴气的符箓,或许还真的能躲过这一劫也说不准!

沉不住气果然是要吃亏的!

我苦笑一声,不过这个时候再后悔也没什么卵用了,眼瞅着那批阴兵已经扑了上来,我霎时运起了杀气,大吼一声“杀”就第一个迎了上去!

狭路相逢,勇者胜!

刚开始的时候我心气儿还是很高的,觉得自己好歹也二段杀气了,在这狭窄的甬道里面对付几个阴兵总归是差不离的。因此冲上去的时候是一往无前,气势如虹!可是真正交手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他妈屁都不是!

说什么狭路相逢勇者胜的那个人一定是个二杆子,准没错!

这批阴兵真的是太强悍了,第一个和我对上的就是刚才鬼叫的那个宋军阴兵,使得是一把雕花大刀,一身步人甲,看装束很明显就是宋代那会儿出现的重装步兵,一点都不带客气的,上来就就直接一刀朝我劈了过来,虽说眼下这甬道狭窄,他这种大刀的威力完全发挥不出来,但这一刀子撸过来也够吓人的了,我甚至到能感觉得到一股阴森森的冷气伴随着这阴兵的一劈直扑我的脸面!

这是势大力沉的一劈带出的刀风,竟然也是阴气!

一下子我半张脸都冻木了,哪里还敢继续一往无前的往上扑啊?半道生生来了一个急刹车,这才堪堪躲了过去,然后只听“铿”的一声巨响,那阴兵手里的大刀就斩在了甬道的石壁上,直接崩裂了那石壁,碎石碴子乱飞,抽打的我脸上生疼!

这时,那阴兵一刀没劈中我,看样子压根儿没打算放弃,雕花大刀往回一收,紧接着又朝我刺了过来。进攻连绵不绝,搞得我是手忙脚乱、亡魂皆冒,哪里还能还的了手?所谓这一步差、步步差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了,为了避免被刺死,我只能再一次躲闪。

这一次。那雕花大刀几乎是擦着我肚皮过去的,吓得我当时就出了一身的冷汗,不过那阴兵还不打算放过我,一刀刺空以后一抖手用刀背拍在了我肚子上,力道特别大,就跟被汽车撞了一下子一样,直接拍的我“嘭”的撞在了墙上,感觉肝儿都在颤,肚子里的肠子都凝结在一起了一样,一下子整个人疼的半边身子都动弹不了了。

“死!”

那阴兵看我倒地,顿时尖叫一声,抡起刀就朝我砍了过来……

看着那一寸寸朝我落下的刀刃,我心知自己是躲不过去了,嘴角也浮现出了一丝苦笑,轻轻闭上了眼睛,忽然觉得有些疲惫……

“给我滚开!”

这时,一声怒吼犹如闷雷一样在我耳旁炸响,紧接着一道黑气直接从我胸口飘了出来,刹那之间一个身材修长曼妙的女子腾空而起,直挺挺的就迎上了那阴兵劈砍下来的大刀。

那阴兵快。女子更快!

白皙修长的曼妙素手以一种超乎我想象的速度探出,“啪”的一下拍在了那阴兵落下来的大刀上,直接就那阴兵手中的大刀就偏向了一边。

下刻,女子落地,秀美的拳头就跟出膛的炮弹一样噼里啪啦的落在了那阴兵的胸膛上……

一拳。两拳……

不消片刻,那阴兵的胸膛上就承受了不下一百记重拳,然后这个在我面前简直不可战胜的阴兵……被直接轰飞了!!

没错,就是轰飞了!

连带着它身后的一大批阴兵被全都被推着退后了十多米!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从我冲上去到被击倒在地,再到那逞凶的阴兵被徒手击飞,全过程不足三秒!!

不光张博文他们反应不过来,我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等一切平静下来的时候,挡在我身前的已经是那道修长窈窕的背影了--我的木兰花!

她。又一次挡在我了前面,又一次救了我这条从被那笑面尸缠上就本该断送的命!

一时间我心中百感交集……

“进,则死!”

花木兰屹立在上百阴兵面前开口了,声音不高,但是却很有力量。

没有一个阴兵再敢上前了。那个被花木兰击飞的阴兵眼中也带上了一丝恐惧。

这时候,张博文他们才终于从一系列的惊变中惊醒了过来,连忙朝我这边走了过来,这货不地道,看了我一眼竟然说了句:“老子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周敬这混球更王八,斜了我一眼,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到你冲上去,我着实澎湃了一把,还以为你心中压抑的小野兽又被释放出来了,要再次给我上演一次当初在镇邪古刹外力敌万军的一幕,没想到……你就是上去挨打去了……”

一瞬间我感觉自己胸口就像是被锤子狠狠砸了一下一样,眼前一黑,差点没有直接一口老血喷出来--老子是为了你们才冲上去的好吗!!!虽然上去挨打了,但你们应该同情一下不是?

说到底还是吕一可厚道点。过来扶我来了:“小法师,您没事吧?”

谁知,这时花木兰竟然开口了,声音清冷如旧:“小天,自己站起来!”

我一愣。

“刀百辟。心不易!”

花木兰没有回头,背对我缓缓说道:“这时百辟刀上的话,你当以此为戒,莫忘初心!既然想做一个强者,那跌倒了就自己爬起来,再战!”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她的话总是能给我莫大的鼓舞,就像古代行军打仗时吹响的号角声一样,让我一往无前的去冲锋陷阵,无惧生死。

我轻轻推开了吕一可。强忍着身上的剧痛站了起来。

或许真的是被打怕了,那些阴兵倒是再没有扑上来。

花木兰向前一步,他们就退后一步,就这样,我们竟然有惊无险的走到了那分叉口附近的位置。

啪啪啪啪……

这时。一连串的掌声忽然在那阴兵身后响起,紧接着一道男音响起:“好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奇女子,厉害!果真厉害!我的这批兵生前可都是饱战之士,能把他们打怕,你足以自傲!”

这话音刚落,挡在我们前面的那批阴兵一瞬间退到了分叉口的两边,一个身披戎装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这男子身材很高大,只不过面色苍白的就跟新刷的白泥墙一样,甚至都有些渗人了,虽然他看上去似乎尽力让自己笑的温和一点,但身上鬼气森森的,看起来非常别扭,阴气特别重!

这男子我昨夜在落马滩见过,他似乎是那批骑军的首领!

我心里渐渐沉了下去,这东西似乎道行不浅啊!

它如今来了。怕是花木兰也敌不过,倒不是说花木兰身手不行,我这媳妇的是个习武之人,身手肯定是没问题的,只是她一身千年道行被废掉了。没有了道行支撑,确实难敌这鬼将军!

这时,那鬼将军也走到前面注意到了花木兰,脸色霎时一变:“灵鬼?”

灵鬼对这些普通阴魂的吸引力有多大,我前面就已经说过了,这时候一听顿时紧张了起来,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百辟刀!

我的初衷是变强不假,但说到底为的还是保护身边重要的人啊!

这一点,永远不会变,恰如百辟刀上的铭文--刀百辟,心不易。

只要这鬼将军敢露出一丝对花木兰的念想,我绝对会第一时间向他发起进攻,就算献祭自己的精血生命也要从阴间请出个了不得的东西让它魂飞魄散!

大概是看出了我身上的敌意和戒备,那鬼将军顿时连连摆手:“小兄弟不要误解我,我叫宋贵,是眼前这些兵的首领,无心伤害你们,只是奉我家将军之命,请小兄弟过去一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