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8章 魔窟/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种师道请我?

我轻轻皱起了眉,这些阴兵的态度确实是有点诡异,一时间我都有些摸不准他们到底要干嘛了。

但是宋贵这个人,我还真是有一些了解!

这个人就是当初的土门关骑军守将之一!

只可惜,他的名字没有出现在正史上,而是出现在了野史上。

野史上记载这个人勇力惊人,一直都是土门关第一悍将,有“勇冠天下九关守军”的美称,相传他臂力一震,能生生把铁胎弓拉断。步战时一箭能射出七百步,堪比飞将军李广,当初金军攻打到土门关之下的时候,他在城头连放三箭,射翻金军三员战将,吓得金军一日不敢攻城!

后来,种师道抵达土门关的时候,也是这个人给种师道打开了城门,在土门关兵变,斩杀土门关守将,将指挥权交给了种师道。

正史上对这次事件完全没有任何记载,但是野史上却将这次事件称之为“土门关之变”。

事实上,因为宋史是后边的朝代修改整理出来的,当中有很多地方的记载都特别模糊。

比如种师道,正史上记载的他是力主抗金不成被削官回家病死的。寥寥几句,相当模糊。而野史上对于种师道的记载就比较详细了,说这个人当年力主抗金被主和派打压回家以后,加入了民间抗金的潮流,最后在土门关写下了自己人生最被撞惨烈的一幕!

根据我研究过的诸多史料,我当时就认为种师道的事情应该是野史上记载的比较详实,眼下的情况也是证实了我这一点。

宋贵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疑惑,于是和我说:“当然,如果小兄弟要是不愿意的话,我们也不会为难你。你和你的同伴随时都可以离开。”

我更加的不敢置信了,就这么放过我们了?

“我们不会害人。”

宋贵摇了摇头,又解释了一句:“百姓已经疾苦异常了,我们这些意外驻留在阳间的人又何必再去雪上加霜?”

我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去见种师道老将军一面,或许还能得到什么意外的收获呢?

宋贵见我答应了也是不禁笑了起来,只不过他笑起来鬼气森森的,看着别提多别扭了,最起码弄的我浑身鸡皮疙瘩直窜,只能硬着头皮跟他走。

宋贵带我们进入了分叉口右边的那条甬道。

这山洞结构很特别,看上去是天然形成的,但当中还是有一些人工修葺的痕迹,恐怕当初参与修建这个洞葬墓的人还是不少的。

往前走了十多分钟,眼前终于豁然开朗。

阵阵训练时的呐喊传入耳朵,横呈在我眼前的是一处比那千棺葬之处更大的空间,赫然是一片军营!!

有辕门,有防止骑兵进攻的护栏,还有一顶顶军帐……

只不过,这些全都是纸扎的!

宋贵看了我一眼,和我说:“我们这些生前都是行伍之人,住惯了这行营帐篷,倒是有些不习惯砖瓦房子了,所以当初战死之后,都托梦给家人别给我们烧房子,烧几顶帐篷就可以了。这片军营也是那时候一点一滴的建起来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

我点了点头,注意到宋贵说这些的时候十分坦然,心里嘀咕看来这些战死在落马滩的宋军身上的怨气真的是被那道门的高人全都给化解了,若是寻常的横死之人的阴魂,只要是提起自己的死。那绝对是怨气冲天,原本不打算害人命,一说都得立马害人命了。

我跟着宋贵最后进了一座最大的帐篷,终于见到了种师道老将军的阴魂。

他就坐在一张椅子上,面色苍白,身上时不时的散发这一丝丝的寒气,见到我们进来以后眉眼之间露出了一丝笑容:“许多年了,总算是见到了一个后世之人,快请坐,与我好好聊聊!”

只是聊天?

我有些傻眼,这时候宋贵已经笑着离开了,无奈之下我和张博文几个人只能席地坐下了,毕竟这帐篷里的一切都是纸扎的,烧完以后到了阴人的手里面,活人不能碰的,损阳寿!

种师道老将军大概真的是许多年都没有出去过了,对于外面的世界特别的好奇,问我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他战死之后宋朝的走向。

看着老将军炙热的眼神,我一时间不禁苦笑了起来--还真以为宋朝能万岁万岁万万岁啊?

霸秦强汉盛唐虽说不如宋朝富,但哪个不如宋朝强大?到最后不也国祚只有几百年么。这种师道老将军还真是……对他所在的朝廷信任啊!

不过我也不想骗他,于是就说了一下他走之后华夏大地上的千年变迁,从南宋积弱再到蒙元入主中原古汉文明覆亡,再到明朝起死回生很快又被满清入关……

总之,说了很多很多。因为家庭的影响,别的我不敢说,但是对历史那我绝对是钻研的透彻的,就算是去当个教授什么的也能把学生侃懵了,更别说是种师道了,结合着正史和野史我基本上是给他说了足足有大半天的时间,期间听得种师道几度落泪,只不过那场面并不像想象中那么感人而已,听过鬼哭的人就永远都忘记不了那种凄厉渗人!

一直等我说完,种师道老将军才扼腕长叹:“千年之间。华夏竟是如此受尽欺凌,东洋小国也敢造次,早知今日,老夫当初便提兵三千先去将这个民族踏平了!”

他这话我倒是信,宋朝的时候打不过蒙元和金国。但打日本确实跟玩似的,可惜过去的事情终究是过去了,读了那么多的历史我也明白这玩意其实留给现在的就是一些道理而已,别的什么都改变不了。犹豫良久,最后我还是问出了心里面最好奇的问题:“老将军。我看你们似乎也不是愿意在这阳间为祸,破坏阴阳两界秩序的,只是我想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不肯散去呢?”

种师道老将军听到我的话以后一愣,随即叹了口气:“你当我们不想离开吗?不是不想,而是离不开!”

说到这里,种师道陷入了沉默,过了良久才缓缓说道:“在这地下,有四十九根窨子木木桩!”

我听后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窨子木?

这玩意我在前面就说过--在深山老林的山沟山阴里,阳光永远照射不到之处.有种碳色异树,这种树从生长开始。就从来没见过阳光,普通的树木,每一年增长一圈年轮,而这种不见阳光的树,要过几十上百年。它的年轮才增加一圈,这就叫窨子木。

这种东西很难得,也很罕见,一般都是用来镇压金角铜棺都镇不住的大粽子的,高仙芝就是用的这么一口棺材,但是这种树木本身却有特别重的阴气,四十九根窨子木合在一起埋在地下,那这块地方就会变成阴地,而且还不仅仅是那种阳气偏弱的阴地,是聚阴之地。会不断聚集阴气,死人葬在这里面阴魂散不去,只能徘徊在这里。

只不过因为这种地方阴气浓郁,所以就算是一般的阴魂在这种地方待上个千八百年最后都得变得万分恐怖!

这也就是宋贵和种师道老将军没有害过人命,但却道行十分深的原因所在了!

不用猜。这肯定还是那道门的高人弄出来的,他到底想干嘛啊?

种师道老将军看我的神情就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了,于是问我:“猜到了?”

我点了点头,问他知不知道布置这种手段的人到底是谁?

“不知道,我醒来就变成这样了。”

老将军叹了口气,和我说话说了大半天才终于问起我们几个为什么会跑到他这里来。

我也不隐瞒,把石鼓村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不是我做的,我生前为了老百姓而战,死后更不可能迫害他们。”

种师道老将军摇了摇头,和我说道:“要不还是问问宋贵吧,他经常率兵出去巡山,还兴许他能帮到你。”

说完,老将军把宋贵叫了进来,顺便提了一下我们几个的事情。

“迫害活人?”

宋贵一听脸色就变了:“如果真的有这种事情,那一定是那个地方出来的!”

有戏!

我一听眼睛就亮了。跌跌撞撞查到现在,总算是有一点点线索和头绪了,于是连忙问宋贵怎么回事。

“从这里,一路向西,走一百多里地。你就到地方了。”

宋贵阴森森的说道:“我以前巡山曾经经过那里,一下子被吓了一跳!这落马山以前爆发的战争不少,驻留在这里的阴兵也不少,但是基本上都是些无害的阴兵,唯独那个地方……太凶了!我当初仅仅是离得近了一些,就感受到了冲天的煞气和怨气,那里面恐怕惨死了很多很多人,晚上甚至能听到凄厉的惨叫和哭声,必有大凶之物,反正我当初没敢招惹那东西,匆匆忙忙的就退了回来!”

说完,宋贵看了我一眼,缓缓道:“小兄弟,你如果要去那里的话,我劝你最好慎重,那是个魔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