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9章 四象大凶/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实话,听完宋贵说的,我心里狠狠忐忑了一把!

宋贵没和我动手,但它的能耐我多多少少能感觉出来一些,一出手我们几个肯定得交代在这里,让它都避之不及的地方……怕是真的凶到了极致!

联系着张举当初和我说过的话,我隐约觉得这落马山里怕是藏着天大的秘密,或者应该说是……天大的凶机!!

那么,我比较疑惑的是,那个在这里布局的道门高手到底是不是被这里的秘密给吸引过来的?或者干脆这落马山的一切都是这个道门的高手弄出来的?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能布下负阳抱阴符的道门之人,最少也得是天师了,比青衣都要厉害不少,那个级别的高手有什么手段真的不可想象,也不是我一个小小的二段杀气的发丘门后裔所能了解的!

我犹豫良久。最后还是决定一路向西,先去探一探宋贵说的那龙潭虎穴!

我知道这有点不自量力,简直和老寿星上吊活腻歪了找死没区别。

诚然,我确实可以放弃这次任务,就此打道回府。这样或许我性命无忧,但是真正见过了石鼓村所发生的一系列惨事以后,哪里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人都有心的,心是肉做的,不是石头抠出来的,如果就这么知难而退,我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恐怕这辈子都不得安宁!

当初张举说这边的事情迟早得有个结果,让我别管那些失踪的人的生死,我拒绝了。

这一次宋贵劝我赶紧离开别瞎搀和。我同样拒绝了。

有些事情参与了就离不开了,因为亲眼见识了太多太多的疾苦,想亲手结束一切,结束不了一生不安。

当然,这样的事情我也不会强迫张博文、周敬还有吕一可他们一起和我去。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选择权交给了他们,我虽然是这个小队的队长,但却无权决定他人生死。不过张博文他们三个人倒是没有拒绝,石鼓村的事情他们是亲眼所见、亲身经历,他们和我的情况一样,都已经深陷这件事情走不出来了。说维护阴阳两界秩序、匡扶人间正义,这些概念都太大了,有点扯犊子,我们只不过是看了那些惨事被触动了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好在,当我提出要离开的时候,种师道老将军没拦我,确实如宋贵所说,他们没有恶意,直接放我们一行人走了。

离开了洞葬的葬地,我们一行人按照宋贵指点我们的方向一路向西边走。

根据吕一可的说法,从洞葬的地方往西一百多里地,这几乎都已经快到落马山的边缘地带的。

落马山,并不是单纯意义上一座山,石鼓村村民代代称呼的落马山其实是一片山区,我进了这落马山也有两天了,根据我的实地观察,这落马山怕是一点都不比管涔山脉小,大大小小的山怕是有百十来座,要是宋贵说的那魔窟就在落马山边缘的话。那这回我可算是横穿了整个落马山!

经常野外生存的人都知道,山里的一百里地可不比平原上的一百里地,在平原上,一百里地对于一些耐力好的人来说基本也就是一天的脚程,可是山里面那就是真的要老命了。路难走是一方面,主要是方向辨别上也难,因此行进非常缓慢,等当夜十点多的时候才走了不足八十里地,眼瞅着今夜是赶不完路了,索性我们就干脆找了个背风的地方准备先休息一夜再说。

一闲下来,我立马就开始脱了鞋子处理脚,走了一天脚底密密麻麻蹿起了一层水泡,有些已经破了,要不是憋着一口气心气儿散不去,我老早就崩溃了,眼下停下来看着惨不忍睹的脚一瞬间我心里都在抽了,为了明天能站起来,我狠了狠心,拿出百辟刀狠狠把脚底的水泡全削破了,一瞬间脚底上血肉模糊的,疼的我浑身直哆嗦,最后撒了点云南白药又用纱布包了这才躺下睡觉,如此一来过一晚上明天脚底结痂了,虽然还疼。但最起码是可以走路了。

不光是我,张博文他们的情况也全不比我好到哪,这山里面强赶路就算是脚底的茧再厚都不好使,一天下来到晚上是人就得哇哇哭。

第二天,早上6点我们便再次上路了。走了约莫四个小时的脚程,终于来到了宋贵说的地方。

这是一片茂密的森林,里面阴森森的,就算是站在边缘上都能感觉到里面阴风怒号!

这个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钟了,基本上已经到了天地间阳气最重的时候。可是这片山林仍旧是这等模样,这就有些吓人了。

我看了一眼二话不说就往旁边一座高山上爬,这地方不对劲,我感觉风水上似乎有很大的问题,要不然就算是阴地也不至于大白天的阴风怒号啊,我琢磨着必须得先找个高点的地方瞅瞅!

张博文他们看我往旁边的山上爬,也不问我到底要干嘛,直接就跟了上来,用了一个小时和我爬上高山之巅,霎时那片阴风怒号的密林的景象便尽收我眼底。

密林深处最中间的地方突起一座山,这座山看上去似乎是个建筑,只不过因为离得比较远,所以我也看不清那到底是个什么建筑。

在这座建筑的前方奔腾着一条大大河,然后左右后方皆是大山。

我一看那河流的水势和大山的山势,腿一软差点没直接一屁股坐倒在地!

张博文可能是看我样子怪异,于是就在一旁问:“小天,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咋你看起来就跟吃了个死孩子一样啊?”

“灭族之象!这是灭族的布局啊!”

我苦笑道:“玄武藏头,青龙无足,白虎衔尸。朱雀悲哭,四象大凶,合在一起这就是灭族之象!”

我真不知道那建筑到底是谁给摆在那儿的,真的是太凶了,风水格局之凶险。无以复加!!!

在风水相地这门学问中,其中最有名的一种择地模式就是四象堪舆法了,四象指的就是青龙、朱雀、玄武、白虎这四象,四象的位置分别是--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然后通过这四象位上的具体情形来确定一个位置是吉是凶!

为什么我说那座密林深处的建筑凶到无以复加?

首先。它的青龙位,也就是左边的大山有问题。青龙位应该是明净舒展,蜿蜒柔顺,拥卧明堂,这才是上佳之象!可是眼前这个呢?这座大山拔地而起,缺少平缓山麓、支脉的扶持,这种青龙位叫做“青龙无足”,祸及子孙后嗣,是为大凶!!!

再说说这座建筑的白虎位,也就是西边的那座大山。白虎之山。应该低缓俯伏,比青龙位更加的柔顺,与青龙位相互呼应,左拥右抱,因为拱护穴场的白虎应该像是侍卫护主一样。贵在驯服,不可露狰狞之相,也不可以残缺破损,这才是上佳之位!可是眼前这白虎位呢?他妈的山都快立起来了,就跟一柄剑插在了地上一样,蹲踞昂首,就跟怒虎啸聚山林一样,这种白虎位叫做“白虎衔尸”,仍旧是祸及家人的凶相!

还有朱雀位,朱雀位如果是山,应该端庄挺拔,秀丽活泼,向穴含情作揖,这叫“朱雀翔舞”,是大吉;如果朱雀位是水的话,应该曲折弯曲,悠扬深缓,这也是大吉。眼下这建筑的朱雀位是水,可是这水压根儿没有一点温柔之象,从青龙山上奔腾而下。绕道直冲,就他娘的跟年景不好发大水了一样,恨不得把那建筑都给淹了,这分明就是“朱雀悲泣”的景象,祸及子孙,大凶!

最后是玄武位,玄武之山,应该低头俯伏,山势逐渐向穴场低垂,这个叫做“玄武垂头”。是大吉。可是我们眼前这建筑的玄武位那座大山呢?山势倒是对着穴场低垂了,可低垂到一半……没了!这他娘的就不叫“玄武垂头”了,而是叫“玄武藏头”,祸及子孙,大凶!!!

说实话,自从我研究了《发丘秘术》以后,还真的就没见过风水这么恶劣的地方呢,就算是寻常人家的屋子虽然风水不算太好,但四象位里面总有一个位置是可圈可点的,可是这座建筑倒好,四象位都是最凶的那种,也真是乌鸦下崽儿,一窝里没个白的……

这四象凶位合在一起,那就不是祸及子孙后嗣了,而是断子绝孙的灭族之象,灭的不是三族,是九族,乃至更多,遗祸无穷!!

其实这种四象位都是大凶的穴位还真的不多,都快赶得上龙脉难找了,也不知道哪个鳖偏偏把一座建筑好死不死的建在了这种穴位上,这简直比中六合彩都难了,不用说,肯定是故意的--故意要灭住在建筑里的人的全族呢!

不用说,这座建筑里肯定是没个活人了,住在这种穴位上,不出三月,全家死光光,不出一年,所有亲朋好友全家都死光光,至于还会波及到什么人,那就不好说了,得看看倒霉催的待在这座建筑里的到底是什么人了……

动了这么一个穴位,这片密林是如此一副末日降临的景象也就可以理解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