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0章 军事基地/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风水堪舆之术张博文他们三个自然是不懂的,但我基本已经把《发丘秘术》上有关于四象大凶的记载全都翻译成了大白话告诉了他们,而且尽量把那些晦涩难懂的文字说的浅显易懂一些,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风水堪舆之术是一门厚重的学问,有些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研究过的人都知道,这玩意足够一个人钻在里面穷极一生的去研究,不光那些文言文阅读起来困难重重,最重要的是有些意思考验人的是一个“悟”字!所以说,把这些用大白话说出来我是着实费了劲了。

好在。张博文他们听懂了。

“你说这里是一处兄弟,可要我说,这更是一处险地!”

张博文长长呼出了一口气,轻声道:“三面环山,山势都非常险峻,这是天然屏障,唯一一处可以通过的就是那条河流,但是河水湍急,要渡河就太难了,总的来说,那建筑简直就是占据了天险,看这架势分明就是个军事基地,除非是派了飞机上去轰炸,要不然根本不可能端的掉这地方!”

“不管怎样,先进去探探吉凶再说,这里的风水格局让我很不舒服,隐隐觉得恐怕没什么好事。”

我缓缓摇了摇头,在山顶坐着休息了一会儿就开始下山了,这么来回一折腾,等我们进入那片阴森森的森林时,几乎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

真正踏入这四象凶地的时候,我才终于明白为什么我那位写下《发丘秘术》的老祖宗会将这四象凶地称之为“天绝之处”了,这里面的阴气真的是太浓郁了,比我们在外面感受的更加的浓郁。远远超出了当初我在秦岭大山碰到的“怨龙地”,人一进去就冻得浑身鸡皮疙瘩直飞,就连呼吸的时候口鼻之间都会冒出一溜白烟。进去没一会儿我的上嘴唇就敷上了一层白蒙蒙的寒霜。

“好冷。”

张博文有些暴躁的挠了挠头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一进这个地方我总是感觉心里情绪有点不太对劲!”

“我也有这种感觉!”

周敬立马在一旁接茬道:“就像是随时想发火一样……”

吕一可也是跟着点头。

我一看他们三个人,顿时有些惊奇--我为什么没有这种感觉?

“是煞气!”

花木兰的声音这个时候忽然在我心间响起:“这地方以前怕是死了很多很多人,阴气含煞!普通人进来受不了,会被煞气影响到本心,你没感觉是因为你有杀气护体!”

在玄学的世界里,但凡阴气聚集之地,若有无数活人在这里陨落,那么这些活人的怨气和恨意就会融进阴气里久久不肯散去,久之则生霉,按人体七轮所述,霉气重则七轮乱。人易得病。

这种让人容易得病的霉气就是煞气。

这种煞气比阴气对人体的伤害更大,受那种霉气中狂暴的怨气影响,普通人的情绪都会逐渐暴虐起来。

只不过诡异的是。我再进入这地方以后状态却是出奇的好,感觉身体里面的杀气都一下子活跃了起来,于是我就问起了花木兰这个问题。

“你的杀气是天下至刚至猛、也是最霸道歹毒的修炼法门。它吸收的就是阴气和煞气,最后转变成你自己的力量,你在这地方自然是如鱼得水了!”

花木兰轻轻叹了口气:“可惜这地方眼下危机重重,不是久留之地,否则你如果在这地方隐世不出苦修十年,到那时候一身修为必能纵横天下了。”

十年隐世不出?

我苦笑了起来。说得容易,做起来多么难?我在这红尘中还是有很多的眷恋啊!人这一辈子就这样,被羁绊牵扯的无法腾出手来安心做事,我也是个俗人,哪里能做到跟青衣一样那一步?

叹了口气,我收拾了一下心思。和张博文他们穿过密林越过东方青龙位的那座山,直接绕到了穴场山下,在山底下兜兜转转的搜寻了一圈以后,没发现什么危险就直接往山上走。

如张博文所料,这座占据着穴场中心的建筑果然是一座军事基地,最前面就是俩炮楼。只不过已经荒废很多年了,基地周围也是杂草丛生,在最前面拉起了一条冗长的铁丝网。到现在仍旧保存着一些当初的防御设施。

我们一行四人登上了左边的一座炮楼,在里面搜寻了起来,还真是有一些收获,竟然找到了一批机枪和炮击炮,看上去都还是没有用过的,拿牛油泡过的纸包裹着,往开一拆,里面的炮弹黄橙橙的,看上去崭新锃亮。保存的相当好!

“呵,日军90mm迫击炮?”

张博文伸手在一个炮击炮上拍了拍,笑道:“这玩意在几十年前可是好东西。可以说是二战时候日军独有的稀罕玩意,其他参战国少见,性能很棒,发5.2公斤重型高爆弹,一下子能打到3.7公里以外的地方,顶的上山炮叼了,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81MM迫击炮能匹敌,毛子的BM37发3.4公斤弹射程只有区区3.1公里,差的太远,当年日本人拿这玩意可是把盟军打的够惨,在太平洋群岛上美军抢下一个碉堡刚钻进去还不等占据呢就被这玩意一炮给轰了,事后美军给同伴敛尸的时候连块完整的好肉都找不着,都是连在一起的肉丝儿……”

我一听顿时蹙起了眉头:“你是说,这基地是当年日本人修建的?”

“有这个可能性,但是也不绝对。”

张博文撇了撇嘴:“当年日本人投降以后,撤退的时候几乎都快被扒光了,丢了一地的装备,八路军、国军、各方面地方军阀派系都在撵着日本人捡装备。武装自己的力量,老百姓也叫‘捡洋落’,所以日本人的装备后来基本上都到了咱们国家各个武装派系的手里面,在之后的几年内战里一直都在用,单凭武器还没办法确定这基地到底是什么人修建的,只不过看这些武器装备似乎是完全没用过的,这倒是有些奇怪了。”

对于这些军事上的玩意我倒是还真不是特清楚,听完张博文说的以后,一时间对这基地也是充满了许多的好奇,为了弄明白到底是什么人在这里建立了这么大一座军事基地,我们一行人离开炮楼一头扎进了基地深处。

炮楼后面,看起来是一块儿类似于校场一样的练兵的地方,只不过这校场四周却都是一间间的民房,民房的墙壁上刷着一条条标语--建立大东亚共荣圈,大日本帝国万岁!

看到这些情况我们要是再搞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人的弄出来的基地,就真的可以一头撞死了--这确实是日军建立的一座军事基地!

只不过看炮楼里的那些武器装备的情况,这座军事基地似乎并没有经历过战火的洗礼,那么日本人为什么要弄出这么一个基地呢?

抱着满脑门子的疑惑,我们朝校场两侧的民房走去,希望从那些民房里找到一些线索。

这些民房是铁门锁上的,用的锁仍旧是中国古时候常用的那种如意锁,不过经历了好几十年的风雨之后,这如意锁已经生锈的特别厉害了,我伸手抓住一拧“喀吧”一下就直接断了,倒是让我稍稍心疼了一下,这种如意所如果保存的好点的话,还是多多少少能卖几个钱的,回头丢给余波那胖子,没准儿还能给石鼓村的村民整俩小钱儿花花呢!

想着这些纷杂的念头,我身手缓缓推开了这民房的铁门,只听“吱呀”一声异常刺耳的响动,门缓缓开了,一股令人闻之欲吐的臭味扑鼻而来,然后我看到了惨绝人寰的一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