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2章 天大的格局/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件事情要说,大概得从1940年开始说起了。

那一年的五月份,在外界盛传吉川贞佐少将被军统的人给干掉的时候,吉川贞佐少将却在这个时候悄无声息的抵达了太原集中营。

太原集中营想必很多人还是知道的,这是在日本侵华期间在华建立的五大战俘集中营之一,抗战八年间共收容、关押过10万至12万中央军、晋绥军和八路军战俘以及普通中国百姓。为掩盖战争罪行。它对外称“太原工程队”,对内为“太原俘虏收容所”,由驻守太原的日军驻华山西派遣军司令部直接管辖。

这个战俘集中营可以说是臭名昭著的,当年拿战俘实验细菌,做活体解剖,记录着日军在发动侵华战争时的种种罪恶!

只不过它却一直都是神秘的。只知道是日军驻华山西派遣军司令部直接管辖,但具体的负责人是谁一直到战后都没有调查出来,事实上,当年二战中国虽然胜利了,但因为当时国内的大环境的原因,所以接收胜利战果的时候却非常仓促,有很多拉到军事法庭上够枪毙百八十回的战犯全都逃脱了法网,而太原集中营的负责人毫无疑问就是其中之一。

这个吉川贞佐,就是1940年开始接手太原集中营的。他就是那个逃掉的司令官!

只不过根据顾映寒的调查,吉川贞佐在战后消失以后却并没有返回日本,而是留在了中国,原因很简单--他认为日本还没有输掉整场战争,还要继续抗争!

这在那个年代其实并不算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二战时日本推行军国主义,在武士道精神的熏陶下基本上都变成了一群战斗狂人,所以在战后不肯回国仍旧徘徊在敌国的日本军人很多很多,他们大都钻进了深山里面,钻在山洞里过着野人一样的生活,就算是到现在还仍旧能找到一些存活下来的日本军人,这些人的战斗意志之顽强基本上已经到了一个非常惊人的地步了!

吉川贞佐就是这样一个军人,战后不肯承认日本已经失败的现实,带领当时的太原集中营守卫军,扣押着一批战俘进入了太行山。在太行山里面修建了这个军事基地,准备做长久斗争。

可惜,他最后还是失败了。因为进入这个基地的日军和战俘真的太多了。

日军让那些俘虏修建了军事基地,然后就将那些俘虏收押了起来,可是那个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日本国内根本无法继续给这支日军提供补给装备,他们拿什么来养活基数这么庞大的俘虏?哪怕就算是每天给这些俘虏供应一些能维持基本生命的食物,这么多的俘虏合在一起吃的可是不少,很快他们囤积的食物就见底了,而垦荒种下去的粮食还没有到能收成的时候,这么一来吉川贞佐带领的这批日军迟早得完蛋!

这个时候,走投无路的日军做出了一个丧心病狂的选择--吃人!将俘虏当成干粮全部吃掉!

同类相食这种事情其实在历史上很常见,一般都发生在战乱频繁的乱世或者是饥荒遍地的年景里,侵华日军本身就是畜生。做出这种事情一点都不奇怪。可他们忽略了一点--人吃人,是很容易出事儿的,历史上但凡出现大规模食人事件的时候。一般都伴随着泛滥成灾的传染病!

所以,日军在开始吃人以后没多久这基地里就出现了瘟疫,不光日军全部被感染了。就连那些俘虏也被感染了……

后来的结果如何就不用说了,这个基地变成了一片无人区。

我听完以后有些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那么照这么说。岂不是说这四象凶地也是吉川贞佐布置出来的?可他是个日本人啊!

“你大概还不知道吧?这个吉川贞佐在参战之前其实还是个特别的厉害的阴阳师!”

顾映寒大概是看出了我心中的想法,缓缓道:“日本的阴阳师就是从中国偷师学走了一部分道门的手艺后演变出来的一个分支体系,也就是说,咱们能认得出四象凶地,他们也能认得出四象凶地!当初吉川贞佐在进入山西的时候,途经太行山见到了这个地方,当时他就默默记住了,后来战败以后,便在这里弄出了这个基地。”

说到这里,顾映寒叹了口气:“我看你也应该是个精通风水堪舆之术的人,这四象凶地的危害你应该是知道的,是风水堪舆之术里最为玄奥神秘的一种穴场,不仅祸及当代,而且祸及后世子孙、贻害无穷!吉川贞佐将咱们中国的俘虏关押在这种穴场里面用心之险恶无以言表,须知。这些俘虏当中有农民,有军人,有各行各业形形色色的人,代表的可是全体华夏人民啊,他以四象凶地诅咒这么多的人的后代,说到底是在诅咒咱们的国祚!如果不是北京那边有水旱两条龙脉。气运绵长,与太行山遥相呼应,镇住了这四象凶地的邪煞之气。恐怕早就已经出事儿了!”

我默默点了点头,当初我看出这四象凶地的时候就特好奇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布置下的这种断子绝孙的穴场的,也曾猜测过到底是谁被诅咒了。眼下看来,我猜测的格局还是小了,吉川贞佐以大批的俘虏为华夏子民的集体缩影诅咒国祚,这种布局细思极恐,如果不是华夏大地的龙脉遒劲,恐怕真的会让这王八羔子成功。(北京是古都,龙脉相当多,没点本事的人还真的断不了那边龙脉。顾映寒说的水旱两条龙脉其实并不是指人们通常所皇说的天寿山和东郊陵的龙脉,那两条龙脉虽然也是真龙。但格局小,是一条小龙,镇不住一国气运。北京最强悍的两条龙脉其实是故宫中轴线的旱脉和中南海后海一直到恭王府的水脉,这水旱两条龙脉横卧北京城,遥相呼应,聚风纳水,稳一国之国祚!)

这基地的基本情况我也了解了,不过我疑惑的是,这基地和这一次的任务有什么关系呢?

当我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顾映寒顿时有些无奈的看了我一眼:“难道说完这段历史里你还没有猜到?刘家丫头刘雯从落马山里面救的那个就是当初死在这基地里人的阴魂,就是那个阴魂跑了,惹得死在这里的日军的阴兵走出了落马山,出去抓捕那阴魂去了,所以灾难才降临到了石鼓村村民的头上!!”

我眼角狠狠抽搐了几下:“那些被带走的村民现在怎么样了?”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她们应该是被带进了地下基地!”

顾映寒咬牙道:“吉川贞佐对中国人狠,但是对他自己可不狠,弄出这四象凶地穴场后,为了防止和他一起的日军也跟着受罪,所以他在地下又开掘出了一片地宫藏身,只可惜后来瘟疫爆发以后,他自己连带着那批日军全部感染了,最后干脆死在了地宫里面,怨气不散,化成阴兵,它们既然带走了那批石鼓村的村民,我想那些村民一定就在地下基地里了!”

说到这里,顾映寒苦笑了起来:“可惜我虽然知道他们在哪里,但却没有这寻穴掘地的本事,在这里徘徊了很久都无从入手!”

你没有,我有啊!!

我眼睛一亮,只要知道那批村民在穴场地下就行了,我有的是法子钻进去,于是就和顾映寒商量了一下,决定挨过了今天晚上,明早阳气一提上来就再去穴场看一圈,试试能不能摸进那地宫探探虚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