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3章 死亡陷阱/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夜相当难捱,虽然我们几个是躲在穴场外面的,但这穴场布局庞大,仍旧不可避免的影响到了我们几个,阴气侵扰之下觉肯定是睡不好,迷迷糊糊的老是做梦不说,还被穴场里尖锐的鬼叫声吵醒好几次,整的我整个人都不好了。第二天早上醒来顶着俩大黑眼圈,说不出的疲惫,不过我体内的杀气在这地方却是格外的活跃,仅仅是挨着边儿睡了一夜似乎就比以前精纯了不少,难怪花木兰说在这地方苦修十年就能独步天下,四象凶地于国于民不好,但是对于我来说却简直是最佳的修炼场所,让我愈发的感觉我们葛家的杀气邪性了,在这地方就算是好人待上一年都得疯掉,变成一个见人就杀的野兽,可我说却是如鱼得水,前后一对比,这葛家杀气细思起来不免使人心慌。

我们一行五人是在辰时出发的,等再次登上穴场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八九点钟了,因为天地间阳气正在节节攀升,所以穴场里暂时还是安全的,没有魑魅魍魉出没,只不过这地方终究是过分阴郁了,在进入之前我清晰的记得四象凶地外面可是艳阳高照,等登临山顶以后却不见有分毫阳光照射下来。天空中灰蒙蒙的,基地里时不时就会刮起一层阴风,让人浑身上下鸡皮疙瘩直窜。

我搓了搓因为冒起了鸡皮疙瘩有些难受的皮肤,话不多说,从背包里拿出一个锤子就开始干活了。

吉川贞佐的地宫就是修建在穴场山腹之中的,这已经是顾映寒确定了的一条消息,只可惜他是个道门中人,不会打盗洞,也没有合适的工具,所以一直都没有进去。不过有他搜集来的消息我倒是省了力气了,都不用拿洛阳铲去试试地底下的虚实,锤子往校场的水泥地上一敲,“啪”的一声就直接把上面的一层硬化皮敲碎了,拿手揭掉顿时露出下面尘封了好几十年的土壤。

有关于当初吉川贞佐建造这个地下基地的资料顾映寒都没有找到,所以那个日本将军到底把基地建在了地下多少米的位置我们也不确定,可能是几米,也可能是十几米,这都是说不好的,不过我估计那王八羔子恐怕不会建的离地表太近--他好歹也是一个阴阳师,能设下这四象凶地的风水格局。应该知道这种穴场的恶毒与霸道,要想避开聚风纳水之处,只能竭力往地下钻。

综合这一切来看,这盗洞不宜开太大。万一这地下基地埋得深,盗洞开太大对我们没好处,费时费力,下去的时候身子骨儿还每个倚仗,踩不稳就得掉下去把大活人摔个稀巴烂。所以,我只敲开了直径半米左右的硬化皮,然后就从书包里拿出工兵铲挖了起来。

说实话,这打洞的事情自从我接触了这一行没少干,但是没有一个洞像现在这般难打的,当初修建这军事基地的时候,为了能在上面抹上洋灰硬化,在此之前肯定得夯实地面,就跟现在硬化地面的时候要用压路机碾压一个工艺,只不过那个时候因为没有压路机这玩意,所以夯实的时候用的是木头桩子,夯实效果不如压路机。但地面肯定也是被捶的相当瓷实,这几十年来风风雨雨虽然硬化地面已经多有破损,雨水从上面渗透下去削弱了一部分夯实效果,但挖起来也绝对不轻松。我往下挖了不到半米深手上就都是水泡,已经累得浑身是汗了,挖不动了干脆把工兵铲丢给了张博文,让他继续。

就这样。我们几个人轮番上阵,足足挖了大半天才挖下去米多,压根儿不见底,这时候只能绑着绳子把人吊下去挖了。进行的相当艰辛,一直到午时不见底儿,我们干脆也就放弃了,伪装了一下挖出来的洞口,然后就匆匆离开了,在挖下去等未时一到那些魑魅魍魉出来我们得倒霉。

在四象凶地外面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我们几个一大早起来就又一次进山开工。

可能是挖下去的深度够了,今天的土壤很明显挖起来要比昨天轻松的多。继张博文、顾映寒两个人之后,我在被吊下去以后挖了不到半米深就感觉工兵铲“啪”一下铲在什么上,登时我眼睛就亮了!

不用说,肯定是挖到了地下基地的封顶!

这个时候已经我们已经往下挖了将近十米了。也就是说这个地下基地是在地下十米左右修建的,这可是一项大工程了,看来当初为了建这个基地没少死中国劳工!

我腰间绑着绳子,双脚踩着盗洞两侧有些湿滑的泥土,打开手电筒朝下照着,然后伸手扒拉了一下湿润粘滑的土壤,顿时摸到了地下基地封顶用的砖头,只不过这砖头在地下已经埋了许多年了。所以腐蚀的厉害,我刚才那一工兵铲已经将一块儿砖头给铲成了两半,拿手抠着砖头的缝隙一下子就掀开了这块封顶砖。

封顶砖下面,竟然是一层塑料纸。是最初的那种酚醛塑料,特难降解,所以就算是在地底下埋了好几十年的时间都不见有丝毫的破损。

这他娘的可有趣!

我心里嘀咕了一句,这封顶砖下面拿塑料纸封着也是真的奇了怪了。为了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我就伸手戳破了塑料纸。

塑料制下,封着的一很厚的一层粉末,我拿手指沾了点出来拿手电筒照着看了看。发现这些粉末里面应该是有硫磺的,最起码我闻到了硫磺的味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银色的粉末和一些亮晶晶的类似于云母一样的颗粒,大小和粗盐差不多。

说实话,这玩意我也认不出到底是什么东西了,吸了吸正准备凑近了再研究研究,却发现沾在我手指上的那些银色粉末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灰蓝色!!!

我心里当时就“咯噔”一下,好歹咱也是能考上大学的大学生,化学当初肯定是学过的,遇到空气就氧化变成淡蓝色的金属粉末只有一种--铯!!!

这玩意可以说是全世界燃点最低的物质了,空气中生成一层灰蓝色的氧化铯,不到一分钟就可以燃烧起来。燃点只有28.4摄氏度!

就凭眼下这气温,那是足够让这东西燃烧的!

我下意识的拿手电筒朝下面照了照,只见那塑料纸被我捅破以后,下面封着的那些粉末迅速在变蓝!

这一瞬间我心里顿时有好几万头草泥马在狂奔,恨不得抽自己俩大耳刮子--让你他妈的手贱!!!

我终于明白那塑料纸是用来干嘛的了,根本就是用来密封金属艳粉末的,眼下这玩意被我捅破了,算是彻底捅出篓子了,这根本就是吉川贞佐那老王八设下的陷阱,模仿中国古代墓葬结构里的夹层机关防盗法子,再结合一些现代化学搞出来超级防盗措施……

真是个中国通啊!!

难怪人们都说日本是个擅长模仿的民族,这一点在吉川贞佐的身上就表现的淋漓尽致。中国墓葬里的夹层结构我以前就说了,结果吉川贞佐就是模仿这种结构,换了点填充物就让栽了个大跟头!!

这个时候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赶紧把手指头沾上的那层玩意抹在墙上,然后抬头就对上面的人吼道:“快拉老子上去!!快!!!”

我刚一说完,就感觉困在腰上的绳子一紧,张博文他们显然在上面开始接应我了,一下子就将我提离盗洞底部一米多,这时候那铯混合物终于氧化的差不多了,轰一下子蹿起了无比艳丽的玫瑰紫火焰,璀璨到极致,但对于我来说,那妖娆璀璨的火焰却是催命阴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