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0章 并不温柔的现实/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正是夜色最浓的时刻,太行山中又下起了滂沱秋雨,冰冷的雨水淅淅沥沥的飘洒在天与地之间,也敲打在我身上。

秋天的雨并不算温柔,冷冰冰的,与我如坠冰窟的心相互呼应,冷的彻骨。

扛着我的是花木兰,她步态坚定,不急不缓的缀在三十来号石鼓村村民和周敬、吕一可、顾映寒身后,嗅着她身上幽幽的芬芳,我心中的感情一时复杂。

这是一支沉默的队伍。大家一言不发步态匆匆的在雨中前行,我回头望了眼走过的路,似乎我们眼下已经离开了四象凶地。

只是张博文……他现在怎么样了?

是躺在冷冰冰的甬道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体内的最后一滴血流尽?

还是在没有断气前就被那些鬼子兵扑上去撕扯着生吃活剥了?

我心中隐隐作痛,与张博文相处时的一幕幕场景犹如放幻灯片一样在脑海中划过。彻底撕裂了我的心理防线,眼中隐隐酸涩,不知不觉间视线已经模糊了,也不知道是雨水朦胧了我的双眼。还是泪水黯淡了一切。

“醒了?”

花木兰的声音忽然传来:“你身上有伤,最好不要乱动。”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感谢花木兰救了我吗?

是,我活下来了。可是我却不知道该如何感激。

作为兄弟,我应该陪着张博文一起战斗……至死方休!

这才叫兄弟!

可是现在张博文去了,我却被自己的妻子击晕带走了,这算什么事情?一口气憋在胸腔之间。甚至让我隐隐有些恨花木兰。

花木兰和我心意相通,可能是猜到了我在想什么,于是她问道:“是不是特别恨我?”

她这话不问还好,一问,顿时激出了我心底的那股子邪火,我忍不住拔高了声音:“你这算是在讥讽我吗?”

唰!

花木兰瞬间停下了脚步,然后……她二话不说直接将我丢了出去,我直接和满是泥水地面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身上的四处刀伤和大大小小的伤口疼的我半边身子都木了,一时间根本动弹不了,只听花木兰在一旁冷冷说道:“快意恩仇那是属于强者的权利,你,不配!”

我们两个的动静这个时候也已经惊动了前面的人,吕一可看我被丢在了泥水里面,于是就过来扶我。

“滚回去,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不需要外人插手!”

花木兰狠狠瞪了吕一可一眼,眼中闪烁的冷芒让这个大山里面的内向男子忍不住退后了一步,有些瑟缩的站在了一旁,朝我伸出的手再没敢向前递半分……

顾映寒有些看不下去,于是在一旁说道:“张博文去了。小天情绪有些激动也很正常,稍微宽容一下就是了,等过两天他缓过劲儿来了也就好了,何必这么大动干戈呢?他现在身上可还有伤呢。这要有个万一……”

“有个万一守寡的也是我!”

花木兰睨了顾映寒一眼,淡淡道:“别家怎么管教自己男人的我不管,但我的男人必须得给我拿出个男人样,悲悲戚戚要死要活的给谁看?哪怕是天塌了也给我挺直腰杆子拿肩膀接着,别出点什么事情眼睛里挤那两点子马尿!”

我心情本来就不好,被她这么摔打心里面的怒气终于是憋不住的爆发了出来,抬头恶狠狠的瞪着花木兰。

“发火了?”

花木兰看着我冷笑道:“我喜欢你现在的眼神,知道像什么吗?像狼!像一头孤独的狼在绝望中流露出的最后凶残,千万别丢了,这点凶残已经是你最后的尊严了,来,进攻我。我看看我的男人有几分血性!”

她这话一出口,我再也按捺不住心里的负面情绪了,怒吼一声就朝她扑了过去!

这是我第一次正面挑战花木兰,然后……我终于知道做她的敌人有多么的绝望了,哪怕现在的她已经道行尽失,但对于我来说仍旧是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

她的速度真的是太快了,快的我都反应不过来,刚冲上去就直接被她凌空一脚踢飞了,落地之时,我浑身酸疼欲裂,怎一个惨字了得!

“就这点能耐吗?”

花木兰今天就跟变了一个样似得,仍旧在一旁对我冷嘲热讽:“就这点能耐的话,你就应该学会如何保存自己,因为你有一个太大的目标,你要为你的父亲报仇,就要挑战十绝凶坟里的诞生的至强邪物。这注定将会是一条不归路!强者如何诞生出来的?那是在血与火和无数的磨难中淌出来的,从古至今,至尊荣耀皆是累累白骨铸就。从你走上这条路的那一刻,你就应该想到现在这种情况的。而这对你来说仅仅是个开始,以后你还会失去更多的人,青衣、周敬、胖子,甚至是……我,我们所有人都有可能无法陪你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但这是你自己选择的,你就是爬,也得爬完!”

花木兰的话彻底击溃了我的心理防线。我躺在泥水中嚎啕大哭了起来,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悲伤,但这已经是我唯一的发泄途径了,就算是没照镜子我也知道我现在模样落魄的像一条狗。

风雨愈发的激烈了……

我不知道自己就这样在风雨中哭嚎了多久,总之顾映寒他们为了避免尴尬已经带着救出来的石鼓村村民离开了,估计是找地方避雨去了,将空间留给了我和花木兰。

当我哭嚎累了,身心疲惫的只想睡一觉的时候,花木兰已经无声无息的坐在了我身边,用她那双有些冰凉、但却柔软修长的不像是一个武士应该有的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脸,那双犹如寒星一样的眼眸静静注视着我,轻声道:“发泄的够了吗?如果够了的话。就挺直腰杆子站起来吧,我的小男人。”

我点了点头,情绪虽然平静了,但心里的那股悲伤却无论如何都散不去。

花木兰似乎是犹豫了一下,然后又和我说:“很抱歉刚才那么对你,主要是你这一次受的打击太大了,第一次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死在自己面前,我担心你会承受不了打击就此消沉下去,所以不得不那么刺激你的斗志,引导你把负面情绪发泄出来。”

我眼下已经平静了很多,哪里还能想不通这各种的关键?拍了拍花木兰的手,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轻声问道:“和我说说后来的情况吧。”

“他……是个勇士!”

花木兰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后来,为了阻截那些阴兵继续追击我们,给我们提供逃出去的机会。张博文吊着最后一口气爬进了弹药库,彻底将弹药库里面的所有炸药和毒气弹全都引爆了,彻底摧毁了四象凶地的穴场!如此一来,当初死在那穴场的战俘所化的阴魂身上的枷锁彻底被打开了。数千阴魂全都逃了出来。”

花木兰轻轻闭上了眼睛,满脸的忌惮,显然当时的场景非常的吓人:“那些阴兵才忙着抓捕那些阴魂了,我们这才好不容易等到云雾奇障消失逃了出来!”

我眼睛顿时一亮:“你是说……张博文并非是被阴兵刺死的?”

如果张博文不是被阴兵刺死,那就没有魂飞魄散,他不是修炼者,阴魂肯定是要去阴间的,以青衣之能。从阴间把阴魂强行带出来完全不是问题,到时候我在找个活人给他当宿主……

花木兰似乎猜到了我想什么,看了我一眼,轻声道:“那晚我仔细感应过。并没有阴差出现,刚开始的时候还能找到张博文的阴魂气息,后来……他的阴魂气息也消失了,很有可能那些阴兵是拿他的阴魂泄愤了!”

我刚刚升起一丝希望的心又瞬间被打落谷底……

他跟了我,终究还是落了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我轻轻闭上了眼睛,任由漫天冷雨淋洒在脸上,这样的彻骨寒冷能让我的心稍稍平静一些。

“这个世界永远对人永远都不会有一丝半点温柔的。”

花木兰叹了口气,再没说话,就这样陪着我坐在漫天大雨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敬忽然急匆匆的跑过来了,隔着老远就喊道:“天哥,咱们上次碰到的那些晋绥军阴兵来了,张举说要见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