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3章 鬼界的战争(下)/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顾映寒的一番聊天,解开了我心中的许多迷惑,不过至于他说的预言之人……

我不认为我是,但我和那帮鬼子兵确实已经走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是夜,我们一帮人是在这山洞里面过的夜,外面的雨太大了,在这样的雨中赶路,身体吃不消,而且容易碰上山体塌方、泥石流等玩意,不如消停点安分在山洞里面待着。

我身上的几处伤口淋过雨以后已经开始发肿了,可惜在山里面也没有太好的法子,只能用带来的酒精和纱布简单处理了一下硬咬牙扛着了。

一夜时间就这么匆匆过去了,第二天,我们终于见到了久违的太阳。

略一商量,我决定让吕一可先带着石鼓村的村民撤离。落马山恐怕很快就会变成一片是非之地了,他们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留下来有害无益。至于我和周敬还有顾映寒三人,则淌着山路一直像落马滩的方向走去。

回去的路说不出的艰辛,为了不耽误太多时间。我们几个几乎是日夜不停的在赶路,还足足用了两天一夜的时间才终于赶到落马滩。

这时,正是夜幕已深的时刻。

落马滩喊杀声冲天,种师道老将军正在练兵。

这一回我再没有躲躲藏藏,强忍着身上的疲惫就一步步朝它们走了过去!

这些宋军果真是很警觉,当我一出现,立马就被察觉,伴随着如雷的马蹄声,一队队骑兵顷刻之间就将我包围了,兵器在森冷的圆月之下绽放着点点寒光。声势夺人,我身边的顾映寒并没有见识过这批阴兵,因此乍一看到是满脸的忌惮,忍不住按在了八面汉剑的剑柄上。

我连忙抓住了顾映寒的手,生怕他轻举妄动冲撞了这些阴兵。

“咦!”

这时候。阴兵中忽然有一道男音响起,紧接着这批骑马的阴兵立即让开了,一个披着重甲的阴兵将军缓缓走上前,看了我一眼后,顿时有些惊讶的说道:“小兄弟你怎么又回来了?”

这个阴兵将军赫然是宋贵!

见到宋贵了,我心里也就松了一口气,苦笑一声对着宋贵抱了抱拳:“我想见老将军一面,还请将军给我带路。”

宋贵一愣,深深看了我一眼,没说话,直接调转马头离开了。

我知道他什么意思,默默跟了上去,只是将周敬和顾映寒留了下来,告诉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这一路上,宋贵都没有和我说一句话,他带着我穿过了一片树林,最后来到了落马滩的浅滩上。

圆月高悬,落马滩的河水在月光下波光粼粼,种师道老将军驻马河滩上。

风起,他背上的披风在风中猎猎作响。

“到了。”

宋贵看了我一眼,轻声说道:“有什么事情你自己和老将军去谈吧,我先走了。”

说完,宋贵大马离开了,我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最后咬了咬牙朝老将军那边走了过去。我注意到,他所骑马灵的马蹄是深深陷在沙滩里面的,看样子应该是在这里已经停留了挺久了。

“你来了啊?”

老将军从始至终没有回过头,只是轻轻说道:“遇到什么事情了吧?”

我一愣,有些诧异的问:“您是怎么知道的?”

“落马山的气味很不对啊!”

老将军扬起了手里的马鞭。遥遥对着四方比划了一下:“山雨欲来之前的天地总是最宁静的,战争爆发前的死亡气息早早就已经开始弥漫了,我戎马一生,闻了太多太多这种味道了。眼下,你去而复返,分明就是遇到了事情,所以才来向我求助的吧?”

老将军说到这里终于转过了身,月光下,他煞白的脸上隐隐浮现出一丝笑意,然后翻身下马走到我身边找了个地方坐下了,然后又示意让我坐下,这才说道:“说说吧,我最近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你应该知道的,这人要是一死了啊。预感就会格外的准,这落马山里怕是不太平了吧?”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既然老将军知道我的来意了,那接下来的事情我也就好张嘴了,于是我就前前后后把事情的始末说了一边,当然,至于顾映寒的老祖做的手段我是没有说的,我读过宋史,对这位老将军的生平还是颇为了解的,深知这位老将军其实是一个特别傲气的人,如果让他知道在自己死后还被人算计的话,恐怕会当场大怒。

上一次见老将军的时候,我曾经和他仔细说过宋代之后整个华夏大地的变迁,对于抗日战争老将军也是知道的,所以当我把事情的始末说完之后。老将军的眼神顿时就变了:“你是说,在这落马山为祸的是东洋倭人?”

我点了点头。

“找死!”

老将军的眼睛顿时就瞪了起来,浑身上下杀气、煞气冲天!

这煞气之浓郁,一点都不比慑青鬼小啊,直到这一刻我才知道。种师道老将军并非宅心仁厚,他只是对自己国家的人宅心仁厚,但对于异国侵略者……

就在我愣神之际,老将军已经起身了,跨马朝远方奔腾而去。

这个炮仗脾气……

我苦笑一声。连忙就往上跟,可老将军是骑着马的,我这两条腿哪里能跑的过四条腿?追不上索性我也就不追了,慢悠悠的跟了上去。

等我再一次赶到落马滩的时候,老将军已经将两千宋军阴兵集结起来了,大手一挥,立即杀气腾腾的就直接朝四象凶地所在的方向杀了过去!

张举他们的与鬼子兵交锋我因为还有任务在身,没办法参与,但是这一次我不会再躲在一边看戏了,招呼了顾映寒和周敬就跟了上去。

老将军麾下的这一批宋军阴兵里。骑军终究是少数,绝大多数都是披着步人甲的重装步兵,我研究过他们当初那一场战役,如果当初在土门关失陷以后,他们肯卸甲逃跑的话,那不至于被金兵在落马滩撵上,只可惜老将军下达了宁死不卸甲的命令,所以他们才因为重甲在身,一直都无法迅速逃走,最后才在落马滩被金兵撵上了。留下了抗金战争中的一曲悲歌!

重装步兵就是有这么一点不好,机动能力太弱了,纵然是步战无敌,就算是轻骑兵碰见都得退避三舍,可机动能力不足这一点就是硬伤。比如眼下,哪怕老将军已经在强行军了,可仍旧是一晚上才赶了七十多里路,眼瞅着天已经亮了,最后无奈之下只能找了一个背阳的山沟里驻留,然后这些宋军阴兵就纷纷化成一道道乌光融入了地下。

其实阴人都是如此,在白天阳气重的时候本身化作阴气融入地里,等夜间阴气浓郁的时候再化形而出。

这一整天,我们几个人都是在原地休息的,我的伤口又是被雨淋又是劳碌的,眼下已经化脓了,拆开纱布清洗的时候能看见伤口外翻,轻轻一挤脓血就一股股往出冒,可惜完全都没有疼痛的感觉,这分明是已经得了破伤风的节奏。我知道,这一次就算我不死在和鬼子兵的交战下,回了太原以后怕是也得休养一段时间了。

一日无话,是夜,老将军他们出现的时候我们就再一次上路了,不过老将军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这一次竟然让十几个重骑兵卸下了铠甲,充当斥候跑出去探路去了,大军随后。

我是徒步跟在老将军身旁的,随大军一同向前挺进了十多里地刚刚攀上一座大山的山坡之时。忽然听到前面响起了一连串的马蹄声,是刚刚派出去的一个斥候回来了,隔着老远那斥候就一声喝道:“报!前方五里地外出现了敌军!”

听到这个消息,我轻轻闭上了眼睛--这条路是离开落马山的路,鬼子兵出现在这里,分明就是准备要离开落马山了,说明张举他们终究还是失败了。

在这种局势当中,失败,就意味着魂飞魄散!

只是我不明白,鬼子兵就算是再强悍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把张举他们打垮吧?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原因让张举他们这么快就失败了?

听到斥候的探报。老将军面色一变,抬头看了眼我们所在的这座大山,顿时喝道:“全速向山上挺进!!!”

我知道,老将军这肯定是要占据制高点了!!

我们眼下的这个地方我来来回回也走了好几趟了,这大概可以说是这落马山区里最“平坦”的一块儿了--因为。在这个地方四周只有这一座高山!!

只要占据了这座大山,那么在山顶就可以俯瞰四面八方,鬼子的动作也就瞒不过我们的眼睛了。

我略一琢磨,就明白了老将军的意图,不禁对老将军竖个大拇指--果然不愧是当年身经百战的老将,临时做出的决断当真是很英明的!

一声令下,这批宋军顿时开始全力向山上跑去,这座山的坡度并不陡峭,相对来说可以说是太行山里面最为平缓的地势了,所以爬山并不算多困难,不出二十分钟我们就已经登上了山。

站在高处俯瞰,远处黑黢黢的,说实话,我还真看不清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我发现老将军再朝远方看了一眼后,脸色顿时一下子难看了起来,骂了一句:“畜生!”

我有些惊讶的看着老将军,他是阴人,自然在黑夜里是能看得见的,我估计他是发现了什么情况了,于是忍不住问他发生了什么。

老将军没说话,但是宋贵却扭头和我说道:“你说的那批鬼子兵已经离咱们很近了,他们是押着战俘来的,我估计它们很有可能察觉到了咱们的行踪,所以……他们把战俘全顶在了最前面!!!”

宋贵这么一说,我的心已经凉了半截儿。

如果鬼子兵把那些战俘的阴魂顶在前面的话,那么我们如果发起进攻,就必须得踩着那些战俘的阴魂冲过去了!!

到那时……四象凶地里困着的数千战俘的阴魂,怕是得全部灰飞烟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