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7章 三段杀气/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时候请神香的时间也终于到头了,我直接被拽离了这片奇妙的空间,又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已经回到了喊杀震天的战场上。

双方之间的厮杀已经到了近乎火热的地步,因为不断有阴人魂飞魄散,所以这块地方充斥着浓郁的散不开的阴气和煞气,比四象凶地浓郁的多。

挡在我身前的宋军这个时候已经只剩下了稀稀落落的几个,其余的不用说,肯定是已经魂飞魄散了。

顾映寒一看我醒来,连忙冲上来就一把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满脸焦急的问我:“请神失败了?”

“失败了。”

我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看顾映寒面色不好。心知八成是战局有变,于是起身时第一件事情就是朝四下望去,这一看不要紧,我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伴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推移。宋军在人数上的劣势终于表现出来了!

它们在越过那些太原集中营战俘的阴魂的时候就废了太大的劲,刚刚越过去就立马被好几个鬼子兵包围了,就算是再骁勇善战被围攻也会渐渐吃不住的,被分割包围成了一块块。减员非常严重,我仅仅是粗略看了一眼,发现宋军的数量至少锐减了一半以上!

照这么下去,胜利的希望太渺茫了,我最开始的估计还是太乐观了,觉得凭着落马滩阴兵的强悍足以对付这帮鬼子兵,全然忽略了这些鬼子兵的凶残与顽强,队伍被宋贵带着重装骑兵给凿穿了都没有乱了阵脚。反而更加的凶悍了,让宋贵麾下的那一批重装骑兵彻底现在被困住了,就像是陷在了沼泽里面一样被淹没在了鬼子兵的狂潮里面,基本上是在做最后的抗争了,反正骑兵的威力是彻底发挥不出来了。

没了冲击力的骑兵,那还能叫做骑兵吗?

再看老将军和宋贵那边,基本上已经被吉川贞佐完全压制了,这日本老鬼非常的凶悍,以一敌二竟然还稳稳的占据着上风,算是极其凶恶的那一伙儿的了。

总的来说,眼下的情况很不妙!

就在我观察四周情况的时候,挡在我左侧的一个宋军阴兵终于顶不住了,被一个鬼子兵一刺刀掏进了了心窝子里,瞬间灰飞烟灭,紧接着那鬼子兵狞笑一声端着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就朝我这边往过扑。

这是我始料不及的,慌忙之下只能运气杀气拎着百辟刀就匆匆忙忙应战,因为我是猝不及防之下应战的,想侧身闪开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只能退后一步用百辟刀去扫开那朝我胸口通过来刺刀。

这一交手不要紧,我发现我体内的杀气竟然远远比之前雄浑精纯的多。百辟刀上几乎布上了一层肉眼可见的寒雾,然后“咔”的一声就直接砍断了那鬼子兵的刺刀,如此一来它可就刺空了,我不及多想。抓住这个机会一步上前,握着百辟刀就朝那鬼子兵的脖子上抹了过去,一颗大好头颅被我直接斩了下来,在半空中就化成了阴气和煞气被我吸收掉了……

砍了这鬼子,我算是暂时安全了,心中的震惊这一刻是无以复加的!!

我……竟然突破了?

是了,我绝对已经是三段杀气了!!

这是怎么回事?莫名其妙的就突破了!

大概是感觉到了我的想法,花木兰的声音在我心间响起了:“阴兵爆发战争的地方会产生大量的阴气和煞气,而这些阴煞之气你会在无意之间吸收转化成杀气!其实经过这段时间的历练和战斗,本来你就已经走到了二段杀气的极尽,方才在这阴兵厮杀的战场里又吸收了大量的阴煞之气,突破到三段杀气也是很正常的!”

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么?

可是我心里面没有一点点高兴的感觉。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说的便是我这种了吧?只可惜我这一将还未功成便已万骨腐朽,其中还有我的好兄弟张博文。

就在我思绪飘飞之际,一阵“轰隆隆”的巨响忽然从我们脚下传来,紧接着大山里面飘起了浓郁的阴雾,整齐而沉闷的脚步声从远方传来,一个青面獠牙、身材足足有两米三四高的大块头提着两柄方棱战锤从阴雾中走了出来,身上煞气特别重,缭绕着黑雾。它的目光一下子就停留在了我的身上,猩红的眼睛注视着我,喝道:“小子,我应约而来,咱们事先说好的代价呢!”

我知道,这就是大诤鬼王!!

“助我平乱,我自然会兑现承诺!”

我有些警惕的看着大诤鬼王,咬了咬牙说道:“该对付谁你应该知道。剩下的我不希望你动它们!!”

大诤鬼王的凶残在整个阴间都是出了名的,相传他生前就是一个杀人如麻的将军,杀的人恐怕都够填好几个万人坑的了,只不过具体是哪个将军所化的就不得而知了,变成鬼王以后仍旧是本性不改,但凡是被它惦记上,险有能活命的!

我很担心这大诤鬼王杀心一起收拾不住,处理了鬼子兵不说。最后连这里的宋军阴兵和那些太原战俘营的阴魂都不放过,不得已之下只能提出这么一条。

“行了,我知道了!”

大诤鬼王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道:“我起誓只处理该处理的。可以吧?”

我这才点了点头,下刻,那大诤鬼王腾空就朝着我漂了过来,几乎一眨眼的功夫就冲到了面前,直接拎着我的衣领就把我提了起来。

被这种大块头提着,我是根本反抗不得的,当时就感觉藏在守宫砂里的花木兰有些躁动,似乎快按捺不住了。于是我连忙安慰她,让她千万别现身,大诤鬼王有分寸,它虽然凶残。但也怕天师联手到阴间做了它,所以不会真的要我的性命的,这才总算是安抚住了花木兰的情绪,不过被这大诤鬼王提着衣领拎着不舒服倒是真的。勒的我甚至都有些喘不过气儿了。

这时候,大诤鬼王放声狂笑了起来,然后一张嘴就咬在了我的脖子上!

疼么?

说实话,最初的时候一点都不觉得疼,不过大诤鬼王的那双獠牙刺入我脖子的时候的声音我却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很清脆的咔嚓一声,让我都怀疑它是不是把我的脖颈都直接咬断了。

下一刻,我就感觉自己身上的血液在逆流。直接朝大诤鬼王的血盆大口里面涌去,这个时候我才终于感觉到疼了,彻入骨髓的疼,疼的我忍不住嘶吼了起来,声音特别沙哑,听起来就像是野兽的吼叫一样,我身上的力气也在伴随着血液的逆流一点点的被剥离……

不过片刻功夫,在我看来就像是一个世纪一样漫长。那是漫长的煎熬!!

倒是不出我所料,大诤鬼王没敢要掉我的命,抽离了我一半精血后嘴巴就离开了我的脖子,这个时候我的视线都开始模糊了。隐隐约约看见大诤鬼王的嘴里满是黑红色的鲜血,它一只手提着我,一边在仰头狂笑,刚刚从我身上抽离出去的精血一滴滴的从他尖锐的獠牙上滑落。

然后,它随手就丢掉了,伴随着“嘭”的一声,我结结实实的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摔得不轻。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只能听到自己喉咙间不断发出“嗬嗬”的声音,意识也开始模糊了……

只是,不确定大诤鬼王是否出手之前,我身上背着兄弟的仇,无论如何也不能坦然闭上眼睛,于是用胳膊肘撑着地面强行支起上半身朝四下看去。

浓雾之中,大批的阴兵从中杀出。

而那大诤鬼王在吸食享用我的精血之后,直奔着吉川贞佐就扑了过去……

看来大诤鬼王虽然凶残,但它终究还是守信的。

悬在我心里的一块巨石终于落地了,失去了信念的我再也难以抵抗如潮的疲倦与痛苦了,眼前一黑,意识彻底陷入了黑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