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2章 邪门公寓/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让我无奈的是,听到我的问话之后,苏苏竟然哭了起来!!

这一下子倒是给我弄的有些手忙脚乱了,哥们就一屌丝,实在是不太了解女人,虽然我有女人,哦,不,应该说是有女鬼,但花木兰性格太冷清了。基本上女性该有的什么柔弱呀、弱不禁风呀什么的和她绝缘,所以我就算是想练习一下哄女人都没地方,如果在别的女人身上练习了,我估计晚上回家少不了被她收拾,所以眼下苏苏一哭起来,倒是给我弄了个干瞪眼。

好在,苏苏不是那种下起雨来没完没了的女人,哭了一会儿似乎是累了,这才不哭了,然后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的和我说:“天哥,对不起,我只是因为太害怕了……”

我摇了摇头,只说让她把事情的始末说一遍就好。

苏苏这才和我说起了她身上的一系列遭遇,这不听不要紧,一听完,就连我都沉默了下去。

这件事情,大概要从上一次我走八世厄运的时候开始说起了。

上一次走八世厄运的时候,我因为感念苏苏对我一直的照顾,所以在任务结束的时候曾经给过她一笔钱算是酬劳,因为除此之外我也确实是没有其他的报答法子了。

苏苏呢,是个寒门子弟,这一点我在最开始的时候就是心里有数的,毕竟如果是富裕人家的话,念大学的时候也没必要周末去医院简直护士勤工俭学了,现在这大学生,但凡是有点钱的,哪个不是花着爹妈的钱不知道心疼一天到晚醉生梦死?苏苏因为家庭贫困,所以一直没法像多数大学生一样在学校外面租房子住,但是学校宿舍的里的环境真的是太差劲了,在那种地方她也没办法安心学习,毕竟她学的是医科,是救死扶伤的行当,但凡是有点良心的人入了这个门肯定会好好学习的,不可能荒废时光,要不然以后从业的简直跟草菅人命没区别。

而我给苏苏的那笔酬金,恰恰就成为了这一次事件的导火索,苏苏挣了钱以后,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决定用我给她的这一笔钱在外面租个亲近一些的地方,也是为了能有个好环境学习。

问题,就出在了她租的那套公寓上!!

事实上,苏苏在第一天住进去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那是晚上深夜三点多钟的时候,睡的迷迷糊糊的她就总是听见洗手间似乎有人在走动,啪嗒啪嗒的声音足足持续了十多分钟,她也起床去看了,结果洗手间里面什么都没有,然后回去睡觉的时候躺下没一会儿就又听见那种奇怪的声音了。

跟我相处过一段时间以后,苏苏这个大学生也开始从无神论者变成一个有神论者了,亲眼见过那些鬼东西以后。她是完全相信那些鬼东西的存在的,总是觉得这屋子里面多多少少有些不对劲,于是干脆就没睡觉,第二天就跑去找房东说要退房,不住了。

只是。这租出去的房子,那就和泼出去的水一样,哪里有收回去的道理?而且苏苏说的房子的毛病确实是很牵强的,鬼东西这玩意见过的人都怕,没见过的人基本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这种东西,所以当苏苏说出理由的时候,房东非但不退,还特生气,说那房子是他的婚房,当初结婚的时候还找风水先生看过呢,风水先生说是阳宅,很旺房客的,房东和他老婆在里面住了小一年的功夫都没发现有什么问题,结果苏苏一住进去就说有问题,这不是故意找茬是什么?于是房东大怒之下还把苏苏都赶了出去!

租赁合同在那里摆着。一下子一年的房租都交了,如果单方面违约的话,人家房东是完全可以不予退钱的,苏苏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住下去了……

情况仍旧和以前一样。每天晚上苏苏都能感觉到有东西在洗手间里走动,可惜一直逮不到什么鬼影子,于是她就只能继续将就了!

真正的变故,大概是在一周前出现的。

那天是个周末,苏苏在医院里上完夜班以后,早上回家拉了床帘就睡觉,结果没过一会儿,她就感觉有什么东西狠狠扯了她腿一下,当时腿就崩了个笔直,不过也就是一瞬间就恢复了,但还是惊醒了她,可是爬起来一看,四周什么都没有,而且那个时候还是大中午的,于是她也就没多想,觉得可能是自己的身体缺钙、或者是因为压力过大有些神经衰弱的事儿,她终归是学医的,知道如果人的身体缺钙、或者是神经衰弱的话,可能会出现在睡梦中忽然蹬腿的情况的,这种事情很多人都遇到过,民间多认为睡梦中蹬腿其实是长个子,但这种说法很不靠谱,人在生长的时候是完全没有感觉的,出现睡梦中蹬腿之类的情况,十有八九都是体内缺乏什么营养元素造成的。

苏苏当时没多想。倒头又睡了,可睡了没会儿,就听耳边忽然响起了“哈”的一声……

那种动静,就像是有人在对着她的脸哈气一样!!

睁眼,仍旧是什么都没有。

接下来的几天,这样的情况几乎每天都出现,只要她一睡觉,就会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对着她的脸吹气,发出“哈……哈……”的声音。

而且,有好几次她还听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洗手间里“咯咯咯”的笑……

苏苏算是彻底被那诡异的公寓给吓着了。这才找上了我。

听完苏苏的事儿,我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现在我基本已经确定,出现的那一系列的事情绝对不是苏苏的错觉,八成是有什么脏东西在闹人了。

首先,苏苏身上的阳气太弱了,虽说人要是因为过度劳累以及惊吓之类的原因,身上的阳气会衰减,但那也是有个限度的,苏苏现在脚步都开始虚浮了,十有八九是被什么脏东西吸过阳气了。

再者,租的房子里最容易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这也和咱们国家的人的整体素质有关系,做事儿忒缺德,一般来说都是抱着一种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心态行走世间,假如有什么不好的东西落在自个儿手里的话,首先想到的不是赶紧销毁掉这东西,免得继续贻害别人,而是赶紧把这东西脱手甩给别人。大概就是在这种心态作祟下,但凡是不太对劲的房子,房东都他娘的租出去了,租客不知根不知底的傻呵呵的住进去,被折腾的死去活来的事儿也不是一件两件了。

以前我爸就跟我说过这么一码事,这事儿也是在太原的发生的,大概是在十年前吧,在小店那边儿有个房子里死过人,是横死之人,一个吸毒的瘾君子把磨叨自己的老婆给砍死了,尸体卸成了一堆的小肉块,然后剔开了房间的地板,把碎尸铺进去以后又泥上了。这么一来尸体就被他藏好了,跟外人说老婆回娘家去了,然后倒手就把这房子租给了俩同居的大学生,结果没过多久就出事儿了--那俩大学生半夜三点啪啪的正嗨皮的时候,那尸体被泥在地板下面的女人的阴魂钻出来了,抄着菜刀就对俩小年轻动手了,一菜刀下去俩脑袋落地,紧接着就跟剁饺子馅儿似得噼里啪啦一顿狂砍,把这对小年轻剁成了肉酱,后来臭了以后被邻居发现报得警。据说当时警察进去看见都吐了……

之后,那屋子里面前前后后又死了不少人,基本上贪便宜住进去一个死一个,里面聚着不知道多少阴魂,变成了名副其实的鬼屋,吓得邻居都搬走了,整的开发商没办法了,请了一位道门的高手才把这件事儿给平了!

我觉着苏苏住的那屋子里很有可能就存在着这种情况,毕竟她也不知道这屋子以前发生过什么,一连出现了这么多诡异的地方,已经不能解释为偶然或者是人产生了错觉了,肯定有什么在作祟,只不过具体是什么就说不好了,但我觉得应该不是太凶,毕竟那东西就是吸阳气,没有上来就索命,这算是脏东西里面比较善良的了,应该戾气不重。

我有些生气,忍不住瞪了苏苏一眼:“有这事儿你不能和我早点说?你知不知道再过一段时间你就算是小命能保住,也肯定得大病一场?”

“我……”

苏苏眼睛发红,过了很久才说道:“对不起,只是你那段时间一直都在养伤,我怕你去了再……”

听她这么说我也没法再多说什么了,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跟她说:“行了,先别说这些了,你去收拾一下东西吧,我和你走一趟,是是非非还得去了你家里看看才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