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3章 无梁尘/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算算时间,距离我和青衣约定的还有一段时间,也正好可以去帮苏苏解决了这档子事情,权当是练手了,正好也可以活动活动我这快生锈的身子骨儿。

当我和苏苏离开武警医院的时候,林青和周敬已经接到我的招呼以后将车子停在了医院的停车场。

开车的不用说,自然是林青了。

事实上,自从张博文走了以后,林青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几乎是直接充当了张博文的角色,只不过这位似乎比张博文厉害的多,当初我问她会不会开车的时候,她很叼的告诉不光会开车,飞机大炮也玩的溜,给她一口迫击炮她能给武装直升机干下来。

当然,前面的我信,至于拿迫击炮打武装直升机,这个就有点吹牛了,尼玛。射程都不够啊……

我对我这位姐也是有了一定的了解了,她基本就是那种喝酒前她是中国的,喝酒后中国是她的那伙人,吹牛逼的时候完全不带考虑牛的感受。

这段时间我也帮着林青打听了一下她在外面犯下的事儿,似乎那些被她干掉的人还真就没有把这件事情抖出来,估计那些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跨国倒卖文物的十有八九屁股上都不干净,尤其是文物的来源,基本都他娘的是鬼货,是偷偷摸摸从地底下挖出来的,这种人既然能形成集团,那基本上就是惯犯了。肯定是被各国钉在黑名单上的,贼喊抓贼,估计也没哪国的政府会同情他们,不立刻把他们抓起来送颗花生米常常就不错了。

不过这对于我来说也是好事,最起码不会因为林青跟官面儿上的人起冲突了,毕竟怎么说呢,我这行也有点见不得光,说得好听点就玄学大师,说的难听了也就是一神棍,见不得光的,搁70年代的时候估计得被当成牛鬼蛇神脖子上挂了牌子推出去批斗,现在虽说没那么严重,但难免也得被官面儿上的人看低一眼,再加上天道盟有明确的规定,不能和官面儿上的人起冲突,所以说和那帮人打交道是我最犯愁的事儿了,眼下没了这方面的顾虑,也不失为一桩好事儿。

我和林青的关系呢,经过这二十多天的相处,倒是确实有了一些实质性的突破。

最起码,我承认了她这个便宜干姐姐,而她……从我住院以后的第二天开始,就一直小弟小弟占我便宜占个没完!!

最后,我算是刻骨铭心的发现了一点--我这位姐姐,似乎并不像她那张如花似玉的脸蛋那样充满女神范,貌似就一逗逼。

不过总的来说,相处的还算是融洽,打打闹闹日子不算乏味。

这不,我刚拉着苏苏上了车以后,坐在驾驶位上的林青立马痞里痞气的凑了过来,一个劲儿的对着我挤眉弄眼:“弟啊,你女朋友?”

这……

我脑门子上当时就冷汗下来的,扭头小心翼翼的看了坐在后面的苏苏一眼,看苏苏似乎并没有听到,这才连忙说道:“我的一个朋友,别瞎说!”

“我看那个小姑娘看你的眼神有点意思哟,弟啊,有啥就承认呗,咱俩还有啥不能说的,扭扭捏捏可不像是咱葛家老爷们的作风!”

林青一个劲儿的对着我挤眉弄眼,眼神有点略贱,笑嘻嘻的在我耳朵旁边嘀咕道:“不过……这姑娘有点略矮啊!”

说着。林青啪啪拍了拍自己的腿:“怎么着也得有姐这么一对大长腿吧?”

我被她说的几乎是下意识的朝她腿瞄了一眼,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有一双大长腿,可惜我也就看了一眼,而且还是完全没有任何杂念的看了那么一眼,她翻脸就跟翻书似得。立马就阴沉下来了,“啪”的就直接在我脑袋上招呼了一巴掌,然后冷冷咒骂了一句:“畜生,连自己的姐姐都不放过!”

我:“……”

谁能想象到招这么一个姐到底是啥心情?

反正我已经是被折磨的完全没脾气了,啥人……

整个就一变态!

我也懒得和她计较,打又打不过,只能忍咯,狠狠瞪了她一眼,然后憋在一旁不说话了。

林青胜利了,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笑容,问了一下苏苏地址,然后就驱车朝医科大学那边进发。

苏苏租的地方就在医科大学后面的小区,这小区属于学区房,住在这边的几乎都是一些租房子住的学生,因为房租普遍高,所以这边的房主几乎都是把房子给租出去了,住在这里的也是外来户,整体治安并不是特别好。也做不到那种全封闭式的管理,所以小区的门禁并不严格,我们开车都没有登记就直接进来了,然后在苏苏的带领下直奔她的住所而去。

这是一套使用面积在五十个平方都不到的公寓,但是租金却要2500一个月,在太原这么一个虽然作为省会、但城建规模却特别小、最多最多就能算是二线城市的一个城市里。这样的租金其实已经是非常惊人了。

我进来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检查这座房子的风水格局,毕竟一般来说,如果房子没有出过什么事情的话,招惹来不干净的东西,基本都是风水格局的问题,风水不好,藏不住风,纳不了水,散掉了阳,聚来了阴,房子不出现问题才真的是有鬼了。

可是四下看了一圈以后,我有些傻眼了--这房子的风水没得说,绝对是阳宅里面的阳宅,看来那房东没有说谎,他当初真的是找了一个有本事的风水大师看过,还适当的改动了一下厅堂格局,让这房子成为了一个极其立于人居住的风水格局。

首先,这房子正面朝阳。正对的就是这小区的出入大门,那大门方方正正,再向前的不足一公里就是汾河了,绝对是上佳的风水位置,这一下子就确定了这个房子的风水大局。

因为这阳宅的风水啊,最重要的就是要看大门。

这一点就是我还没有走进这一行之前都知道,因为那时候我看过一本叫做《辩论三十篇》的书,里面有这样一句话说阳宅风水的--“阳宅首重大门,以大门为气口也!”

也就是说,这阳宅的大门是聚气的关键所在!

近代号称风水堪舆第一人的道门全真教龙门派掌门人张宗道是这么形容大门对阳宅风水格局的作用的,他说:大门者,气口也。气口如人之口,便于顺纳堂气,利人物出入。

怎么样的大门能带来好的风水局呢?

大门外明堂要开阔,有水往上!

这个小区的大门外面就是汾河两岸的植被,格局开阔清秀,又有汾河流经前门,风水格局真的不是吹!

其次。苏苏租的这房子内部格局也被修改中,小的修缮之处我就不说了,其中最秒的点睛一笔就是--这房子向阳的地方点起了两盆君子兰盆栽,这君子兰可是话中最有瑞气的花,把这么一盆花放在了这房子聚气的隘口上,那么从室外的奔腾进来的天地祥和之气就会在君子兰的瑞气的影响下变成祥瑞之气了,旺主人,兴六畜,好处无法用言语来说!

这房子,光是这风水格局就值2500一个月的价码,还算是便宜的,就算是翻上一番租给我我都乐意,这内行看门道说的就是这个了,这房子在什么地段之类的都不重要,选个好风水才是最重要的,有个风水好的阳宅镇着气运,人的面目十二宫就会犹如琉璃一样明净,无霉运加身,无疾厄加身,哪怕走不了大运,但人生一帆风顺肯定是没问题的。

总而言之,这房子的风水格局绝对是没问题的,有祥瑞之气守护,一般阴秽之物碰见了都得绕着走,别说上赶着往进钻了,这些脏东西对于祥瑞之气这种天地间的浩然正气是非常惧怕忌惮的。

那么……是这房子以前出过事?

我蹙眉沉思着,让苏苏他们在屋子里等着,然后就去了隔壁敲门去了。

这种事情,问房东肯定问不出来,问邻里没准儿能有收获!

幸运的是,隔壁还真有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挺儒雅的,见我一个陌生人敲门也不生气,反而很礼貌,于是我就顺理成章的搭上了话。话中旁敲侧击的问起了很有有关于苏苏的房东的事儿。

这中年人倒是不疑有他,和我也说了。

这苏苏的房东这个人,虽然脾气暴躁,但是心地很不错,一年多前在这里买的房子,和老婆住了一段时间以后准备要宝宝了。于是就在别的地方买了一套大点的房子,毕竟有了宝宝,一家三口挤一个五十来平方的公寓确实很难受。

这房东一家和睦,都没见过他们脸红过,搬家也是事出有因,中间没有一丝疑点。看来这房子也是没出过什么事儿的。

那这可就奇了怪了,风水没问题,房子也没出过事儿,不应该招脏东西啊,难不成是苏苏的错觉?这也不对,苏苏不可能一连那么就天天有错觉吧?

我蹙眉陷入了沉思。

这时。我忽然听到林青在苏苏的公寓里面喊我,于是我当下和那中年人告别,然后就跑回去了,这才发现林青面色难看的站在卧室里,见我进来,顿时伸手指了指墙壁,沉声道:“小天,你看这个。”

我有些疑惑的朝墙上看去,只见那墙壁上特诡异的出现了一些类似于蜘蛛吐出的丝一样的絮状物,上面沾满了肮脏之物,一条条的爬在墙上,足足爬了十几条!

无梁尘?

我一看到这玩意顿时心里一沉。看来苏苏的感觉是对的,这房间里面确实有脏东西,只不过不是风水格局或者是房子本身出过事儿惹来的脏东西,具体是什么引来了脏东西还说不好……

但,无梁尘出现,必然是有脏东西住在了这屋子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