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4章 引蛇出洞/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无梁尘这东西,大概算是这个世界上最污秽肮脏的东西了!

在古代的时候,咱们国家的民居大都是要打房梁的,老房子时间久了房梁上难免会有蜘蛛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在房梁上垂挂吐丝,最后就会在房梁上挂上一条条的絮状物,吸附上尘土以后,就会形成一种很特别的尘埃,这种尘埃民间一般都叫做房梁尘,顾名思义,就是挂在房梁上面的尘埃。

无梁尘呢,这东西和房梁尘看起来差不多,也是一种类似于蜘蛛吐出的丝一样的絮状物,只不过它却不是挂在房梁上的,而是挂在墙上的。在房子四壁的犄角旮旯里都有可能出现。

最最重要的是,这无梁尘,它并不是蜘蛛之类的东西吐得丝形成的,而是……脏东西带来的!!

干我们这行的习惯性的把阴秽之物称之为脏东西,为什么要这么叫?说白了就是因为这脏东西特聚纳阳间的肮脏之物。所以但凡是有阴秽之物待过的地方,基本上都会变成聚拢阳间肮脏之物的场所,这些肮脏之物粘合在一起,最后附着在墙壁上,就形成了这种无梁尘。

出现了无梁尘的地方。必有脏东西曾经待过!

而无梁尘出现最频繁的,基本上都是家宅,而且十之八九都是在无人居住的房子里!

在风水堪舆中呢,有这么一个说法--阳宅须得阳人住,否则就算是风水再好的阳宅那也是白瞎。毕竟房子这东西吧。它就是给人住的,阳宅的风水是得沾了活人的阳气才能变成极佳的穴场的,所以房子也不一定是越大越好。这玩意一看风水,二看人气,缺一不可。得相辅相成,穴场太小人过多影响风水流通,而且就那么一点穴场格局庇护不太多人,反而容易招惹是非;穴场太大人太少,反而没了人气儿,那就更不好了,尤其是房子没人住,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你不住,时间久了可就有东西要帮你住了,说来说去,最终还是得要把握一个度,因此在买房的时候千万要做好预算,掐好究竟有多少人以后要住,住多少人买多大房,这个有讲究的!

只不过我想不明白的是,苏苏的这公寓就这么一丁点的地方,一直都是有人住的,这儿的墙上出现了无梁尘就有些不可思议了,事实上这一次整个事情都透着一股子不同寻常的味道,风水极佳、人口合适、房子也没出过什么事,这样的屋子完全没理由招惹的脏东西,可眼下连无梁尘都有了,说明确确实实有脏东西栖居,具体是何原因招惹了这脏东西。怕是还得我仔细探寻。

苏苏这个时候可能也是想歪了,见我和林青还有周敬三个人都盯着墙上的无梁尘看,顿时脸红了,就跟我说:“这个不是我不爱干净的,这屋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灰尘特别多,我天天打扫就是打扫不干净,就算是打扫了第二天就又有了……”

脏东西和你住在一起呢,你能打扫干净才真的是奇怪了!

我心中无语的嘀咕了一句。

这时候林青忽然问我:“弟弟,你打算怎么解决?”

“没有别的法子了,守株待兔!”

我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今天晚上你和苏苏全到楼下的车里等着,我自己在这屋子里睡觉,以我的体质,躲在这屋子里面的脏东西怕是一定得出来的,到时候问题就解决了。”

这我绝对不是说大话,我这先天阳弱的体质就连阴帅鬼王都稀罕,对于一般的脏东西诱惑力就更不必多说了,在我家跟前的那鬼老太就是最好的例子,躲在我家跟前等了多少年就为害我。如果不是以前有我爸这个七段杀气的高手坐镇它不敢下手的话,恐怕我早就出事了!

这屋子里的那脏东西,怕是同样不能免俗!

而且从苏苏说的事情,这屋子里的这个东西是胆子越来越大了,最开始的时候只敢在洗手间里走动。紧接着都敢拉人被子发出笑声了,这分明就是愈来愈肆无忌惮的节奏,我估计如果再拖一段时间,怕是这玩意就敢压床明目张胆的吸食阳气了,就冲着它这份有恃无恐,只要我睡在这里,今夜它必然出现!

林青似乎有些担心我,犹豫了一下才和我说道:“你伤刚好,而且将近一个月没活动了,要不……我今夜陪你在这儿守夜?”

我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林青的八字我看过,她是海中金命,属于命相特硬的那种,基本上都他娘的快赶上当年的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了,这个人说起来可能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听说过。但他的一生真的很传奇,是别人累死都撵不上的那种传奇--他一生遭遇了638刺暗杀,结果最后愣是没事,命硬的梆梆响,属于想死都死不了的那伙!

林青的八字硬的快赶上卡斯特罗了。命犯亡神煞,再加上她手上沾过血,戾气特别重,一般的鬼怪见了她都得绕着走!

今天晚上她要是搀和进来的话,我估计这屋子里的脏东西都不敢现身的,那我的计划也就泡汤了,所以我干脆直接拒绝了,决定今夜就我一个人独自在这屋子里睡,来个引蛇出洞!

解决的法子定下了,我们几个也就离开了这里。一起去吃了个饭,下午我又准备了点东西就返回屋子里开始布局了,在门、窗上各自都贴上了一道青衣送我天师镇宅符,把门窗全都封死了,这样一来只要那脏东西赶来,我就保准让它变成瓮中之鳖,有来无回!

做完这一切准备,已经是晚上六点多钟,下楼和在车里面候着的林青他们三个碰了个面,出去吃完饭我就回到了公寓。

这回,为了能把这东西勾引出来,我算是彻底的拼了,破天荒了的解下了发丘印,这东西我除非是请神,否则绝对不离身。毕竟我这体质需要这么个霸道玩意镇着。然后我又把百辟刀也解下藏了起来,百辟刀在我得到之前就饮血无数,在我手里也是斩杀魑魅魍魉无数,煞气太重,不能带着。容易吓到脏东西。

最后,我又把湘西那边走脚赶尸的人用的那阴风铃铛挂在了床头上,这玩意不受四面风,只有阴风能吹响,挂在床头也是相当于给我挂了个警铃。免得被这屋子里的脏东西打我个措手不及。

准备工作就绪,我在晚上八点左右的时候和衣钻进了被窝。

说实话,充当这个诱饵我心里几乎是没有一点畏惧的,因为我料定这屋子里的那脏东西不凶,要是凶,苏苏别说坚持那么久了,一晚上就得交代了,我觉得以我现在三段杀气的程度足够收拾它了。

就这样,我在床上足足等了三个多小时都一直没有任何动静,渐渐的我也开始犯困了,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睡的特不踏实,怎么说呢,就是那种半梦半醒的状态,相信很多人都试过。

这种状态下睡了不一会儿,我就忽然听耳边传来“哈”的一声。脸上凉丝丝的,就跟有人在对着我的脸哈气一样……

扑棱棱……

紧接着,床头挂的阴风风铃响了!

这一瞬间我浑身鸡皮疙瘩直冒,一股子冷气从脚底窜到脑门子上,整个人也清醒了,我知道,这屋子里的那东西终于还是耐不住现身了,只不过我想知道这东西到底想干什么,所以也就没有立即睁开眼睛,仍旧装作在睡觉。

哈……

那声音又响起了……

紧接着。我耳朵旁边就传来一连串“咯咯咯咯”的怪笑声。

这声音有些尖锐森寒,听得我鸡皮疙瘩直冒,我终于是忍不住了,直接睁开了眼睛。

四周黑洞洞的,没有什么异常。

我知道是那脏东西不想让我看见,我又没有天生阴阳眼,所以它不现身我还真看不见。

想及此处,我心里暗自冷笑一声,暗自运气了杀气,下一瞬间,血色朦胧了我的双眼,我终于看到那鬼东西了,忍不住狠狠哆嗦了一下,因为一张鬼脸正对着我,距离我的脸不足十公分!!!

这是怎样的一张脸?

我看到以后的第一印象是--老鼠!!

它的脸型和五官搭配起来特像老鼠,尖嘴、跟黑豆大小差不多的眼睛,嘴唇上都是褶皱,整张脸黑紫黑紫的。

大概是以为我看不见它,它仍旧在笑,笑的时候那满是褶皱的黑色嘴唇形状不变,只是脸皮子在往后扯,看起来说不过的怪异,发出一连串“咯咯咯咯”的笑声,黑豆大小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恶意!!!

说实话,我也算是见过了风风雨雨,但一睁眼看到了这么一张脸还真是吓了我一大跳,就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过了许久心情才终于平复了一些,四下一看,才发现这鬼东西是从墙里面爬出来的,后半截身子还在墙里面,只探出了上半身凑到了我跟前。

这时候,这鬼东西终于按捺不住了,一边“咯咯咯咯”的鬼笑着,一边撅起满是褶皱的嘴一寸寸朝我贴了过来……

霎时,我感觉自己体内的阳气似乎在往外流失,瞬间我就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