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1章 丝绸古路/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次出发一共三辆车,林青和我还有周敬共乘一辆,伊诗婷载着青衣一辆,载着就是张金牙和曹沅一辆了,我们从鹰潭市余江县城出发,一路直奔大西北而去。

这回的这趟路着实不短,从华东地区跑到西北地区,几乎横跨了半个中国,跨度远远超过了我们上一次进入秦岭大山的时候。好在,这条路的前半段还是比较好走一些的。毕竟前些年提出“要想富,少生孩子多修路”的口号以后,咱们国家的交通网络还是织造的不错的,最起码在华东地区做的不错,所以刚开始的时候倒是没受罪,真正的磨难是在一天以后进入河西走廊的时候才开始的。

河西走廊是中国内地通往新疆的要道。东起乌鞘岭,西至古玉门关,南北介于南山(祁连山和阿尔金山)和北山(马鬃山、合黎山和龙首山)间,长约900公里,宽数公里至近百公里。为西北-东南走向的狭长平地,形如走廊,称甘肃走廊。因位于黄河以西,又称河西走廊。

这条走廊在咱们国家历史上一直都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位置,因为它是从中国东部到西部必须要走的咽喉要道,算是古丝绸之路的真正起点!!

2000多年前的时候,河西走廊还没有和中原产生什么联系,那时候盘踞在这里的是一个西域古国--月氏!

月氏当时可以说是西域这边的大国了,只不过它虽然厉害,但是相比于中原的春秋五霸、战国七雄来说,还是有些过于稚嫩了,所以最多也就只能和一些周边的小国装一装犊子而已,一直没有和中原产生联系。

河西走廊真正是什么时候开始引起中原帝王注意的呢?

这大概要从匈奴人的天骄冒顿单于说起了。

在秦始皇踏平六国一统中原之后,冒顿单于的父亲的头曼单于曾经引兵南下,试图挑战秦始皇这头雄踞中原的可怕雄狮。始皇大怒,让蒙恬率军三十万北攻匈奴。始皇帝在位时候秦军的战斗力人尽皆知,老秦人军令如山,誓死前行,兵威之猛,曾经震慑了整整一个大时代,头曼单于哪里是对手?河套会战,秦军一战定乾坤,打的头曼单于部下尸横遍野,仓皇北逃,可谓是倚天不出,谁与争锋!经历了这一次事情以后,头曼单于对于中原地区的秦人产生了巨大的恐惧,十年之间不敢牧马南下,沉迷于酒色,因为过分宠爱一个阏氏,于是就动了废长立幼的心思,把大儿子丢到了月氏国当人质,随后进攻月氏,希望月氏人能干掉冒顿。

可惜,月氏人虽然想杀冒顿,但终究还是没成功,反而让冒顿逃回了匈奴,鸣镝弑父,一举成为了匈奴的大单于。

既然成为了匈奴单于。冒顿怎么可能放过月氏人?

于是,冒顿单于伐月氏,把月氏人撵的举族西迁,就此,匈奴人成为了河西走廊的主人!

如果当初月氏人能及时干掉冒顿的话。或许整个历史都会改写。冒顿死了,就不会有日后那个征服整个西域的匈奴之主冒顿单于,匈奴人恐怕也不会强盛起来,月氏可能就会成为草原上的霸主,趁着秦末大乱的时候进入中原混战,虽然以月氏的国力不可能一统中原,但却会让和西域的融合加速,等中原再一次大一统的时候,中原和西域将结成一体,到那时候西方的罗马帝国就会直接面对东方最强大的帝国,那时候的西方……真的能挡得住文明无比辉煌的东方吗?

如果冒顿挂了,或许我们现在生活的世界又是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可惜历史没有那么多的如果,河西走廊最终还是落入了匈奴人的手里。

西汉年间,汉匈关系加剧恶化。到了武帝年间,武帝欲灭匈奴,于是目光才终于投到了河西走廊。

河西走廊……就是这个时候才进入中原帝王们的眼里的,为了联系西迁的月氏人共同对付匈奴,张骞经过河西走廊。走出了名动古今的丝绸之路……

也就是说,丝绸之路的真正辉煌起点,其实应该在河西走廊才对,而不是在西安。

抵达了河西走廊,我们的旅程算是真正的开始了。入目之处,满是西北戈壁滩的荒凉,路途也是无比颠簸,这900多公里的路走的可谓是格外的艰难,等赶到酒泉的时候,我的身子骨儿几乎快散架了,其他人也疲惫的很,于是我们只能在甘肃酒泉休息了一夜才再一次出发,并且在第二天就到达了新疆哈密地区。

到了这里,我们知道我们的舒坦日子到头了。

古丝绸之路其实主要分为南路和北路两条路。其中南路是从敦煌经楼兰、于阗、莎车,穿越葱岭今帕米尔到大月氏、安息,往西到达条支、大秦。而北路是从敦煌到交河、龟兹、疏勒,穿越葱岭到大宛,往西经安息到达大秦。

终点都是大秦。也就是当时的罗马帝国,但路径却截然不同!

我们走的是南路,因为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走的就是这一条路,孔雀河的古河道的流向也是这边,胖子他们当初就是循着这条路追寻多伦王子的踪迹的时候失踪的,我们只能循着这条路去走。

如今我们已经越过了河西走廊和敦煌,要想循着丝绸之路继续走下去的话,下一步肯定要去楼兰!

楼兰在哪里?在罗布泊!!

如今的罗布泊可不是曾经那片塔里木河、孔雀河汇聚的巨大湖泊了,而是沙漠,与塔克拉玛干沙漠相连。形成了我们国家最大的干沙漠,还是流沙沙漠,被人称之为--死亡之海?

为什么叫死亡之海?因为这个地方太浩淼了,沙漠绿洲很少,而且到处都是流沙,没点能耐进去了基本就出不来了。

去过沙漠的人都知道,车子如果开进流沙沙漠的话,那简直和找死没区别。

流沙沙漠里大都地基不稳,上面的沙子不实,所以就会形成一种就跟水一样会流动的沙体。当有重物置于沙体之上,直接就会沉到流沙里面,有死无活!

要想穿过这种沙漠,只有一个法子--骆驼!

骆驼这玩意也叫沙漠之舟,在沙漠里面生存能力特强。方向感也好,能辨认流沙,只要骑着骆驼,一般不太容易陷进流沙里面出事儿。

我们几个心里都清楚,接下来我们恐怕是没有坐在车子里听音乐的闲情雅致了,骑着骆驼一入死亡之海,生死就只能交给安拉他老人家了。

可是,这死亡之海,我们还非得去不可!

因为无论是胖子,还是后来的那支救援队。全都是进入死亡之海以后失联的,要出事儿怕是也是在这片大沙漠里面出事儿的。这死亡之海历来神秘,精绝古国的尼雅古城,楼兰旧地,都在这里面。而且当初在这地方还没有沙化之前,罗布泊可以说是承载了无数历史的风霜,也就是说,这死亡之海里葬下了好几个古国,里面怕是凶险的狠。

我们这一次,偏偏就是冲着这些来的,必须搞明白这片流沙沙漠里存在着什么,我们才能弄明白胖子的下落。

为了找进沙漠的骆驼和向导,我们在哈密驻留了两天,期间伊诗婷出去了几趟。然后找到了一个叫阿拉依的老汉,这阿拉依老汉就是一个经常出入沙漠地区的走脚商人,自己就有一支骆驼队,主要就是进入沙漠,去和一些绿洲里的小村落的村民去做生意,对沙漠的环境非常的熟悉。

只可惜阿拉依老汉一听说要进罗布泊,立马狂摇头,说什么也不肯干,说那里是真主安拉曾经降下过怒火的地方,说什么也不能进去的。

阿拉依这个名字来源于《古兰经》。大概就是高贵、卓越的意思,只不过这阿拉依老汉虽然有个好名字,但本人似乎不是特地道,听说要紧罗布泊刚开始的时候说啥不肯,后来伊诗婷拍出五万现金。这老汉立马就改口了,两只小眼睛亮晶晶的,就跟个神棍似得和我们说--我们给一个正直善良的伊斯兰家庭提供了财富收入,所以就算是进死亡之海,真主安拉也会原谅的。

于是,阿拉依老汉就这么倒在了金钱攻势之下,和我们约定第二天就带我们去死亡之海。

当天晚上,我们几个在哈密敞开吃喝了一顿,因为我们都明白,等进了死亡之海,那就我命由天不由我了,吃不着喝不着,能不能回来、能回来几个都是个未知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