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6章 狼图腾/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曹沅的说法我一愣,心里的那点火气也渐渐降下去了,蹙眉看着她没说话,静静等她的下文。

“你该不会是……想跟着它找水源吧?”

这时候,林青若有所思的问了一句,看我仍然是一脸不解,于是和我解释说这是野外生存最简单直接的法子,如果迷失在野外,又找不到水源的话,那么不妨循着动物的蹄印走,走到最后十有八九能找到水源!

因为动物在寻找水源上比人类有天赋的多,人找不到水源。但是它们却一定能找到可以饮用的谁。事实上,远古时期的人类也有这种能力,可惜后来伴随着一步步的进化,这种能力已经退化消失了而已。

我这才恍然。不禁多看了曹沅这姑娘一眼,看不出,这姑娘的心思倒是挺细腻的,我们眼下最要紧的事情就是找到水源,要不然顶不了几天的,活不下去什么都是扯淡,没想到她在刚才那么紧迫的情况下还能想的这么周到,竟然知道放活口,然后跟着那恐狼去找我们需要的水源。

谁知道,曹沅竟然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找水源只是其一,放掉那头恐狼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那头恐狼让我想到了一则历史传说,一则有关于孔雀河旧河道具体位置的历史传说!!”

曹沅此言一出,就连一直漠不关心的青衣都被吸引了,于是坐了过来,详细问起了情况。

只要找到孔雀河的古河道,那就迈出了找到胖子的第一步!!

曹沅倒是也不藏着掖着,缓缓给我们道出了一则非常生僻的历史旧事,这则历史旧事别说历史书了,就算是正史里都没有记载,我这个自认为精通历史的人都听得一愣一愣的。

这件事情该从哪里说起呢?

大概还得从秦代说起了。

在前面就已经说过了,在秦始皇一统中原六国之际,在西域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国家--月氏!

然而,当时西域最强大的国家不仅仅只有月氏,还有另外一个崇拜狼图腾的国家--乌孙!

这两个国家在西域进行着一场又一场的兼并战争……

严格意义上来说,当时的乌孙其实还不能称之为是一个完整的国家,而是一个很大的原始游牧部落,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国家雏形。但是,由于约定俗成的原因,数千年来人们都称包括乌孙在内的西域36国为国家,所以乌孙就是国家了。当时的乌孙距离我们其实并不辽远。主要活动于今天的新疆伊犁河流域!

一个是落后的原始游牧部落,一个已经形成了国家,月氏和乌孙之间的战争后果不用说,肯定是乌孙输了。而且输的是彻彻底底干干净净的,连裤衩子都输进去的那种。

这场灭族战争,是在公元177年由月氏率先发动的,史书上没有记载这次战争的具体规模,也没有人能够说清楚这场战争到底持续到猴年马月,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在经过一番激烈的厮杀之后,乌孙国在月氏的铁蹄下惨败,就连乌孙国王难兜靡也被月氏杀死,几近亡国灭种。

不过,也是天不绝乌孙,在这样的一场浩劫中。乌孙却逃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这个人就是后来被称之为乌孙国的一代天骄--猎骄靡。

那个时候的猎骄靡还尚在襁褓,是被一个叫布就翎侯的老头子给带出来的。

布就翎侯为了摆脱月氏追兵当时抱着猎骄靡在马上逃跑了整整一天一夜,等基本上安全了的时候。猎骄靡的哭声都没有了,布就翎侯知道猎骄靡是饿了,然后他就放下猎骄靡去找吃的去了,谁知等他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场景差点没把他吓死--一头无比雄伟的母狼竟然在喂猎骄靡吃奶!!

乌孙是个崇拜狼图腾的部落。猎骄靡在绝境之中被母狼的一口奶水救活,让布就翎侯差点没感动的,一个劲儿的嚷嚷猎骄靡就是乌孙的“天命之子”,如果不是背负着天命的人话。怎么可能会有母狼喂他奶水救他性命?

不过不管怎么说,猎骄靡总归是活下来了,布就翎侯带着猎骄靡去了匈奴,干脆直接投靠了匈奴。一天到晚的撺掇匈奴单于帮他们乌孙复国,可惜因为当时复杂的历史大环境,匈奴人也没有帮他们,直到,冒顿单于出现!

前面就已经说过,冒顿单于曾经在月氏当过人质,差点被月氏整死,早就恨月氏恨的牙痒痒了,猎骄靡长大以后一撺掇冒顿单于,那可真就是王八看绿豆,直接对上眼了,二人一合计。决定对月氏发起灭国战争--打着为乌孙复国的旗号踏平月氏。

这场战争我在前面就已经说过,月氏国被灭掉了,国王的头盖骨都被人家做成了酒杯,月氏人也被撵到了西边。最后干脆跑到哈萨克斯坦那边去苟延残喘了。

当时代表冒顿单于灭月氏国的主帅,就是猎骄靡!

据说猎骄靡驱逐月氏那一战的时候,最远就打到了楼兰国界,孔雀河边!

当时,他为了纪念自己这一战的辉煌功绩,就把当初喂养他的母狼放养在了孔雀河边,要让曾经救过他的伟大狼神记住他的辉煌。

这一战之后,猎骄靡才走上了崛起之路。建立了西域三十六国里的最强大的乌孙国!!

曹沅怀疑我们刚才碰到的那些恐狼,可能就是当初救了猎骄靡的那头狼的后裔,当然,救了猎骄靡的那头狼到底是什么品种如今已经不可考了,反正乌孙国的历史上是竭尽笔墨的在渲染这头狼的威武雄壮,所以曹沅一直认为当初救了猎骄靡的那头狼就是一头恐狼,它的后代一直都栖息在孔雀河边,一直到了现在……

如果这一切推测成立的话。那么跟着那头恐狼我们不仅仅能找到水源,还能找到当初猎骄靡远驱月氏的最后一战的古战场,那场战争爆发在孔雀河畔,只要找到了古战场。就相当于找到了孔雀河古河道。

甚至,可能让那些恐狼维持生存的水源,就是曾经的孔雀河古河道!!

不得不说,曹沅的推测是非常大胆的。但也不是不着边际,历史这玩意比电视剧还要精彩,发生什么都不奇怪,说不得我们眼下碰到的这批恐狼就是当初救了猎骄靡的那头狼的后裔呢!

如果事实真的如此的话,那那头恐狼放的就相当值得了!

不管怎样,我们肯定是得跟着那头恐狼去走一圈的。

说干就干,我们当时就动身出发了。

恐狼的体重太大,因此在奔跑的时候可没少留下脚印,我们几个就是循着它的脚印追踪的,在密林里足足跑了十几里地才终于来到了一座不算太大的小山。

山脚之下,恰好有一个狼穴!

那头恐狼的脚步也就到此为止了,显然是逃回了洞穴。

这狼穴修建的极大,我们几个略一合计,决定先去狼穴里面看看再说,因此忍着狼穴里骚腥味就钻了进去。

谁知,在狼穴里面没走多远呢,就听走在最后面的伊诗婷忽然惊呼了一声:“小天,你快看看这狼穴左边的墙!”

我一愣,忍不住停下了脚步,抬手朝洞穴左边的墙上抹了一把。

墙上很湿润,滑腻腻的,似乎粘着什么……

出于好奇,我就拿出手电筒照了一下,这一照不要紧,我当时就愣了--我的手上鲜红鲜红的,就跟抹了鲜血一样!!

肯定不是土,红土也没有这种色泽!

我想到了一种可能,扭头不敢置信的看着伊诗婷:“这是……朱砂!”

“是的,朱砂!”

伊诗婷长长呼出一口气,苦笑道:“咱们跟前……好像有一座古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