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1章 帝陵兵俑/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金牙疯了!!

我从他的眼里面看到的是疯狂……

为了金钱的疯狂!!!

他不是个识货的人,要不然在上一个墓室里就不会只挑金子拿了,可是就算是再不识货的人也应该知道一串释迦摩尼的舍利子项链价值几何,这东西全世界罕有!!

别的不说,当年光是法门寺的那一截释迦摩尼指骨舍利就受了多少膜拜?当年的唐朝皇帝在唐僖宗之前那是世代供奉,甚至每月的初一、十五都会将释迦摩尼的指骨舍利迎入皇宫香火供奉,后来法门寺的寺庙倒塌,佛骨舍利的被沉埋以后对这玩意的膜拜供奉才算是终于停止了。可是上个世纪末再一次被挖掘出来以后,整个世界都轰动了!

佛祖指骨舍利的价值由此可见一斑!

而眼下我手里的这一串项链,可是有足足六十四颗真身舍利,或许这些真身舍利拿出来单论价值的话不如独一无二的指骨舍利,但是,如果合在一起,那绝对价值远远超过指骨舍利,因为全世界发现的真身舍利加起来都没有这么多,更不用说做成项链了。

张金牙估计也是被这巨大的财富刺激到了,他本就是个贪财的人,属于那种雁过拔毛的类型,如今一下子遇到这么大的财富不疯狂才怪了。整个人都像是魔怔了一样,一步步的就朝我这边走了过来,然后……伸手就朝我手里的佛骨舍利抓了过来。

这时,一抹寒光闪过!

下一刻,一柄刀锋上跃动着淡蓝色弧光的虎牙军刀就已经出现在了张金牙的脖子上,是林青动手了,她的动作特别快,快的我甚至都没有看清她什么时候出手的,或许也只有花木兰预感到了她可能会动手吧,总之,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林青就直接制住了张金牙,然后轻轻冷笑着:“再往前一步试试?我一点都不介意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割断你的脖子!”

或许是强烈的危机感终于让张金牙从那种疯狂中惊醒了过来,他浑身一个哆嗦,整个人终于不再往前了,咧嘴讪讪笑了起来:“咳咳,有些激动了,有些激动了而已,别紧张。”

说完,张金牙咧嘴看着我:“小天哥,见面分一份啊,这好宝贝你可不能独吞,拿出来大家伙儿分了呗!”

谁知,就在他这话刚出口的瞬间,林青的匕首就狠狠往前一顶,一下子张金牙的脖子上就见了红,吓得张金牙连忙后退了一步,这才总算躲开了,抬手一摸自己的脖子。顿时手上全都是血,然后一脸愤怒的看着林青:“你什么意思?好歹大家以前也是同僚,你想要我的命啊?”

“你如果想分一杯羹,那我就要你的命!”

林青还在笑。长着一张清秀的脸蛋,齐刘海,笑起来总是给人一种非常明媚的感觉,与手里那把虎牙军刀上的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起来说不出的刺眼:“很不幸的说一句,这串佛祖舍利对我弟弟很重要,所以,这东西只能是他的。谁想要,我立马让他就地血溅七步,不信你们可以试试!”

说到这里,林青在伊诗婷她们几个身上游离了一圈,眼里的寒光闪烁,只不过嘴角的笑容却很和煦:“似乎,在这个距离,你们谁都躲不过我的刀吧?”

她这话说的霸气,但是也有些伤人。

张金牙当时就急了,正要说什么,青衣忽然一声怒喝打断了他:“够了!!张金牙,你给我闭嘴!!”

张金牙对青衣很畏惧,青衣这么一说,顿时在一旁不说话了,只是看着林青的时候有些不服气。

“这件东西对小天确实至关重要,当年他爷爷寻了很多地方都没找到,如今落在了他手里,这是他的缘分,所以就成全他吧!”

青衣看了张金牙一眼,忽然说道:“老张。你是不是很不服气?那么想想当年葛家的人是怎么对你的吧!”

张金牙神情一窒,过了半响,才很诚恳的对我说道:“对不起啊小天哥,是我刚才太贪了。做的不对的地方你多担待一下。”

我苦笑一声,和他客气了两句就不说什么了,其实心里还是有些低沉--钱这东西啊,是好东西。长得模样俊,谁都看着顺眼,但有时候也不是个好东西,容易惹得朋友背叛。兄弟反目!

就这样,这串佛祖舍利的归属权算是落在了我身上,青衣嘱咐我现在就带上,以后日夜不离身。他说这佛祖的真身舍利里面有神性,蕴含着神秘的力量,具体是什么样的力量,以他现在的道行还说不出。至少得走到我爷爷九段杀气那个地步才能搞懂这玩意,我爷爷晚年的时候曾经走遍了我们这个圈子到处求佛祖真身舍利,可惜最后只寻到了两颗,差的很远,那个时候他有一次和青衣闲聊的时候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如果能给我十颗佛祖真身舍利,或许我真的能改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可惜,他没能寻到那么多。普通高僧的舍利对他没用,最后他只能认命,在寿数到了的时候驾鹤西去了。

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肯定--这佛祖的舍利子绝对是能凝神静气,压制修炼杀气产生的负面情绪,常年佩戴在身边对我的好处不可用言语来形容,比护我真身的发丘印还要重要!

出了这么一个小插曲,我们几个人罕见的都沉默了下来,气氛多多少少有点尴尬。人和人之间就是这样,感情要积累起来千难万难,可是要出现裂痕,或许就是不经意之间的一句话。

我和张金牙不要好,但也好歹一起在秦岭大山里出生入死过,虽然他不止一次的坑了我,不过总归是过去的事情了,我也没往心里去,倒是真的拿他当朋友,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我也心里不好受,始终都有些阴霾。

这个墓室里也没有发现什么线索,那些密宗佛像到底有什么威力我们也弄不明白,要是我们能弄明白,它也就不是千年以来无人能破译的“唐密”了,索性我们就不管了,招呼了一声准备去下一个墓室。

动手的还是伊诗婷。在古墓里溜门撬锁这种事儿是摸金校尉的专业。

这个墓室的封门还是和上一道门一样,都是门缝里灌了铁水,两侧都用顶门石顶住的那种防盗机关,对于伊诗婷来说还真是小菜一碟。三下两下就把门捣鼓开了。

哐!

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巨响,一个无比浩瀚的墓室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这间墓室与前两间墓室截然不同,极为巨大,最起码都有好几千平方米,里面密密麻麻的伫立着无数的陶俑!

这些陶俑全都是兵马俑,而且全都是骑兵兵甬,看上去数目恐怕少说也上千了,栩栩如生,甚至就连那些兵甬脸上的表情都截然不同,有的似乎是痛苦,有的似乎是愤怒,总之,当这些兵马俑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的第一感觉就是--震惊!!

震惊的无以复加!!

因为真的是太生动了,仅仅是一群兵甬伫立在了一起,可偏偏给我们的感觉就像是千军万马在冲锋一样,一股惨烈的气息扑面而来!!

甚至,就连秦始皇陵的兵马俑都没有这么生动!!

“天呐,我们真的是来了猎骄靡的陵墓了吗?”

作为一个历史研究者,曹沅对这些东西最为敏感,这间墓室打开的瞬间就惊呼了起来:“这么多的陪葬兵马俑,这绝对是帝王的礼数啊,看来这座古墓很不简单,咱们之前走的可能是最平静的地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