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2章 血尸/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帝陵凶险,这是谁都知道的。

古代皇帝一人坐拥天下,他们的陵寝规格是最高的,动辄就是动工好几十万人,为了死后能够安宁,不被盗墓贼打扰,所以在防盗措施上也是竭尽全力。

曹操的七十二疑冢。

还有秦始皇那连现在科技都无法破解的水银大河……

以及唐高宗和武则天合葬的那一支军队都打不开的乾陵……

古往今来,帝王们穷尽天下能工巧匠的人力物力创造出来的一座座充满传奇色彩的陵墓真的是给后世留下了太多太多的震撼!!!

一般来说。这帝陵根本就不是一个两个人能盗的动的!

比如汉景帝的阳陵,那座墓在上个世纪末就被盗墓者挖掘了,可是盗墓者盗的也就是四个从葬坑而已,真正的主墓我估计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去盗,因为太凶险了,没点能耐基本上进去了就出不来,我那位当发丘中郎将的老祖宗就盗过好几个帝王陵,他盗的是周天子的帝王陵,那时候他们是怎么下的手?据说是曹操直接下令,拉了一万军队过去挖开的周天子的陵墓,手底下光是摸金校尉就出动了七八十个,结果最后还是死了将近一千多人才把那座墓搬空的。倒不是说周天子变成了老粽子干掉一千多人,有我家那位老祖宗坐镇着,除非周天子变成了飞尸旱魃之类的大粽子才有兴奋作浪的资格,否则不行。真正要了那些人性命的其实是机关,帝王陵里最凶险的就是那些机关,皇帝穷尽天下能工巧匠弄出来的机关真不是闹着玩的!!(所谓从葬坑,这一般都是汉家的帝王们最喜欢用的一种殡葬格局,就是在主墓的四面八方安置下的一个个给帝王们陪葬的墓葬坑,这种墓葬坑就叫从葬坑。)

如果我们眼前这真的是乌孙国王猎骄靡的帝陵的话,那么,我们之前确实是太顺利了,顺利的让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盗的是一座帝陵!

可说不是……那这墓葬的规格真的是太高了!!

在古代,无论是汉家还是游牧民族,在殡葬规格上都是不能马虎的,哪怕是生藩也是知道个主次的,比如草原人,金顶大帐只能可汗住,你一个小牧民整个金顶大帐,那让可汗情何以堪啊?在墓葬上也是这样的,什么样的身份什么样的墓葬规格,弄的墓葬规格过高那可就是僭越,和谋反是一个罪名,死了都他娘的得给你刨出来把墓穴捣毁不说,连活着的亲人都得跟着遭殃,碰上个仁慈的君王没准是流放,碰上个残暴的是要诛杀九族的!

值得么?

肯定不值得!!

所以墓葬规格一般人都不会僭越的,而且除非帝王或者那种能列土封疆的狠人,一般的诸侯王公也修不起帝王陵!

而陶土兵马俑。这确实是帝王陵的殡葬规格。

因为这陶土兵马俑陪葬拥有很强的象征意义--就是带兵入阴间!!

皇帝就是皇帝,哪怕老子死了老子也要带着兵跟老子一起进阴曹地府,孤魂野鬼谁也惹不起!!

这是身份的象征!!

在古代讲究一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意思就是天下的一切都是皇帝老儿的,谁也不能碰,尤其是军队,所以这兵马俑守陵、带兵入阴间的礼仪规格只能是属于皇帝的,别人弄了那是挑衅皇帝!!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座墓透露着太多太多非同寻常的气息。

有一个帝王陵的规格,却没有一个帝王陵应该有的机关和防盗措施,我们进来的太容易了,这是其一。

其二,我们眼下是在罗布泊,这里以前是异族的地盘,我们眼下所在的这座墓很有可能是乌孙国王猎骄靡的墓,猎骄靡并不是汉人,可是他的殡葬除了骨木结构意外,规格和汉家的规格一模一样,这他娘的就奇了怪了。

因为陶俑这种东西是汉人才用的习俗,汉人是农耕民族,崇拜土地的力量,认为土地是赋予生命的东西,这才有了女娲用泥土造人的传说,所以汉民认为用泥土烧炼成的陶俑是拥有生命的,用来陪葬的话在阴间就会变成人,永远的守卫着墓主人。

少数民族可不信奉这个,尤其是游牧民族,他们信奉的是狼性法则!!!

这就是区别所在!!

一个游牧民族的国王却用了汉家的兵马俑陪葬的帝陵规格。这不奇怪吗?

尤其是,这陶俑烧得也太好了吧,比秦始皇的兵马俑都烧得好,简直就逆天了!

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是对这座墓充满了好奇,也提出了我自己的疑问。

“其实并不奇怪。”

曹沅缓缓道:“别忘记了,如果这座墓真的是猎骄靡的墓的话,那出现这一切都在情理之中。别忘记了,猎骄靡是一位深受汉文化影响的少数民族的统治者,因为他曾经娶了第一位汉代出塞和亲的公主--江都公主!而且,对江都公主很是宠爱。江都公主也确实对他的晚年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不过,这些兵马俑的烧制手段我倒是很好奇。”

说完,曹沅自己倒是率先跑过去对着一个陶俑兜兜转转的研究了起来,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伸手在一个陶俑身上敲了敲。似乎是想看看这些陶俑是实体的还是中空的。

谁知,她这一指头敲上去,顿时“咔嚓”一声,将一个陶俑身上的皮给敲破了。

落下来的陶皮最多只有不到一毫米厚。这样的陶件儿还真是闻所未闻。

曹沅大概也是好奇,所以就凑到了那敲破的陶俑上顺着黑洞洞的窟窿瞅了一眼,下一刻她竟然“啊”的尖叫了一声,然后面色大变,“蹬蹬蹬”一连退了好几步,紧接着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吓得一张清秀的小脸花容失色。

青衣离得近,过去把曹沅扶了起来。皱眉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这根本不是陶俑!”

曹沅说着说着就哭了:“里面……里面装的是人!!!而且还没有腐烂掉,好像是变成干尸了,我刚才看的时候,它似乎对着我笑了!!!”

活人陶俑?

我听后都是倒吸一口凉气,历史上倒是真的出现过这种东西,就是把活人身上包上陶泥,然后丢进去烧成陶瓷,烧出来的陶俑栩栩如生。和真人一模一样,说白了跟做叫花鸡差不多,据说那座还没有被挖掘开的秦始皇陵里就有这样的陶俑,只不过那座墓一直没有挖开,所以到底有没有也就不得而知了。

没想到这里竟然出现了活人陶俑,而且……还会笑?

这分明就是起尸了!

哦,不对!

这玩意死了这么多年,应该是变成粽子了,刚才曹沅过去看的时候给度了一口活人阳气,这才醒来了!!

青衣显然也知道轻重,听完曹沅说的登时就脸色一边,二话不说抽出却邪剑就走了过去,然后抡起却邪剑就狠狠朝那陶俑砍了过去!

哐!

那陶俑直接就被砸成了稀巴烂,陶片横飞,一具绛紫色、但血肉还很丰满的尸体直接飞出去摔在了地上,随之散落的还有满地的马骨。

看来。这些马甬当初也是用活马做的,只不过马没保留下来,但是人的尸体却保留了下来,而且血肉都没有干枯。除了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绛紫色以外,皮肤看上去很有弹性,和活人差不多!

“妈呀!”

张金牙一看那落在地上的尸体当时就惊叫出声:“这是血尸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