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3章 身陷重围/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血尸,说的并不是浑身是血的尸体。

而是指保留着血肉之躯的尸体!

在我们这一行可以追溯的年月里,第一具血尸应该是出现在夏朝,《发丘秘术》上对于这第一具血尸的记载是这样的--大夏末年,夏王桀残暴无道,嗜血好杀,天下大乱,民不聊生。饿殍遍地,尤其是在当今黄河下游一带,更是连着三年大涝、三年大旱,死者无数!

那第一具血尸,就是在那尸横遍野的惨象中诞生的。

相传这具血尸吸了无数的怨气,至死不腐,血肉不枯,于荒草丛蒿中弃尸一年。终于成了气候,那是方圆百米之内草木发黑,全都被尸毒浸染,周围十数里地之内大旱,起尸之日,其周边的所有动物全都被吸干了精血,哪怕就是一只兔子都没有放过,后来这一只血尸据说是被商汤手底下一个南疆巫师给干掉的。

其实。但凡是尸类的怪物,都是五行属火、土,所以一旦有有了道行的尸类怪物出现的时候,都会伴随着大旱的现象。这也是断定四周到底有没有尸类怪物作怪的一个重要判断标准。

干我们这行的有这么一句话--三伏天干不热,黄土湿润龟裂,农物枯死黑青,河鱼夜间上翻,不是龙王作怪,却道走尸横行!

这话说的就是有了道行的尸类怪物横行时候的景象了!

大概的意思就是说--夏天最热的三伏天的时候,空气只是干燥,人却感觉不到燥热出汗,土地全部龟裂可是拿手一搓土壤却是湿润的,然后农作物全部枯死,根部呈现出一种黑青色,河里的鱼不是在白天太阳最毒的时候上翻,而是在晚上阴凉的时候飘上水面肚子朝天。如果出现了这一系列现象的话,那么绝对不是年景天气的原因,而是出现了有道行的尸类怪物!!

因为这尸类的怪物要是一旦有了道行可比魑魅魍魉凶悍的多,飞天遁地,根本捕捉不到踪影,所以,干我们这行的如果碰上尸类的话,得先确定四周的天气环境。然后划定出对方活动范围,在通过风水找到墓葬恶穴,挖开十有八九就是作怪走尸的墓葬地,钉死这墓葬地。走尸必怒,当月圆月高悬之夜,必然会现身找那钉死自己葬地风水的人索命,到那时候能不能收拾掉作怪走尸就得看本事了。

这血尸,就是尸类的东西里特别凶的一种!

具体它是怎么产生的,就算是我家那位当发丘中郎将的老祖宗也说不清,不过总归是和煞气有关系的,似乎在煞气重的地方格外容易出现血尸。尤其是一些殍地,或者是万人坑,更是容易出现这种东西。

眼下这陪葬坑的陶俑全都是活人做出来的,肯定怨气重,产生血尸也是情理之中!

血尸这玩意吧,毒的很,别看是皮肤很有弹性和活人差不多,但是刀枪不入,浑身上下都是尸毒,简直就跟个毒气炸弹差不多,比一般的大粽子难对付的多,所以我们几个一时间也有些紧张,几乎是眼睛都不敢眨的盯着那绛紫色的尸体,生怕这玩意蹦起来给我们来上一下子!

诡异的是,这玩意半天都没个动静,刚才曹沅可是明明看见它笑了。分明已经起尸了。

“走!去下一个墓室,迟则生变!”

青衣紧紧握着却邪剑,面色凝重的说道:“这里让我很不舒服,搞不好上一个墓室里的密宗佛阵就是镇压血尸的,怕它出去为祸!”

其实见到这血尸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生出了退意,都说朱砂墓十有九凶,这话果真是不错的!

我们一行人小心翼翼的绕过那血尸,一头扎进了南北纵横极宽的陪葬坑。这其实算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活人殉葬坑了,知道那些陶俑根本就是活人做成的以后,再看这些玩意就没有欣赏艺术品的心态了,只剩下了毛骨悚然……

因此。行走在这一排排的活人陶俑之间,我总觉的阴嗖嗖的,浑身毛孔紧缩,身上全都是鸡皮疙瘩。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

越过这些活人陶俑,就能看到在这间墓室的尽头仍旧有一道石门,结构和我们之前碰到石门是一样的,很显然这间墓室也不是这做大墓的尽头,甚至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进入这座墓的主墓室,而且那主墓室距离我们还不知道有多远!

撬门的仍旧是伊诗婷。

咔嚓!

这时,一道非常轻微的裂响忽然在我旁边响起。

非常轻微,但是碰到了那具从始至终都没有爬起来的血尸以后,我们几个的心都吊在了嗓子眼儿上,大气不敢出,四下是安静的落针可闻,因此稍有响动就惊动了我。

事实上,不光只有我,青衣和张金牙他们也明显听到了。

那声音很像是--陶瓷崩裂的时候发出的那种脆响!

隐隐约约的,我们几个都猜想到了什么,但是可能是出于一种不愿意面对现实的原因吧。谁都没有点破,但是气氛却明显紧张了许多。

张金牙更是显得有些焦躁,声音稍微有些哆嗦的问伊诗婷:“还得多久能打开门。”

“十分钟!”

伊诗婷长长呼出一口气,光洁的额头上隐隐可见一层亮晶晶的汗渍。

如果一定形容我们现在的状态的话,我只能说--草木皆兵!

没错,这就是我们现在的状态,那血尸已经给了我们很大的压力了,如果忽然蹦出这么个动静儿,更是让我们蒙上了一层阴影!

难不成……这地方不仅仅只有一具血尸?那些被做成陶俑的人死后尸体还化成了别的鬼东西!?

咔嚓!

这时,又是一声脆响响起了,比之前的那一身更加的清亮!

“快看那个陶俑!”

周敬大叫了一声,手电筒直接照向了左手边的一个方向。循着他照着的方向我们看去,顿时被吓了一大跳,因为那边的一个陶俑身上已经布满了裂纹!!

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

我心里一沉,不及做出进一步的反应,四周就响起了此起彼伏的裂响,“咔嚓咔嚓”的声音不绝于耳。

我们几个连忙循着手电筒的光朝四下望去,这一看不要紧,我差点没哭了--所有的陶俑上都冒出了裂痕!!

“你到底快了没有啊!!”

张金牙的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一个劲儿的催促伊诗婷:“一大波粽子正在赶来,手慢了咱几个可就交代了。”

“五分钟!”

伊诗婷呼吸也有些急促,沉声道:“顶住五分钟就好了!”

五分钟……

我脑门子一黑,这里的陶俑太多了,如果每个里面都蹦出一个大粽子的话,顶五分钟太难了。

这时,黑黢黢的陪葬坑里有一道黑影正缓缓前行。

我眼角的余光注意到这一幕以后,连忙把手电筒的光朝朝那边打了过去。这一瞬间我的呼吸都停滞了一下。

因为,那具最开始的时候从陶俑里落出来的血尸终于还是起尸了,正一步步的朝我们走了过来,果然和传说中一样,血尸死而不僵,行走的时候和正常人差不多,当我用手电筒照到它的时候,它顿时就抬头看向了我,那双眼睛都呈现出了一种绛紫色,似乎是充了黑血腐坏了一样,竟然咧着嘴对我笑了!!

然后……它伸开双臂,犹如要拥抱整片天地一样,手一寸寸的抬高!

这一瞬间,四周所有陶俑身上的陶片“哗啦啦啦”的全落了下来,露出了一具具绛紫色的尸体……

这些,竟然全都是血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