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4章 血尸之毒/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千具血尸!!!

没有面对过永远不知道这一刻我究竟有多么绝望……

这是血尸,是尸类怪物里的一个异类,浑身都是毒,碰上一下子就会中了尸毒,非常难缠,道行没法来一个具体估量,因为就算是天师一个不小心被挠上一爪子,尸毒入血,最后恐怕也是个一命呜呼的下场。

总而言之,除非是走到我爷爷那个能改命的地步,只要被血尸的尸毒融入血液,断无生还的可能!

大概也正因为这种东西毒的逆天。所以并不是特别常见,真不知道这个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风水格局,竟然会孕养出这么多的血尸!只可惜我们眼下身在局中,这古墓的风水局我暂时是看不到了,也不知道是天然形成的风水恶穴,还是人为。

“起来了,起来了!”

这时候,张金牙的一声大叫更是让我浑身都炸毛了,只感觉毛孔收缩,仿佛浑身上下的汗毛都一下子炸立了起来,拿着手电筒朝四周一照,果不其然,那些褪去陶皮的血尸全都已经坐了起来,放眼望去黑压压的一大片,绛紫色的皮肤,充了腐坏黑血的眼球,说不出的渗人!

“小天,老张。咱们三个顶在外面!看家本事都拿出来吧,血尸铜皮铁骨,凡人伤不了,只有运起道门的灵气或者杀气才能伤到,尽量用刀背,推开就行。别砍死,身上溅上血一样会中尸毒!”

青衣大喝道:“林青、周敬、曹沅,你们三个伤不了血尸,退到我们身后,伊诗婷动作再快一点,赶紧撬门!”

青衣话音刚落。我们几个连忙按照青衣的说法做出了位置上的调整!

我心里是很紧张的,一边注意着那些血尸的动静,一边压低声音问青衣:“能不能请得出阴兵?咱们几个顶住五分钟压力太大了,让那些阴兵在前面扛上一扛也能争取些时间!”

“请不出来的,别说是打开阴阳两界的门户让阴兵出来了,就算是以你的体质去请神都没有会帮你的!”

青衣咬牙道:“上一批救援队曾经请阴兵处境,结果呢?一万阴兵全军覆没,就连鬼王都搭进去一个,这事儿现在下面的各方主宰都知道了,整个塔克拉玛干沙漠都被阴间划定为禁区,别说我一个小天师了,就算是真正的天师来现在也请不出阴兵了,一个天师的人情还不足以让下面的那些各方统领玩命!!”

我心里一沉,请神术可以说是我最大的倚仗了,此术伤身,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一般也不用,但他确实是我安身立命的本钱,因为走到绝境之时,我都能以牺牲阳寿或者是身体健康的代价请出阴间的大能保命,两相害权取其轻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了。

眼下,请神术不能用了,断我一臂!

不过想想其实也是合情合理,为了胖子我们可以闯进这死亡之海,趟这生命禁区,但是别人呢?或者是阴间的那些各方大能呢?人家犯不上!

人情如饮水,冷暖自知。

走到了这个地步,我已经没有选择了,于是也就沉下了心,三段杀气霎时运气,于是我的视线就被一片血色阻挡了。百辟刀上也泛起了雾气,走入三段杀气这个境界以后,我能运到百辟刀上的雾气比从前浓郁太多了,甚至刀锋上还会有寒雾氤氲吞吐。

不过奇异的是,当我杀气运起的时候,我很明显能感觉到我胸口的六十四颗释迦摩尼真身舍利上竟然传来了一丝丝的清凉。然后我心中那种因为杀气而出现的暴虐情绪登时犹如退潮一般散去了。

这时候,那些血尸终于全都站起来了,在最开始蹦出来的那血尸的引导下朝我们这里扑了过来!

它们行动犹如活人一般灵活,但是速度却比活人快的多,几乎是眨眼的功夫最前面的就已经冲上来!

“杀!”

青衣陡然一声大吼,犹如亢龙咆哮,原本性子宁静淡泊的他这一刻直接化身怒目金刚,却邪剑不曾出鞘,整个都被道门灵气包裹了,那灵气浓郁的都已经实质化了,然后猛然向离他最近的一个血尸打了过去,刀鞘抽在那血尸的胸口时发出“嘭”的一声闷响。道门灵气瞬间就把那血尸的胸膛轰的塌陷了下去,可想而知他这一击究竟有多么的狂猛,直接就将那血尸抽的横飞了出去,甚至带的后面拥挤上来的好几个血尸一起退后,直接横推一片!

那胸膛塌陷下去的血尸倒下以后就再没起来,被一击秒杀了!

不得不说,我被这一幕鼓舞了!

青衣,这一刻就像是化身成为了古代勇战派的那些不世骁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就像是曾经深入大漠辇杀的草原人狼奔豸突的霍去病封狼居胥时高举战刃发出震天怒吼时一样,引得万军欢呼!

就像是发出“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之咆哮的陈汤,仅仅往那里一站,就让汉家男儿的血性和张扬荡漾在九万里长空,历五千年而不朽!

就像是冉闵天王宣读“杀胡令”那充满血腥和屠戮气息的宣言时一样,仅仅是高举手中长戈,就让万千北方汉家儿郎走上战场,九死无悔!

这一刻的青衣在我心目中就是这样的地位,最起码他是我所敬仰的战神!

一团火焰在我心中跃动,这一刻我仿佛能感觉到自己血管里的血液在沸腾,对于血尸和死亡的恐惧已经被削弱到了极点,高举百辟刀就用刀背朝离我最近的一具血尸猛击了过去!

这一瞬间,我能看到这具血尸脸上的凶残,以及它眼睛里已经腐坏的绛紫色毒血!

可我。无惧!

这一刀我砍得是又快又猛,落刀的速度甚至就连我都有些惊讶,在那血尸伸出爪子抓到我的胸口的前一秒就狠狠用刀背拍在了这血尸的肩膀上,然后感觉百辟刀“嗡”的一颤,紧接着那血尸就直接被我拍的倒退了一步,不过很快就被它身后的血尸顶住了。肩膀上被百辟刀刀背拍住的地方“滋滋”冒着青烟,显然已经被杀气伤到了,趁着这机会,我一步上前,飞起一脚又踹在了这血尸的胸膛上,只感觉这玩意的胸膛硬邦邦的,简直就跟一块儿铁板一样,触感绝对说不上好,不过我使出吃奶劲儿踹出的这一脚倒是直接将这血尸和它身后的几具血尸踹飞了!

不过我仍旧不安全,因为血尸太多了,踹飞了几具,紧接着我两侧又有血尸贴了上来,几乎已经迫压的我快没有转圜的空间了,不得已之下,我只能卯足劲儿朝左边的血尸撞了过去,一下子我整个人都贴在了这血尸的胸膛上,一股令人作呕的腐臭味几乎是扑鼻而来,搞得我好悬没有直接吐出来。不过我这一撞倒是真的有一些用的,最起码是把这具血尸给撞飞了。

这么一来我自然有了腾挪的空间,一摆腰,抡着百辟刀就狠狠朝我右边的一具血尸拍了过去,这一下子是拍在这血尸的腰眼上的,差点没把我手里的刀震掉。不过这血尸也没好在哪,被杀气所伤,肋骨的部位整个都塌陷下去了,直接倒地不起!

和花木兰学习了一段时间以后,我的格斗技巧总的来说来是有一定进步的,最起码知道应该如何来应付群战了,接连击倒好几具血尸让我信心暴涨,战意高昂之下,甚至已经开始找机会主动进攻血尸了。

战斗,让我在这一刻仿佛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一样,甚至,隐隐我已经爱上了这种生与死就在一瞬之间的游戏,大概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游戏能比战斗更加刺激了!!!

在战斗中,我甚至已经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周边的一切,正是激战正酣时,忽然听旁边传来了青衣的一声大吼:“小天,撤!!!”

青衣的这一声大吼总算是将我从那种狂热的状态中唤醒了,一脚踹飞一个爪子伸向我脖子的血尸后,扭头一看,发现伊诗婷已经撬开了石门,周敬、林青、曹沅他们都已经撤进了下一间墓室,青衣和张金牙也已经边打边退了,这时已经退到了石门口了。

一瞬间我就惊出了一声冷汗。刚才太投入了,竟然忽略了最重要的事情,已经比青衣和张金牙他们晚了一步,如果等他们全都撤进去了,我的背后就没人帮我照看着了,到那时候被围住只有死路一条!!

我挥刀猛击砸趴下两具血尸以后,连忙开始向后退,好在我背后的血尸都被张金牙和青衣清理了,暂时我的背后还是安全的,所以撤退的时候倒是还算稳妥,转眼就已经退到了石门口。

谁知,这是林青的声音忽然在我身后响起:“弟弟,小心!”

我一愣,然后发现最开始出现的那具血尸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竟然下手了,脸上挂着特别别扭的笑容,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朝我掠了过来,声势非常惊人。

很明显,这具血尸应该是这些血尸里面最强悍的一个。也真不知道曹沅这小祖宗当初是怎么挑的,第一个就把这爷爷挑出来了!

这一瞬间我也有点慌了,在那血尸扑上来的时候,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抬起刀朝其劈砍了过去,生与死之间我的潜力也爆发了出来,一刀砍过去。直接就抡在了这血尸的脑袋上,直接劈掉了这血尸半个脑袋!!!

情急之下,我竟然忘记用刀背了,霎时,一蓬腥臭的黑血劈头盖脸的就喷了我满脸。

一阵剧烈的刺痛传来!!

就像是泼上了硫酸一样,火辣辣的!

这种疼痛是往骨子里钻的那种。疼的我浑身直哆嗦,眼前都有些发黑了,视线模糊……

我这是……中了血尸的尸毒了?

难不成老子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做了这行,我已经是把脑袋别在了裤腰带上,做好了短命横死的准备,可……真没想到会这么快!

这一瞬间我脑子里冒出来的竟然是这样一个念头。腿有点发软,不是吓得,而是尸毒影响的,看着四周朝我涌过来的血尸,想提刀一战,可是手上无力,都有些捏不住百辟刀了!

血尸之毒,果然名不虚传,发作的竟然这么快,比传说中的鸩毒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在我几乎已经快绝望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人从后面拉住了我的衣服,一把拉的我就向后退去,然后跌倒在地,这个时候我视线都有些模糊了,只隐隐约约看见我似乎是被林青拉进了另外一个黑洞洞的墓室,而伊诗婷在这个时候已经把墓室的墓门拉上了,用顶门石直接把门盯上,紧接着墓室陷入了彻底的黑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