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5章 生死边缘/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彻骨的冷……

这就是我现在的感觉,浑身上下除了沾染上血尸毒血的面部发烫以外,浑身上下发冷,甚至我都能感觉到自己的每一块儿肌肉都在不断震动着,我知道自己现在一定在哆嗦,犹如筛糠。

隐隐约约之间,我听到青衣在旁边沉声说道:“中了血尸之毒了。”

“还有救吗?”

林青在说话。她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葛家可是就剩下这一条血脉了,如果出什么事情的话,我怎么和干爹交代,我怎么对得起的葛家的养育和活命之恩啊……”

紧接着,我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非常柔软的怀抱,香气很熟悉,是林青,她抱住了我,让我靠着她,我的脖颈似乎顶住了一个凸起的地方。

似乎是……胸?

看不出嘛,这女人看着就跟个电线杆子似得,没想到这么有料……

濒死之际。我心里竟然在想着这些无聊的问题,也不知道算不算是苦中作乐了。

只不过林青身子颤抖的厉害,似乎比我还厉害。

“是啊,小天绝对不能有事!”

伊诗婷的声音忽然响起:“他就是个炸药桶啊。这盯着葛家传人的人可不少,他没事的时候那些人不方便露面,他要有事……那些人会发疯的,到那时候别说人间界。就算是阴间也会受到波及,阴阳将大乱啊!!”

“先不说这个。”

青衣叹了口气,沉声道:“我还是先检查一下他再说,周敬,撑着手电筒!”

青衣话音刚落,我就感觉一束亮光朝我照了过来,非常刺眼,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结果不到一秒钟的功夫,眼皮就硬被人扒拉开了,模糊的视线中跃入了青衣瘦削修长的身影,他又是切脉又是翻眼皮的检查我半天才长长呼出一口气:“毒性没弥漫开,也没进了血液,无事,拿一些简单的医疗用品过来就好。”

紧接着,旁边就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青衣就拿着一团东西在我脸上擦拭着,似乎是在为我擦掉脸上的毒血,我闻到了一股酒精味,心想他可能是在拿医用酒精和纱布在帮我擦拭。反正擦过以后我脸上舒服了很多,最起码不再火辣辣的刺痛了,视线也清晰了很多,我睁开眼睛一看。青衣果然是正蹲在我身边救我,眉头紧紧蹙成了一个“川”字,扔掉一团带着血的纱布后,沉声喝道:“张金牙,糯米!”

“好嘞!”

张金牙连忙从自己的背包里取出一个布袋子连忙送了过来,打开以后里面全都是白花花的糯米,散发着一股诱人的清香味。

这种糯米是南方农家种出来的,我们这行习惯把这种糯米叫做“雪糯”。

为什么叫这么个名字?

因为这种糯米干净。没有用化肥,也没有用农药,就是自然生长出来的糯米,就像雪花儿一样纯净无暇,所以才叫做“雪糯”。

雪糯辟邪,对于尸毒也有很好的克制作用。

其实应该说是尸毒克制雪糯,侵蚀雪糯侵蚀的最快,不过雪糯能吸走的尸毒这倒是真的,所以总是给世人一种错觉--雪糯克制尸毒!

当然,用过农药、化肥长出来的糯米对尸毒没什么卵用,因为人工催化出来的东西已经失去了本来的味道,自然也就失去了一些“特别的作用”。

事实上,很多辟邪的东西经过现代加工以后,添点色素啊,其他成分之类的,都已经失去了辟邪的作用。所以干我们这行的采购东西都是到固定的地方,找自己信得过的人买,要不然买上假货那可就热闹大了,鬼都掐脖子了。本来应该泼朱砂水,结果泼出去的朱砂水实际却是红墨水,那最后只能一命呜呼了,这可是涉及到自己身家性命的事情,开不得玩笑的,比如我买东西就是在我爸以前一朋友那里买,那人开一棺材铺子,同时专门卖一些我们这行的人能用得到的物件儿,性格挺古怪的,但是卖的东西都是实打实的真火。

青衣从布袋子里抓出一把雪糯,放在手心里搓了搓,然后手掌上就腾起了道门的灵气熏蒸那些糯米。看了我一眼沉声道:“小天,如果还能听到我说话的话,就忍着点!”

说完,狠狠把那把雪糯就摁在了我脸上。只听“嗤”的一声,我的脸上当时就冒出了黑烟,那味道就跟烧猪毛似得,火辣辣的疼痛当时就刺激的我忍不住低声嘶吼了起来。

转眼,青衣手里的那把雪糯就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

青衣随手丢掉又抓了一把糯米摁在了我脸上……

这种疼痛真的是撕心裂肺,不过效果也很明显,青衣一连反复做了几次以后,我很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好多了,最起码浑身不冷了,思维也渐渐活络了起来,我知道,这是尸毒被拔出了一部分的效果!

看来……我这条小命算是保证了!

真正体会了尸毒的威力以后,我算是真正体会到了这东西的可怕,难怪湘西那边走脚赶尸的先生为了躲这尸毒会练童子功,几乎和挥刀自宫差不多的功夫!

这也是我以前听青衣和我说过的,在湘西那边。走脚赶尸一派是当地的巨无霸,走脚赶尸先生特别多,这帮人大概可以说是和尸类的怪物打交道的行家了,为了对付僵尸,甚至练起了童子功!

首先,他们从小就要练一种叫“过桥功”的下盘功夫,走脚赶路,最重下盘,下盘不稳走不好路,所以他们几乎是终生戒色。为什么?因为沾染了女色肾亏腿软嘛……

其次,他们从三岁开始就每天要用雪糯水洗澡洗手,据说泡上个二十来年整个人对尸毒的抵抗能力就会增强。

连那帮赶尸的都为了防止尸毒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尸毒的可怕可想而知!

尤其是人死后憋出来的尸毒,那是最厉害霸道的尸毒,因为人是这个世界上最肮脏的生物,五谷杂娘都吃就算了。各种动物全都不放过,一辈子不知道得吃掉多少动物,身上杂质最多,死后要是憋出了尸毒也最毒!!

我中的还是血尸之毒。能保住小命,就俩字儿--运气!

整整一小袋子雪糯,青衣几乎都用在了我身上,这才将我身上的尸毒清理的差不多了。虽然还有些虚弱,但基本上已经不影响了。

大家看我没事了,顿时大大松了口气,伊诗婷甚至在旁边都笑着调侃起了我:“不愧是拼命三郎,和血尸斗起来那股子狠劲儿有点意思,就跟蒙古狼一样!”

我苦笑,如果不是杀红了眼,我至于差点把命丢掉么?和身边这几个老油子一比,我还是太嫩了,这几个人那都是人精,什么时候都能保持着冷静,可我不行,一战斗就容易迷失自己,这是病,得改!

没接茬,身体稍微好一些了我就拿手电筒检查起了这墓室。

这墓室三四百平见方,比上一个墓室小的多,在最中间的位置竟然放了两口棺材,不过看棺材的布局,这里应该还不是主墓室,很有可能这墓室里的人是生前和墓主人关系特近的那种,因为古代的贵族死了,能和自己一起入馆进入地下的,那都是和自己关系近的,一般人还真没这待遇!

看来,我们眼下所在的位置相当于正常大墓里面两个耳室一样,估计真正的主墓室也就离我们不远了。

谁知,就在我沉思的这功夫,黑黢黢的墓室深处竟然忽然响起了一道尖叫声:“小天哥!!是你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