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7章 手札/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血尸王。

顾名思义,便是血尸中的王者!

这是一种尸类怪物里的异类,道行不如旱魃,但却浑身剧毒。打个比方,如果刚才喷在我脸上的是血尸王的血,那我已经一命呜呼了。

因为,据说被血尸王的血喷上以后,比淋浇了浓硫酸还要可怕。几乎是眨眼之间人就皮开肉绽,不消十分钟,就只剩下了一具骨头架子,一个小时候……什么都剩不下!!

这东西只是有记载,但没有出现过,或者应该说是见过的人都死了,所以血尸王出现原因至今仍旧是个谜团,估计也没能人能搞清楚,血尸太神秘了,更何况是血尸王?

干我们这行的人一辈子和魑魅魍魉、行尸走肉打交道,但遇见血尸的人屈指可数,再没有入这行之前我也就是在小说里面看到过这种东西。不过写那些小说的作者大都是一群臆想狂,一听血尸二字顿时就觉得血尸是那种浑身鲜血淋漓的东西,所以写出来的血尸也是浑身都是脓血,只是恶心吓人,却与事实相违,有失偏颇!

若不是进了这座诡异的古墓,怕是终我一生都未必有机会得见真正的血尸!

沉默片刻,我问胖子:“进过主墓室。那你知道这墓主人的真实身份吗?”

“在前室有石碑记载,晓晓那丫头精通西域文字,所以给我们翻译了,似乎这墓是一个西域古国的君王的死后寝宫。”

胖子摇了摇头,又给自己点了一根烟,吧嗒吧嗒的抽着,沉声道:“这座墓,似乎是一个叫猎骄靡的古王的死后寝宫!!”

猎骄靡!!

果然是他!!

那么……变成血尸王的也是这个猎骄靡了?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微微眯起了眼睛陷入了沉思。

帝王之躯,不容亵渎,尤其猎骄靡是当年乌孙的开国君主,根据我对西域古国乌孙的了解,当时整个乌孙对于猎骄靡都有一种近乎狂热的崇拜,几乎将之视为天神,民间将他誉为“被狼神眷顾的天之子”!

这样的一位君王,死后的怎容别人在他的墓穴里动手脚?弄出了密宗伏魔阵来镇压他?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让乌孙的子民对自己敬仰崇拜的君王下手的?

是因为猎骄靡用活人活马做兵马俑给自己陪葬,所以才失去了民心,让当时的乌孙子民对他产生了恐惧?

这一切都是个谜!

而且历史上的猎骄靡虽然心机城府特别深,但却并不是一个类似于秦始皇一个残暴不仁的君王。上位以后停干戈,一直都致力于乌孙休养生息的时候,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一个能干得出活人殉葬的君王啊!

这些问题萦绕在我脑海里,于是我就提出了我的疑惑。

可惜。这里的人掌握的线索都和我差不多,无人能给出答案。

“对了,我想起来了!!”

胖子这时候忽然一拍脑袋,和我说道:“壁画!主墓室里面有壁画,那上面乱七八糟的画的一大堆,我也看不懂,再加上当时那棺材里的东西起尸了,匆忙之下我更是没有细看。只记得那墙上有壁画!”

我眼睛一亮,墓室里的壁画一般都是记载着墓主人一生的荣辱浮沉,如果能看一看那壁画的话,或许问题就会有答案了。

然后我又问起胖子在这段时间里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运气!”

胖子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惨笑,缓缓道:“知道在这座墓地下是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这不废话么,我要知道还问?

“是孔雀河的古河道!!”

胖子咬牙道:“当时我躲进这间墓室以后,那血尸王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追上来,似乎它没办法走出那主墓室一样,倒是让我有了喘息的机会。我想过继续走下去,可这墓里的情况我摸不清。连血尸王都出现了,后面的墓室怕是也不会平静,凭着我自己一个人怕是走不出去的。

说实话,我盗了一辈子的墓了,头一回有些怕了,一个人在这黑洞洞的墓室里面坐着,说不出的迷茫,觉得自己怕是要被困死在这古墓里面了!

尤其是,我还面对着这墓室里的两口棺材!!

那时候我整个人都像是神经错乱了一样,盯着两口棺材越看越不顺眼,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那时候,我竟然爬起来去撬开了那两口棺材。心里就琢磨着哪怕棺材里蹦出俩粽子把我整死了,也总比我在这里自己吓自己活活把自己吓死来的好,谁知这一开棺不要紧,竟然给了我一条生路!!

因为……在那两具棺材里面我竟然发现了一个天大秘密,那两具棺材里藏着一本书,一本古代的线装书,似乎是一本日记,是用隶书写成的,书里详细记述了这座古墓的建造格局不说,同时还揭开了一桩天大的秘密,这座墓也被人设下了圈套!!”

胖子的说法让我心中一惊,连忙问他:“那本日记在哪里?”

“这儿!”

胖子从怀里摸出了一本线装书。这书已经非常老旧了,上面字迹有些地方已经非常的模糊了,不过已经是保存的非常好了。

我结果这线装书默默看了起来,这一看不要紧。我顿时知道这书是谁写的了--就是嫁给猎骄靡的那位汉代公主刘细君,史称江都公主!

而这本书,就是江都公主写下的日记。

这本日记前面的内容呢,说实话,没什么可看的,或许给历史学家还真的有点用,因为这里面记载的是江都公主在嫁到西域以后的种种感慨,说白了在我看来那就是无病呻吟,什么蛮夷之邦,什么茹毛饮血,总之字字都是女儿家的怨念。

不过到了后期,江都公主确确实实是提到了一件大事!!

这件事情。应该从猎骄靡的死说起了。

众所周知,少数民族有个非常扯淡的毛病,就是--乱伦!

当时的游牧民族过着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男人打仗打猎,靠掠夺生活,所以他们几乎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生活的,为了保证民族的延续,恶劣的生存环境让他们对于伦理看的特别的淡,女人对于男人来说就是什么一件生育工具而已,所以经常有老子死了儿子娶了后妈当老婆给自己生孩子的事情发生,这种事情现在听起来可能有点不可思议,但想想吧,游牧民族生活艰难,哪里知道什么礼义廉耻?这就好比你和大猩猩探讨爱情之类的东西一样,有用吗?它能听得懂吗?还不如和它说说香蕉比较实际点!

这位江都公主当时在乌孙也碰到了这样的事情,猎骄靡死了以后。她并没有被丢进坟墓里殉葬,而是被嫁给了猎骄靡的孙子,所以她当时亲眼看见了猎骄靡的葬礼!!

猎骄靡的坟墓是建在孔雀河上的,根据江都公主的叙说我知道,孔雀河古河道分为两条河道,一条是在地面上的,一条是河水渗透进土壤里,在地下形成的暗河!!

猎骄靡的坟墓就建在孔雀河的暗河之上!!!

根据江都公主的叙说,其实当时猎骄靡入土的时候并没有活人兵马俑之类的殉葬品,这位老王生活非常的简单,殉葬的时候就一个要求--把他葬在征服月氏人的地方就行了。

所以他的帝王葬礼非常的简单,简单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仅仅是在孔雀河的暗河之上建了一个小小的坟墓,然后让恐狼守墓便好!

猎骄靡的墓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和后来来到乌孙的一个人有关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