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8章 古国轶事/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2000多年前抵达乌孙的这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

事实上连江都公主都没有见过这个人真面目,因为这个人根本不以真面目示人,江都公主只知道他自号三清道人!

“他像这片充满魔力的土地一样神秘,黑色的斗篷犹如楼兰女子裙摆的流苏一样总是拉的很长,几乎垂落在了腰间,身高七尺,总会在晚上独自负手对着天空中的月亮,一站就是一整个夜晚。或许是因为他不可揣度的神秘让人痴狂,所以他成为了草原上最受欢迎的客人,哪怕我在国王的王庭里也常常能听到优美的胡笳声和乌孙姑娘的情歌声,那是热情大方的女子乌孙姑娘在向他示爱。他的神秘就像是毒药一样让一个又一个的女人沉沦,可是我在他的身上感受到的却只有恐惧。

他从来没有传出和某一个女人有瓜葛,金钱、爵位这一切似乎都对他来说都是过眼云烟,也从来都不说话,这一切让其他女人崇拜的地方,却是我对他恐惧的根源。

彘哥哥说过,无欲者必有大志,无欲无求者其志怕在篡国;不喜多言者,城府尤深,唯恐言多必失,绝非厚道!

我觉得,三清道人应该就是彘哥哥说的那种人,他让我非常不安,总觉得他在策划一个巨大的阴谋!”

这就是江都公主在这本金箔手札里留下的有关于那个抵达乌孙国以后改变了猎骄靡葬地格局的人的信息,当然,这些内容是经过我翻译的,古人说话繁荣,讲究的是什么文雅含蓄美,比如说别人胖非得说什么膏腴丰美,跟脱了裤子放屁没区别,欠日的狠,尤其是这江都公主更是文笔委婉细腻,就连我看的都很费劲。

江都公主日记里频繁提到的彘哥哥,应该就是指汉武帝刘彻了,刘彘是刘彻的小名,大概的意思就是“刘小猪”,好吧,虽然这个名字和一代雄才大略、堪称我国历史上最杰出的帝王之一的武帝有点违和,但却是不可更改的事实,想必武帝当年也挺很自己的老妈王贵人给自己取得这个名字的。

根据历史上的记载,江都公主是汉代“七王之乱”中作乱王室的后人,当年汉武帝也是为了把这个帝王的敌人变相流放,所以才把江都公主刘细君远远的丢到乌孙的。不过种种迹象表明,江都公主似乎并不恨武帝,说明她也确实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倒是和历史吻合。

其实吧。我猜测那个什么三清道人压根儿可能就不是个人!

白天在勾搭猎骄靡的孙子,晚上还不睡觉对着月亮一发呆就一个晚上……

这他妈是装逼么?

就算是铁汉也扛不住这么装逼吧,一连十多天下来,人不累死才怪。这事儿脑残都不干。

我估计啊,那三清道人晚上其实是在吞吐月华!!

前面就已经说过,月华为阴,是滋养阴邪之物的好东西,只有脏东西参会吞吐!

至于那鬼东西可以白天出现,这个不难解释,一些道行深的鬼东西早就不怕阳气的侵蚀了,比如那笑面尸。还有灵鬼,我估计花木兰以前道行还在的时候就不惧怕阳气侵蚀!

根据这江都公主的叙说,我心里对这三清道人已经有了一部分相当的猜测,估计它应该是一具行尸走肉,只不过是一具级别相当高的行尸走肉,恐怕至少都是飞尸往上,就算是旱魃都不奇怪,因为它不光能吞吐日精月华,还能口吐人言,这分明就是有了智慧!

我敢做出这样的推断,主要也是因为江都公主在金箔手札里面说出了这样一件事情--乌孙和安息国曾经爆发过一次的小范围的冲突,那时候的乌孙王。也就是猎骄靡的孙子恰好在在冲突现场,被一队五百多人的安息国骑兵包围了,情况危急,这个时候这三清道人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竟然从地底下召唤出了铺天盖地的尸蹩解救乌孙国王,那些尸蹩每一个都有成年人的巴掌大小,几乎是眨眼功夫就将五百名安息骑兵给吞的干干净净!!

尸蹩其实就是古埃及的圣甲虫,这东西是一种食腐的虫子。经常会在墓室里出现,在一些尸体下葬腐烂后,就会有尸蹩钻进去啃食尸体。

或许是因为吞尸体吞的多了,久而久之的也就和尸体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总之,如果大粽子有了很深的道行以后,它们就可以驾驭尸蹩!

这就是我怀疑那三清道人其实就是一大粽子的原因了!

不过,那三清道人也因为这一件事情被当时的乌孙国王惊为天人,立马将之引为心腹,就差捧三清道人的臭脚了。

再后来,乌孙国王就开始请教这个三清道人一些事情,比如--长生。

这是个非常恶俗的话题。

长生,从古至今的帝王们一直都在孜孜不倦的追求的东西,从秦始皇找蓬莱仙山,再到汉武帝通过方士练长生不老药……

总之,就算是明君大帝们都没法逃出这个恶俗的话题。乌孙国国王自然不会例外,其实想想也是,天下在手,美人我有,财富享之不尽,这种神仙般的日子过上两天,恐怕就算是我也一心得想着多活几天!

然而,三清道人却说人不能永生,但却可以让乌孙国国祚长存。

这也算一个能打动乌孙国王的点!

于是乌孙王就入了套子了,一个劲儿的请教三清道人怎么让他的国家国祚长存。

三清道人当时说--想要国祚长存,那就要供奉龙脉,孔雀河就是一条水龙脉!

这话我倒是觉得有点意思。根据我的研究,这孔雀河的古河道说不好还真的是一条龙脉,循着这条古河道,当年不知道出现了多少大大小小的国家,说它是龙脉,不为过!

可惜孔雀河的古河道如今确切流向已经没有任何记载了,要不然我倒是可以纵观全局看看这条河到底是不是龙脉!

三清道人说的供奉龙脉的法子是怎么个法子呢?

就是“英灵守脉”!

大概的意思就是说,开国君主的坟墓不就在孔雀河的暗河之上嘛。只可惜他虽然是一位伟大的君王,但是死后身边只有狼王守护,根本镇不住这孔雀河。

所以,一定要为猎骄靡扩建陵墓,像秦始皇一样,建筑一个巨大的陵寝,拿出一个帝王家应该有的气派来,要为他添置兵丁。将活人做成兵马俑去陪伴猎骄靡,这样一来一代天骄猎骄靡手底下就有兵了,像他这样一位英武的帝王,手里握着兵权。还能守不住孔雀河水龙脉吗?只要龙脉的气运一天是向着乌孙国的,那么乌孙国的国祚就能一直存在下去,永不枯竭!

猎骄靡的孙子可不是一个仁慈的帝王,一听说这样就能让自己的国祚永存。立马就委托三清道人全权为自己的祖父改造陵墓,说什么也要把孔雀河水龙脉的气运给截留下来。

这个建议是那三清道人提出来的,所以他当然不会拒绝这个任务了,于是就从乌孙国动员了十万战俘、罪犯、奴隶来做这一件事情。最终将猎骄靡的坟茔改成了眼下我们所在的这气势磅礴的地宫。

那时,乌孙国上下欢腾,甚至国王还把三清道人拜为国师,对其多有倚仗,可是偶然的一次机会,让江都公主发现这位三清道人所说的一切都是假的,他在孔雀河上的改造猎骄靡的墓地并不是在为乌孙截留龙脉气运,而是有一个惊天的大阴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