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1章 夫妻合璧/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终于吸收完了?

天可怜见,这一刻我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

太心酸了!!

这七天时间过的,简直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噩梦,我发誓,这绝对是我一生最惨不忍睹的回忆。

没错,从走进这一行,真正见识了这一行的残酷以后,我已经把脑袋别在了裤腰带上,我也做好了这种准备,一次次的和死亡擦肩而过时那种调戏死神的滋味儿甚至让我隐隐有些兴奋,所以在迎接死亡和凶险的时候,我比最开始的时候平静太多太多了。

但是!!!

我绝对没想到我有一天会混到吃蚯蚓、喝着搀着沙子的水的地步。

知道那是种啥滋味吗?

那玩意软趴趴的。一往嘴里扔的时候还在动,那种和口腔摩擦时候的触感又软又腻歪,别提多恶心了,可我还不能一闭眼直接把这玩意咽下去。毕竟它是活的,总不能让它在我胃里来回钻吧?搞不好从我身上的某个“出口”钻出去了,那就更恶心了,所以我只能闭着眼狠狠一咬把这玩意干掉,那时候嘴里总会发出“嘎嘣”的一声脆响,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我嘴里炸了……

上帝,那声音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让人反胃的声音了……

而我,这七天以来常常在听这种声音。为了保证食物的摄入量,我无时无刻都在用工兵铲挖这东西,这七天以来我吃了多少早已经记不清了。

也是在那个时候我才终于明白--原来人在饿极了的时候真的是什么都能吃下去。

相比起这几天的遭遇,当初我在秦岭大山里面吃猪脸大蝙蝠那简直就是天堂了。虽然同样是肉,而且蚯蚓还光肉没骨头,但二者的口感完全不同,而且吃的时候心理阴影面积也是天差地别,相比较之下,我只能说--猪脸大蝙蝠,真棒!!

当我宣布花木兰已经吸收完阴菌的时候,正在龇牙咧嘴就跟吃面条似得往嘴里吸溜蚯蚓的张金牙了,曹沅哭了,只有青衣、胖子还有林青三个人比较平静。

“十分钟。”

青衣忽然扭头对着我说道:“你至少要帮我坚持十分钟的时间,这样我才能积蓄出足够强大的一击!”

我一愣,随即才反应了过来,青衣压根儿就不是在和我说话,而是和住在守节砂的里花木兰说的。

果不其然,片刻后花木兰的声音就在黑黢黢的墓室里面响起了,话不多,只有六个字,但却铿锵有力:“我不死,你无事!”

可偏偏……就是这简短的话,最是给人信念。最起码我看得出,青衣被花木兰简短有力的话感染到了,原本有些苍白的面色好看了一些,然后又看了周敬一眼。犹豫了一下问道:“小敬,你相气几段了?”

“2段。”

周敬似乎没想到青衣会问他这个问题,所以很明显有些错愕,后来又补充了一句:“前段时间刚刚突破的。”

“周家后继有人啊!”

青衣轻轻叹了口气,似乎是对周敬非常的满意,唇角都带上了一丝笑容:“现在会封相门了吗?”

“会了。”

周敬点了点头,又说道:“但不太熟练。”

封相门,这是周敬他们这一脉的绝技。

他们这一门将面部分为十二命宫。即:财帛宫、兄弟宫、田宅宫、奴仆宫、迁移宫、疾厄宫、福德宫、儿女宫、父母宫、命宫、妻妾宫、官禄宫等十二宫。

我听周敬以前说过,人这一生吉凶福祸、成败荣辱皆在十二宫中就有了定数,所以才有一睹相门知百事的说法!

不过,在十二命宫的定数之外,还有变数!

就是因为外界的干扰、影响了自己的整体命运走向,所谓横死之人,其实就是这些外界的变数影响了人生,扰乱了命理的定数,草草截断了人生未来的无数种可能。打个比方,有一个人本来命中注定他能活89岁寿终,这就是他的命里定数,结果他半夜出去撒尿的时候撞了鬼。被鬼掐死了,那么遇鬼就是他碰到的命中变数,这个变数直接打断了他的命理,所以他就变成了横死之人。

所谓封相门。封的就是人的十二命宫,封住了十二命宫,就相当于护住了自己的命理,护住了自己的命中定数,不为人生变数所影响。据说,厉害的神相师一封人的相门,别说小鬼勾魂,就算是阴差索命都带不走,哪怕是偷偷改了生死簿都没用!!

当初周敬的爷爷周神算就能做到这一步,大概也正是这相师这封相门太过霸道,所以一般神相师的一生都会招惹无数魑魅魍魉的憎恨,晚年去世的时候大都不太平,周敬的爷爷周神算当初在为我卜了最后一卦后受到反噬,将死之际托孤给我,就是怕他临死之际那些魑魅魍魉找他清算的时候把周敬给害了。

至于周神算去世时候发生的种种不详,我曾经问过陪周神算走到生命尽头的李叔,可惜李叔只字不提,只是轻轻叹了口气,当时我就知道周神算的晚年怕是无比凄凉的,因为李叔给他立得坟都是衣冠冢,也就是说他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如今青衣让周敬封相门……

他到底准备用什么手段来对付那血尸啊,竟然怕自己的命里产生了变数!

不过周敬倒是确实依言做了,点破中指精血,用相气包裹着精血在青衣的眉心画了一个非常复杂玄奥的图案,似乎与阴阳八卦有关系,可惜我也仅仅能看出这一点门道了。至于周敬的这封相门能不能扛得住这种大劫里的变数那就说不好了,但是肯定能削弱变数。

再后来,周敬给所有人都封住了相门,唯独没有封我的,因为我一会儿要和花木兰融合,他给我封了相门花木兰也就没法上我的身了。

一直等他们做的差不多了,我才终于摘下了身上的发丘印,甚至,在花木兰的要求下,我连佛祖舍利都摘了下来,因为这东西毕竟含着释迦摩尼佛祖的浩然正气,对花木兰没好处。

做完这一切后,我只感觉身子一凉,然后,我发现我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还真是不和自己老公客气啊……

我心里苦笑一声,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就被花木兰夺走了身体的控制权。

“可以了。”

花木兰控制着我的身体扭头看了胖子他们一眼,淡淡道:“我在前。”

说完,握着百辟刀就朝墓门走去。

“跟上去!”

青衣沉声道:“你们全都竭尽全力帮小天夫妻拖延时间,不用管我。最多十分钟,我如果要不了那血尸的性命,那咱们就得交代在这里,你们可明白?”

说完,青衣他们已经跟了上来。

这道墓门已经被胖子打开了,浇灌了铁水的地方全都被裁开了,只是用顶门石顶着,其实这也不过是胖子掩耳盗铃而已。如果不是有那密宗降魔镇着这座古墓,让那血尸王没办法离开主墓室的话,以血尸王的道行,别说拿顶门石顶着的一座小小的石门了。就算是李莲英墓那种最牢靠的半自动防盗墓门都扛不住血尸王的一巴掌!!

花木兰是个干脆利落的人,走到这墓门前以后,“哐”的一下子就抽出了百辟刀,而后二话不说一脚踢开了那顶门石,相当的直接,让我不禁想--这个时候的自己看起来一定很酷,可惜,控制着身体的是我的媳妇。

轰隆隆……

伴随着一阵沉闷的响动,这道墓门缓缓打开了,一股恶臭扑鼻而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