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2章 帝陵金棺/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虽然身体被花木兰控制了,但是感官还在,这股呛人的气味我还是闻得到的。

这……分明就是尸臭哇!

而且,这应该是是尸体刚刚腐烂发出的气味。

要知道,同为尸体,臭气也是各不相同。

古尸臭,是一种腐朽的臭味,类似于风干的肉干放的时间久了以后生了霉子的那股味道。

而刚刚腐烂的尸体。想必很多人都闻过,就是肉腐坏了的那种味道,只不过人的尸体比那味道更加呛人一些。

这也是干我们这一行鉴定“鬼货”年份的一个重要参考特征,首先就是闻味道,如果上面带着尸臭,那东西肯定是从土里出来的没问题了,如果是新鲜尸体的臭味,那这就是作假。南边那面的人聪明,作假的时候为了让物件儿上沾上味道看起来更加真实一些,会把物件儿和腐烂的尸体放在一起熏它个三五个月,而如果物件儿上带着古尸的臭气,那物件儿十有八九的就是真的了,那种味道做不得假,物件儿不跟尸体放一些年份沾不上味道,而且保存的好的古尸可比一些寻常物件儿稀罕,据说卖给国外的博物馆价钱那是相当的高,鬼佬就好这一口,当然这种事情我是没干过的,把老祖宗的尸体扔到国外曝尸,缺德!

所以对这尸臭我还是非常熟悉的,这个时候,周敬他们已经用手电筒对准了主墓室,强光手电一下子把个主墓室照个透亮,然后我们终于知道是什么在散发恶臭了。

这主墓室大概只有上千平米见方,四周的墙壁上全都绘着壁画,可惜这古墓密封效果不行,那些壁画已经氧化的差不多了,千年之前的浓墨重彩如今只剩下了一些浅浅的痕迹,而且有很多地方已经碳化了,黑漆漆的也看不清个具体,不过想来这墙上的壁画应该记载的是猎骄靡的波澜壮阔的一生中所发生的事情,对于考古学家来说应当是无可取代的国之瑰宝、文化遗产,因为西域三十六国的历史一直都是个空档,无论是咱们国家的学者还是国外的学者,对这一块都是所知甚少,谁也不知道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能破解西域古国的传奇君主猎骄靡的一生的话,或许对于西域历史的研究也是一个重大的突破口!

当然,这一切对我们来说没什么卵用。

巨大的墓室里空荡荡的。只在最中间筑起了一座高台,上面放着一具纯金打造的棺椁,金椁水晶棺,这是帝王之棺。高台高9米左右,这在古代的殡葬中也是有讲究的,高台托棺,非王公贵胄不可,而九米这个高度,那是帝王才能有的待遇,因为9是数之极尽!!

这还是我第一次真实的看到帝陵内部结构,果真宏伟。只可惜这帝王们死了以后仍然高高在上的做着自己的孤家寡人,想想也确实是有些悲凉的。

高台之下,横呈着一堆残破的肢体,是人的肢体,都没有一具完整的,这些肢体大都已经腐坏了,方才散发出腐臭味道的就是这些被撕扯开的肢体!

不用说,这肯定是和胖子一起来的那些探险队的成员了,几乎全都被肢解了,场面惨不忍睹。

胖子当时就眼红了,“嗷”的惨叫了一嗓子就冲了上去,那声音甚至都不太像人的声音了。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我们几个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呢,胖子就已经扑了出去,拦都没拦住,我从来没想过胖子能跑这么快。比当初在十绝凶坟里背着我逃命都速度快,几乎一眨眼的功夫就冲到了那高台之下,然后他竟然从那些残破的肢体里拉出了两片身子,坐在地上呜呜哭泣了起来。一次次的尝试着将那两片肢体往一起拼凑,可是怎么也拼凑不回去了。

那两片肢体已经腐坏的很严重了,甚至都已经看不出人的模样了,但是我猜测这可能就是那个胡晓晓了。

胖子凄厉的哭嚎着,闻着心酸!

这时,高台之上的那具金椁水晶棺忽然间有了动静,棺材盖子哐哐哐的晃动个没完,棺材里面甚至都发出了沉闷的呼吸声。

呼……

呼……

那呼吸声就跟个破烂的风箱在运转一样。动静儿格外的大,听的人头皮发麻!

“胖子!!!”

张金牙在后面着急的大吼了一声:“快离开那个地方,危险!!”

可惜,胖子犹如没听到一样。仍旧在尝试着为胡晓晓凑齐完整的尸身。

哐!!

高台之上的棺材陡然发出一声巨响,紧接着那金椁棺盖就直接横飞了起来,直挺挺的就朝着胖子脑门子上砸了下去。

这金棺盖势大力沉,如果胖子被砸个结实,怕是得直接被拍死啊!!

我心里一下子就急了,可惜身体控制权根本不在我手上,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在心中怒吼:“快去救她啊!!”

花木兰终于动了!

快!

速度快到一个让人心惊的地步,在她的控制下,我只感觉自己的双脚在地上一跺,然后整个人就腾空跃了起来,速度比棺盖的落速快的多。然后,花木兰竟然控制着的我的身体直接站在了那棺材盖子降落的位置之下,在电光石火之间一抬腿就狠狠踹在了那棺材盖子上,只听“哐”的一声。然后那棺材盖子就被踹开了,发出的巨响震得耳鼓膜都嗡嗡作响,可想而知这一脚的力度究竟有多大。

好在,总算是救下胖子了!

“至情至性,迟早横死!”

花木兰扭头冷冷看了胖子一样,下一瞬间,竟然控制着我体内的杀气开始飞快游走了起来,不消片刻,杀气便已凝聚在了百辟刀刀锋之上,而后她带刀就踩着高台将近呈75度脚的陡坡朝着高台之上的棺材俯冲了上去,九米距离不过弹指就到,而后她双脚在斜坡上一跺,整个人直接就凌空腾飞了起来,降落之时,就已经将百辟刀的刀尖对准了棺材,显然是要借着下坠之势直接把棺材里的老粽子钉死。直接霸道到了极致!

我完全没想到我这具身躯在交给花木兰以后竟然会爆发出这么强的力量,已经被花木兰那一连串只应该出现在武侠电视剧里的花哨动作弄的完全懵了,一直等花木兰控制着我的身体降落到棺材上方一米左右的时候,才终于看清了棺材里面那所谓的血尸王的模样。

这是一个身上穿着少数民族特有的那种胡服的怪物,头戴王冠,身材相当的雄壮高大,估计身高最少也得有一米九,身材壮硕。极其魁梧,可想而知他生前应该也是个马背上的伟男子,只不过如今混身上下全都是红毛,那红毛足足有半米多场,铺的整个棺材里面全都是,看上去就跟红毛大猩猩似得,只是面部红毛比较少,依稀能看清一些他的皮肤,只不过那皮肤完全是黑青色的,像是有很多淤血凝聚在皮肤下面一样,一条条黑色的血管就像是老树的根茎一样凸起,盘根错节,看起来格外的渗人。

这时,花木兰控制着我的身体已经彻底落下,双脚踏在棺材的两边,百辟刀直接就朝着这血尸王的喉咙上捅了过去,而那血尸王的双眼在这个时候也睁开了。

这是怎样的一双眼睛?

完全没有瞳孔,就是一片血红,犹如一汪血海在眼眶中涌动一样。

我从这双眼睛里看到的是怨毒和凶残,恍惚之间我似乎从那血海里看到众生的哀嚎和黎民的陨落。

总之,这双眼睛里倒映出的是尸山血海!!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百辟刀刀尖距离血尸王的喉咙不足十公分的时候,这血尸王忽然伸手就抓住了百辟刀的刀锋,接触之时,竟然爆发出“铿”一声脆响,犹如金铁交击,然后它的手上就“滋滋”冒出了青烟,一转眼虎口位置的红毛就被烧焦了,散发出一股烧猪毛的臭味,显然杀气已经伤到了它。

可是,这血尸王竟然根本不为所动,手上有千钧力,一卡住百辟刀,刀锋当时就无法落下了,然后它竟然嘴角挑起,对我们露出了一个非常诡异的笑容,另一只手抬起,手指狠狠朝着我的喉咙插了过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