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3章 真男人/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时候,我是着着实实的被吓了一跳。

百辟刀被血尸王抓着,相当于被间接地制住了,对方另一只手铲过来,这还怎么躲?

以血尸王那坚逾金铁的手掌,这要是被铲住的话,还不得直接把我的脑袋都铲下来啊?

我仿佛已经听到死神大爷在我耳边狂笑了,谁知这时花木兰做了一个我这辈子都没想到动作--她果断放弃了百辟刀,然后一下子从棺材沿儿上跳了下来,双脚狠狠就朝着血尸王的裆部跺了上去!

这么一来,不光躲过了血尸王的夺命一击,她还狠狠给人家来了一脚。而且踩得是那么奇葩的地方。

我想,如果是个活人的话,这会儿恐怕已经“鸡飞蛋打”玩完了,可惜血尸王似乎没有太大的感觉,怒吼了一声腾的一下子就坐了起来,张嘴叫朝我撕咬了过来。

它的嘴里是十多公分的獠牙,而且有剧毒,那血盆大口往开一张,霎时一股腥臭味就扑鼻而来,比夏天的室外茅坑都呛人,一般人也领教不了这种味道。

可花木兰对此却怡然不惧,冷笑一声挥起拳头就砸。

狼来了。打!

这就是花木兰的态度,只是可怜那血尸王,龇牙咧嘴的坐起来要咬人,结果迎接它的是一个钵大的拳头,携可怕的力量直接就招呼在了它的蒜头鼻子上,然后只听“嘭”的一道让我牙酸的声音响起,那血尸王的咆哮声当时就戛然而止了,被一拳头砸的又躺下了……

花木兰趁着这机会一把夺过百辟刀,又在血尸王的裆部狠狠跺了一脚,然后借力腾空跃起,退出战斗,直接从九米高的高台之上落了下去。

落地之后,花木兰轻轻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句:“可惜!”

我知道她在可惜什么,如果我的杀气强横,能给那血尸王造成实质性的伤害的话,可能刚才那血尸王就已经被干掉了!

我……终究是太弱了,哪怕我们夫妻合璧,能发挥出的威力也太有限了,我有点拉后腿!

吼!!!

这时,棺椁之内发出了震天的咆哮!

显然,血尸王怒了。

这玩意依我看怕是现在还没有产生灵智,不是很逆天的东西,不像旱魃这个级别的怪物,产生了灵智,几近是魔!

这血尸王身上有的,仅仅是兽性和凶性!

平白无故的挨了顿揍,恐怕眼下已经是被彻底的激怒了,直挺挺的从棺椁里站了起来,“嗷”的怒吼一声从棺材里蹦了出来,落地之时,顿时发出“轰”的一声巨响,墓室铺地的石板当时就轰然炸碎了好几块,可想而知它这落地之势究竟有多猛,一双猩红猩红的眼睛几乎是死死盯着花木兰。

不用说,这玩意是盯上我们了,吼叫了一嗓子就扑了上来。

吃了前面的亏,花木兰似乎已经大概猜出了这血尸王的手段,也知道这玩意根本不是现在的我们能伤到的,所以根本不与之硬碰,凭借着身法不断与之周旋,为的是给青衣拖延时间,争取致命一击的机会。

不过这血尸王的也灵敏的很,所以哪怕是花木兰已经尽量避免正面硬碰硬,但仍旧不可避免的会被撵上被动交手,所以花木兰应付的很是吃力。

大概是看出了花木兰的吃力,所以张金牙、林青也都上来帮忙来了,可惜。根本没什么用!

张金牙就不用说了,怒吼三声,气势倒是挺足的,可是冲上来直接被那血尸王一巴掌拍飞了,脑袋磕在了高台的边边角角上,脑袋当时就磕成了个血葫芦。那颗从大粽子嘴里抠下来的大金牙都磕掉了,心疼的丫坐在高台脚下嗷嗷直叫唤,满脸是血的往嘴里塞那颗金牙,还别说,最后真就让他给安上去了。

林青,她的身手倒是很高强,但不是我们这行当里的人,虽然虎牙军刀上抹上了舌尖阳血,但那玩意对付一般的阴邪之物还行,要说对付血尸王这种快逆天的大粽子,还是多多少少有些吃力,和花木兰一样。根本伤不到这东西,因此即便她加入了也没什么用。

至于伊诗婷,摸金校尉虽然有对付大粽子的法子,但她也一样不是这东西的对手,尤其是身手还不如花木兰和林青,上去支应了两招就险象环生,不得已只能退出战斗。

我看的是暗暗着急,我们车轮战都拿不下这血尸王,反而被它逼得连连退后,力不从心。

情急之下,我只能趁着花木兰面向青衣的位置的时候观察青衣的动向,让我没想到的是--青衣竟然在打坐!

在他身前,点起了三根请神香,手里不断变换着特别奇怪的印决,身上也在酝酿着一股引而不发的力量。

这是一种非常特别的感觉,也可以说是一种直觉吧,总之隐隐能感觉得到--青衣似乎在积聚一股非常可怕的力量!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

花木兰和林青似乎也已经到了极限了,她们的动作越来越沉重。速度也越来越缓慢了,毕竟,林青是人,而花木兰寄居的也是活人肉身,终究被一个体力限制着,不想那血尸王一样。反而越战越勇了!

终于,林青一个没躲过去,被血尸王一肩膀狠狠撞在了胸口,当时就“哇”的吐出一口黑血倒飞了出去,倒地以后挣扎了好几次都没能站起来,而那血尸王当时就咆哮了一声朝林青扑了上去。

花木兰哪里能眼睁睁的看着林青出事儿?只能上去拦截血尸王。血尸王一爪子就朝花木兰拍了过来,瞬间就把花木兰逼到了一个退无可退的地步。

退,血尸王就会逮着这个空子干掉林青。

不退,只能硬扛!

在这电光石火之间,花木兰做出的抉择非常果断,直接将百辟刀横在身前阻挡,她终究还是选择了硬扛。

然后,那血尸王的爪子就结结实实的拍在了百辟刀上,只听得百辟刀“嗡”的一声,然后花木兰控制之下的我的身体的虎口位置就直接崩裂了,鲜血长流,百辟刀脱手。花木兰也直接倒飞了出去,落在了十米开外。

这一刻,因为我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所以我感觉不到疼痛,但我知道,这势大力沉的一爪子拍上来光是造成的反震力也够人喝一壶的。

不过。因为花木兰这一阻挡,倒是成功吸引了那血尸王的注意力,它这个时候似乎想起是我和花木兰的合体给它造成了伤害,于是撇下林青不管直接就朝我们扑了过来!

“对不起。”

花木兰这时候忽然在心里和我说了这么三个字,我知道,她应该是站不起来了,要不然以她永不言弃的性子绝不会束手待毙。

诡异的是,在这濒死之际,忽然听到花木兰的声音后,我心中的恐惧竟然消失了大半!

夫妻本是同林鸟,不同生,可同死!

对于别的夫妻来说,死后同穴是最大的幸福了,相比较之下,我们似乎比别人更加的幸运,因为我们到死都不曾分开,从始至终,我们都是一体的。密不可分。

也就是这一刻,我才忽然发现,自己竟然和花木兰那么的亲近,是一种发自于骨髓的亲近,我们没有夫妻之实,但是我们的心却从始至终紧贴着。缺一不可,纯粹而干净,不掺杂任何尘世间的纠纷。

有这样的感情,有这样的妻子,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于是我就轻轻笑了起来,默默在心里说了一句--或许,就这样不分彼此的拥抱着走向死亡,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归宿。

血尸王已经离我们的越来越近了,我甚至能清晰的看到血尸王那双血色眼睛里的怨毒和快意。

谁知,就在我已经认命的时候,主墓室里忽然响起一声悲亢的怒吼--“我草你妈!!!”。

紧接着,一团巨大的黑影忽然出现在了血尸王身后,只听“嘭”的一声巨响,血尸王的脑袋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然后刚才还凶狂不可一世的血尸王直接就被拍倒在地!!

是胖子!!

他,终于在沉默和悲伤中爆发了,竟然抄着那金子打造的棺盖从背后给了血尸王一下,那棺盖少说也有上千斤的重量,一般人根本举不起来,胖子也不行,他这分明就是在悲愤中激发了身体的潜力,这样的例子在生活中其实还是挺常见的,比如一位母亲为了救出被压在车子地下的孩子,潜力爆发出来的时候。竟然生生把那汽车抬了起来,只是这么做虽然短时间能爆发出很惊人的力量,但是后遗症也很大,轻则受伤,重则残废!!

胖子,显然这个时候就是这种状态,赤红着双眼,高举上千斤的棺盖,狂拍趴在地上的血尸王。

“屠我弟子,杀!”

“伤我兄弟,杀!”

“……”

胖子不断怒吼着,似乎在用这种方式发泄心里的仇恨和体内过剩的力量。

嘭!

嘭!

嘭!

一下又一下。棺材盖都被拍的扭曲了,而那血尸王也被拍的身体扭曲,显然这种重物猛击就连血尸王都有些吃不住了。

这个时候的胖子,就像个战神。

可是,这一切我看在眼里,心里却在滴血!

因为胖子的皮肤毛孔里都已经开始往外渗血了,分明是身体不堪重负的征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