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4章 撒豆成兵/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终于,胖子坚持不住了。

咔嚓!

他的胳膊上毫无征兆的就是一声脆响,紧接着骨关节处就出现了不同寻常的扭曲,似乎是,关节难以承受棺盖的重量,所以直接脱臼了。

这么一来,胖子自然拿捏不稳了,厚重的棺盖轰然落地。他自己的胳膊也无力的垂落了下来。

吼!!

血尸王当即就咆哮了起来,直挺挺的从地上立起,满身红毛都炸了,很明显是凶性彻底被激发了,被胖子拿棺盖拍的扭曲的骨头噼里啪啦的爆响,不消片刻竟然自己恢复了原味,狂怒中的它甚至撇下我和花木兰不管,直接就扭头找胖子的麻烦了,对着胖子咆哮个没完,显然也是顺毛驴,没什么灵智,谁逆着毛撸它它找谁的麻烦,前不久花木兰控制着我的身子骨儿给它造成了创伤,它盯着我们穷追猛打,刚刚出来个更生猛的胖子抡着棺材板对它一顿狂拍,它顿时转移了目标。

“叫你妈的叫。嚎丧呢!”

胖子也生猛,被血尸王盯上了一点都不怵,没有骨折的左手往身后一探,直接摸出了一根黑驴蹄子。趁着那血尸王张嘴咆哮的功夫就以一种惊人的手速准确无误的塞进了血尸王的嘴里。

黑驴蹄子这玩意最是辟邪,尤其是对付起尸的大粽子,简直就是神物啊!

摸金校尉的都拜八仙,八仙里面的张果老就是个骑黑毛驴的大神,他的那头黑毛驴在摸金校尉的眼里自然也就是神驴了,神驴身上,蹄子的阳气最重,因为神驴曾走千家万户,蹄子踩过千家万户的门前,上面沾染的活人阳气最重,因此破邪破煞,摸金校尉也一直认为黑驴蹄子能整死大粽子,不过得需要五十年年份以上的黑驴蹄子效果才好,这也和民间一直说的五帝钱是一个道理,钱经万人手,沾染的阳气最重,所以有很强的辟邪作用。

胖子这根黑驴蹄子我见过,里面的肉干的都跟石头差不多硬实了,年份久的吓人,上次去秦岭大山的时候胖子就老跟我显摆。说他这根玩意是祖传的,有上百年年份了,一般情况下他就带在身上,不舍得用。每天闻闻那股臭味就知足了,心里那叫一个踏实。

眼下,胖子竟然把这百年年份的黑驴蹄子都抄出来了,可见也是急眼了。

也合着是该那血尸王倒霉,让它没事乱叫装逼,挨草都是轻的!这个年份的黑驴蹄子那可是世间罕有的东西,非常霸道,就算它是血尸王也受不了。一进嘴顿时就那血尸王的吼叫声就已经变成呜呜咽咽的声音,嘴里滋滋的开始冒白烟了,那声音就跟油花在热锅里蹦跶一样,冒出来的白烟也是奇臭无比,比吃了臭鸡蛋在肚子里发酵了三四天憋出来的屁都霸道,整的那老粽子直叫唤,就跟喝醉了酒打醉拳似得,满地乱转。

“吴德退后!!!”

这时,青衣的声音忽然从一边传来,只见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站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青衣……带着一种我非常陌生的气息,我无法形容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我只能强拉硬拽的说那是威严。

从前的青衣给人的感觉一直都是一种风轻云淡的模样,这也是道家人特有的气息。

可是此刻的他,淡然,沉默。内敛,却在内敛中自有一种磅礴的气韵,更是一种睥睨天下的缄默!

“道门七神印!”

忽然,花木兰无比凝重的和我说道:“这是道门七神印的气息。天呐,你这个朋友很了不得,竟然在小天师的时候悟透了道门的七神印,日后怕是会成长为一代道门至尊!当年。若是也有他这样一个朋友鼎力帮扶的话,或许……”

说到这里,花木兰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没有再说下去。但我却忍不住问道:“什么是道门七神印?”

“一种天师道的不传之秘。”

花木兰轻轻叹了口气:“只不过需要以阳寿为代价才能捏出这印,而且在此之前需要很长时间的积蓄力量。但这七神印威力无穷,我生前身后历经千年岁月,只见过一个人用出过这七神印。那个人就道门大天师,因为要悟透七神印太难了,道门天师里十个不会有一个,能堪破七神印的。就是有道门慧根的人,成长起来皆是逆乱阴阳的主宰,能在小天师的地步就悟透七神印,这资质恐怕比天师道的代表人张道陵都要高。你这个朋友了不得啊!”

我听得是一愣一愣的,心说也难怪花木兰惊讶了,资质超越天师道的老祖师张道陵这确实有点吓人了,因为张道陵坐化前的道行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谁也不知道,反正肯定已经超越了大天师!

这一刻,我心中的思绪是复杂的,把青衣逼到了损害阳寿的地步,这一趟走的也着实是艰难!

青衣出手了,意味着我们几个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花木兰终于放开了对我身体的控制权,顷刻之间,我身上的力量犹如潮水般退去。当我能控制自己身体的时候,一阵阵剧烈的疼痛登时传来,身上无处不疼,冷汗涔涔就从额头冒了出来。疼的我甚至都忍不住轻轻倒吸着凉气,那滋味当真是百般销魂。

这时候,已经退下来的胖子也凑到了我胳膊,抓着自己胳膊贴着我撞了撞我:“你是弟妹还是小天哥?”

我没好气的瞪了胖子一眼:“你说呢?”

胖子当时就咧嘴笑了起来,从怀里摸出那包从张金牙那里搞来的玉溪,抽出颗眼在我嘴上塞了一颗,然后帮我点上,淡淡说了一句:“止疼的。”

我吸了两口。肺里火辣辣的,还别说,似乎真止疼,来一颗身上的剧痛缓解了许多。

胖子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给自己也点上了一根,烟雾缭绕中他出神的看着空荡荡的墓室,轻声道:“小天哥,咱们这回没准儿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胖子在说什么我自然知道。

我们个个挂彩。又缺水又缺粮,若说能走出这生命禁区塔克拉玛干沙漠恐怕连我们自己都不相信!

我嘿嘿笑了起来,扭头看了胖子一眼:“怎么,怕了?刚才你不挺生的么。”

“那我也怕。”

胖子笑了:“只不过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比活着更重要。”

一下子我说不出话了。我们两个都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这个时候,青衣那边看那老粽子被黑驴蹄子折腾的差不多了,终于动手了,他从自己的背包里抓出了一把黄豆全都撒在地上,嘴里默默念道:“去!”

说来也齐,这黄豆一落地,顿时就跟活了似得,竟然噼里啪啦的朝那老粽子蹦了过去,一到那老粽子附近,就跟排兵列阵似得一下子把血尸王团团包围了起来。

那血尸王被胖子一根百年黑驴蹄整的死去活来的,早就疯狂了,吼了一声就要朝往青衣那里扑,谁知,它就是一步刚刚踏出,当时地上的豆子就蹦起来犹如狂风暴雨似的抽打在它身上,直接就把血尸王给抽打回去了,气的这老粽子嗷嗷直叫唤,左冲右突,可每一次都会被蹦起来的黄豆打回去,干脆是被直接困住了!

撒豆成兵?

青衣这手段搞得我一阵傻眼,撒豆成兵这手艺我也就是听说过,没见过。

这门手艺据说是以豆子为载体,每一粒豆子承受施法者一息灵气,然后召请阴兵阴将寄托在豆子上现身阳间降妖伏魔。

只不过,青衣不是说罗布泊这边早上了阴间的黑名单,阴间没有一尊大能肯插手这边的事情么?他这豆兵上的阴魂是哪里请来的?

就在我迷惑之际,青衣已经手里捏着一个非常玄奥的手决大步朝那被困住的血尸王走了过去:“尘归尘,土归土,已死之人何必在行尸作乱?躺下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