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0章 楼阁葬/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殍地,其实就是死人聚集的地方,万人坑算是其中一种。

从风水上来看,殍地大都阴气很重,不利于死去的人转世投胎,所以但凡殍地,都是特别容易出问题的那种地方,死者阴魂不散,不让进轮回,那就是怨魂,肯定是要闹的。

别的不说,自从我入了这行以后,就碰到好几个殍地!!

赫连璝墓里的人殉坑里有汉民白骨过万,是一个万人坑类型的殍地。

落马山四象大凶的风水恶局里。也是藏着一个万人坑殍地!

这些殍地,哪一个太平了?

所以啊,碰到殍地,没点能耐立马绕到走,八字硬也扛不住殍地里的凶煞,待一晚上轻则嘴歪眼斜中风癫痫,这是那些鬼爷爷们心情好放你一马,重则半夜鬼打墙凌晨鬼锁喉,不到天亮,一命呜呼!

毫无疑问,眼前这地方也是属于一个万人坑,而且这里被水泡了,那就形成了殍地里一种叫“阴窨”的地方了,道门里的茅山道也叫“阴窨”是湿尸地,为葬地大凶的征兆!

因为这阴窨有水还聚阴,想想吧,尸体都泡在水里了,能有好?

现在很多江湖术士在风水堪舆上只是略有涉猎,所以认识粗浅的很,老是鼓动请他看风水的人家往祖坟棺材里倒水,或者是朝着坟头倒水。认为棺材里面聚水就是给后代“聚财”,毕竟在风水堪舆上有藏风纳水这么一个说法,其实这都是放屁,以后碰到这种“风水大师”直接一巴掌拍死,看得这风水简直他娘的就是谋财害命!

“山水龙盘,藏风纳水,风水大吉!”。这说法是没错,可那是给活人的阳宅的看的风水,活人能和死人一样吗?

死人讲究的是一个入土为安,大概就是说死了就死了,尘归尘、土归土,您老安安心心去投胎就得了,别他妈没事儿在阳间作乱。所以给死人阴宅看风水的时候要讲究一个地高水远,或者是山水缠绕成福泽后代的趋势,但是风水不进墓,这两种风水格局上的讲究前者比较容易找到,但是后者就得手段高明的风水堪舆大师亲自布局了。

为什么说死人要离风水远一些?

因为在风水堪舆一说里,风为纳气,水为生生不息之意,这分明就是活人能享受的东西,死人纳了气那是大粽子,生生不息了那他妈就是千年厉鬼!!!

所以,为了避免水入棺,很多地方都根据当地地势有了自己的丧葬习俗,比如在江浙一带,地势南高北低,所以那边死人入土的时候要头南方偏西方15度,脚朝北,为的就是头枕高处,别让水进了棺材,那边说的“西南放,亡人祥”说的就是这么一个意思了;而有些地方则是竖葬,就是把棺材立着葬进蜻蜓点水穴里,这样也是为了不纳水!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一句话--水泡尸体,必是大凶!

而我们眼下这鸟地方不光水泡了尸体,还一下泡了那么多尸体,有好才怪了!

伊诗婷和我们说,能散发出这种臭味的尸体原本应该是干尸,但是后来孔雀河地下暗河的水从土壤里渗透出来以后,把尸体给泡了,水分一进尸体,原本干瘪下去的皮肤又被泡起来了,尸体里的水分比活人还要多,也就变成了湿尸,所以散发出来的臭味又腥又臭,不像干尸也不像湿尸。不详全都应在了尸体身上,一沾阳气,必然起尸!

至于这些死人的阴魂还在不在这里,伊诗婷就不敢保证了。

一时间,我们一行人站在这“阴窨”地前,也是有些犹豫了起来,踯躅不前。

淌着湿尸地过去吧。容易把活人阳气传递到那些死尸身上,被一群大粽子围攻,不过去吧,那我们就得回地下暗河里……

前有狼后有虎,这个决定非常艰难。

这时,胖子忽然说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这地方像是一个从葬坑?”

青衣面色有些凝重:“你是说,咱们又来到了一个墓?”

“而且还是大墓!”

胖子咬牙道:“我觉得这地方应该是传说中的楼阁葬了,搞不好这里就是三才聚煞的另一座墓了!”

胖子说的这楼阁葬在《发丘秘术》里面有过提及,只不过语焉不详,因为这楼阁葬压根儿不是中原汉人的殡葬习俗,而是西域三十六国这边的墓葬形式,事实上,这楼阁葬还是帝王的殡葬规格,只可惜这种墓葬也就是在一些古本文献里面提及过。现代考古却从来没有发现。

其实,所谓的楼阁葬,就是说整个墓就像是一座楼阁一样,墓室一层摞一层,在西域三十六国这边,帝王都是五层!

一般来说,楼阁葬最底下的一层位置和咱们现在楼房的地下室差不多,属于从葬坑。第二层是配室,第三层是耳室,第四层是主墓室,第五层是前室,前室距离地表9.9米,规格非常严格,王公贵胄不能用这种墓葬规格。皇室成员不能用这种墓葬规格,只有帝王才能用!

如果这真的是一座楼阁葬的话,那么我们又来到了一座帝陵?

我心里的震撼是无以复加的,帝陵非常罕见,干我们这行的有些人终其一生都未必能见一个帝陵,而这一趟,我竟然连续见了两个帝陵?虽说这西域三十六国的皇帝不值钱,不如大中原的帝王们,但也好歹是个帝王不是?也是稀罕玩意儿!

当我把这楼阁葬大概的解释了一遍以后,青衣陷入了沉默,过了良久才缓缓问我:“也就是说,从这里一路往上,经过一座古墓,我们最后可能能回到地表?”

我咬了咬牙说道:“如果这是楼阁葬的话。完全可以!”

青衣又问胖子:“能在咱们头顶上打开盗洞吗?”

“没问题。”

胖子笑了笑:“楼阁葬一层连一层,中间都有九十九步台阶搭着,隔层厚半米,只要四下溜一圈,找到这九十九步台阶,在半米厚的隔层上敲一个盗洞小事一桩!”

“好!那我们就闯一闯这阴窨地,反正水源已经采集到了,回到地表或许我们还有生路!”

青衣一咬牙,转身拍了拍张金牙的肩膀:“你们茅山道擅长这个,交给你了!”

“好嘞,您就瞧好吧!”

张金牙咧嘴一笑,从背包里面翻出了三根鲜红如血、差不多快赶上成年男子十支粗细的香,在我们脚底下的位置点上,他说这叫引魂香,是茅山道的稀罕玩意,和普通庙里烧的香不一样,也和天师道的请神香不一样,这香里混合了赤硝和桃木粉,有安魂引魄的作用,点上这三颗引魂香,这阴窨地里的死人的阴魂就算是还在这里也不会闹腾了。

然后张金牙又拿出了几个锦囊。一人给了我们两个,一个让我们打开戴在脖子上,另一个装在衣兜里,不离开阴窨地绝对不要摘下来,我打开那香囊一看,里面是一把淡青色的粉末。

我好奇就问他这是什么东西,张金牙说这玩意叫“死玉”。产在云南那边,在玉匠看来这东西是捡都懒得捡的“玉渣”,但在茅山术中这可是宝贝,有吸引怨气的功能,锦囊里面的粉末就是死玉和鸡喉一起磨出来的粉末,鸡喉就是生鸡骨,鸡在茅山术中是除处男之外是阳气最强的生物,鸡血、鸡骨在鸡死后一年内阳气都不会散,用生鸡骨磨成的粉末自然也有很强的阳气,这两样东西混合在一起配成香囊,可以保我们在阴窨地里不被秽气侵蚀,因为秽气都让这些粉末给吸收了,不过这些东西属于消耗品,在秽气重的场合里只能坚持一会儿功夫,如果这些粉末全部变黑的话,那就是吸得秽气达到饱和了,得立马换上新的,张金牙给我们两个香囊,也是留个备用。

收好香囊,我们又按照青衣的吩咐,从背包里取出俩塑料袋套在了脚上。这阴窨地里都是泡过尸体的水,水里肯定有一部分尸毒,套上塑料袋也是防止这些水钻进鞋子里要命。

做完这一切,青衣才沉声嘱咐我们:“出发吧,记住,屏住呼吸,憋死也不能喘气儿。否则一口阳气出去,在这阴窨地里不知道得吹起多少大粽子!”

我们几个点了点头,都大大憋了一口气,这才打着手电筒拍成一行进了那阴窨地,青衣走在最前面,我背着周敬走在最后面,走的非常谨慎,因为这阴窨地里面死尸太多了,得防着踩到尸体。

说实话,这条路可是不好走,地下水渗透到溶洞土壤里,泡了不知道多少年,里面全是淤泥,走起来相当费劲。而且也足够惊悚,那些尸体被水泡过以后浮肿了起来,看上去白白嫩嫩的,跟个刚刚淹死的活人差不多,而且面目比刚刚淹死的活人木讷僵硬的多,就跟一层皮底下全是水一样,看着相当的狰狞,也恶心的多。

这些尸体有男有女,身上的衣服早就已经全都腐蚀掉了,一个个赤身裸体的,所以我也无法判别他们到底是那个年代的,只不过从他们的面目来看,鼻梁高挺,眼窝深陷,有一部分人毛发甚至还是金色的,想来他们应该不是汉人。而且,这些尸体上都有致命伤,也就是说……他们是横死!

在这样的环境里走出了上百米的距离,我就感觉自己肺部的空气有些不够了,不过也只能咬牙硬挺着,大概观察了一下这些尸体后,抬头一看,发现走在我前面的张金牙走路姿势特别别扭,似乎是夹着腿的……

我以为他是憋不住气了,于是就伸手戳了戳他,想通过口型提醒他憋不住的时候就再吸点气进去,这样就能多坚持一会儿,只要别吐气,应该不会引起尸变。

谁知,等张金牙一回头,我顿时愣了,他面部通红,表情看起来相当的怪异,然后用口型和我说了一句话,似乎是--我真的憋不住了。肚子疼……

我一愣,憋不住了胸疼才对吧,怎么是肚子疼?

就在我暗自嘀咕的时候,这货屁股上发出“噼里啪啦”的一串爆响,那爆响声中似乎还夹杂着什么喷出来了……

我瞬间就草蛋了,尼玛,老子还以为你是憋不住气了,原来是憋不住屁了!!

张金牙的表情这一刻也一下子舒坦了许多,然后哭丧着一张脸用嘴型和我说道:“食人鱼吃多了,有点闹肚子……”

我懒得和这傻逼说话了,老子走在他后面,他放屁可不就是崩我呢么?于是我扭过了头,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往前走,谁知,这一扭头不要紧,借着强光手电的光芒,我看到在旁边的一具尸体的手指似乎……动了动?

我当时就惊出了一身冷汗--卧槽,放屁都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