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5章 邪念/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看向了我!

甚至,我分明能感觉到就连青衣看我的时候眼神都一下子奇怪了起来。

那种眼神……充满了审视!也就只有初次见面的时候他才用这种眼神看过我,这个时候他忽然露出了这种眼神,总是让我觉得他仿佛是在重新认识我一样。

这种滋味让我很别扭。

“葛天中!”

这时,花木兰忽然在我心间一声厉喝:“你给我醒醒,你在想什么呢!!!”

我一愣,随即苦笑了起来。

这还用说么,我在想怎么复活你啊!

不过听花木兰的语气前所未有的凝重,甚至已经带上了一丝生气的味道,我当然不敢承认了,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她了,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道:“没什么,我就是好奇那么问问。”

这话刚说完。我的胸口就有一缕黑气飞出,下一刻,花木兰就已经俏生生的站在了我面前,只不过这一刻的她,柳眉倒竖,那双让我痴迷的眸子里写满了愤怒。

我有些错愕,有些疑惑的看着花木兰,刚想问问她到底怎么了,谁知花木兰这个时候竟然扬起了纤细修长的素手,然后……直接一巴掌甩在了我的脸上!

啪!

声音清脆,一瞬间我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在巨大的力道下甚至忍不住朝旁边退了几步,抬头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花木兰,完全没想到那一巴掌是她抽出来的!

我记得,有一次和她聊天的时候。花木兰曾和我说--男人的脸就是他行走世间的门面,不能被人随便打,谁打,就和谁拼命!

可我没想到,竟然是她打出了这第一巴掌!!!

一时间。我有点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不知道为什么?”

花木兰冷笑道:“因为你不要面皮,竟然为了一己私利准备涂炭生灵!!!不要不承认,葛天中,你和我心意相通,你心里在想什么我能不知道吗?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你敢说自己没有动了歪心思?复活我吗?你知道复活我需要死多少人吗?那个从葬坑你自己也看了,你不觉得触目惊心吗?”

我张了张嘴,最后一句话没说出来,因为我无话可说。

确实,在刚才那一瞬间,我动了歪心思,但是,我没想那么多,甚至完全没想过为了做成这件事情,我会杀死多少人!!

莫名其妙挨了这一巴掌,我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冤枉的。

“不用否认。”

花木兰用一种很复杂的眼光看着我:“你终于还是变了么,决定开始泯灭天良了?也对,如果以前你肯挥起屠刀的话,何必痛苦挣扎到这一世!人啊,总是个能记住疼痛的生物,吃了那么多亏,总该是长点记性做出改变的。”

花木兰一口气说了一大堆我听都听不懂的话,然后才用一种很坚决的语气和我说道:“不过,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不希望你因为我去杀人。因为我生前的职业就是杀人的,看多了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惨烈景象,所以我很累,不想再因为自己让更多生灵罹难。葛天中。你好自为之吧,修了杀气,这一世注定你没有佛心,但我不希望你有杀心,因为你杀心一动,成长起来的话,将会成为这个世界的灾难,到那时,众叛亲离,孑然一身到老。个中利害,你得自己多斟酌斟酌!”

说完,花木兰化成一缕黑烟没入了我的胸膛,不管我在心里怎么呼喊,就是不肯回话了。

倒是青衣深深看了我一眼,忽然说道:“既然你想知道,那么我可以告诉你,灵鬼,用那个法子一样可以复活!只不过,小天。我希望你自己好好斟酌,有些事情走出第一步,就再回不了头了,既然回不了头,总不能去死。一路往前走着走着,渐渐的你就会发现,你的人生越来越失控,捱到最后,回头一看,你发现连你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所以,慎思、慎行,别闹到最后咱们兄弟还得因为正邪刀兵相见,那样的人生谁也受不了!”

青衣说是让我自己抉择,但话里话外,不外乎还是一个让我自己赶紧打消复活花木兰念头的意思。

我选择了缄默,他们的话我其实听进去了,但有些念头,一旦在心里面升腾起来,那外界无论怎样动荡,最后终究是无法彻底磨灭。

人类这生物吧,总是喜欢伤害别人,成全自己,难道不是么?

闹了这么一出,我们几个之间也一下子尴尬了起来,死人复活这四个字似乎变成了我们几个之间的禁忌,谁也不肯再多提一句,我们几个也陷入了沉默之中。

不过,既然是进了大墓,总是要摸金。

进墓不摸金,不是我们的风格。

老规矩,一人两样,可以少拿,但不能不拿,也不能多拿,哪怕是金山银山,也只能取两样,给墓主人留点。

我选的是一对石碟。

不用多说,这石碟就是我前面说过的,当初在鬼洞族的祖先降临到咱们这个世界时候,飞碟坠毁以后产生的碎片,这些年考古学家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对尼雅遗迹进行挖掘的时候,倒是挖掘出了一部分这种石碟,但不多,我没想到这个古墓里能也会有这种东西,所以就带走了两个石碟,反正这玩意也不沉,两个合起来不到一斤重,不影响行动。

这东西可是好东西,绝对是稀罕玩意,当初在尼雅遗迹里虽然挖掘出来了,但是数量不多,都被各个国家瓜分了拿回去做科学研究去了,民间私藏下来的全世界恐怕也不足三块。

古董这东西吧,图的就是个稀罕!

只要是罕见的、有收藏价值的东西。再碰上个对眼儿的买家,那就能出好价钱,所以我估计这两块石碟的价格相当高,每一块都不比我的百辟刀差,赶得上赫连璝的那个屁塞了。反正比我在猎骄靡的墓里找到的那两个玳瑁纪念币值钱的多。

这古墓里的物件多,所以在挑的时候倒是费了一番手脚,之后我们又在这里休息了约莫一个多小时的功夫吧,青衣的状态似乎好了很多,起身说道:“可以了,咱们动身吧!”

胖子和伊诗婷当时就准备去打盗洞,谁知道却被青衣叫住了,然后青衣一挥手指向张金牙:“你去!”

“我?”

张金牙当时就愣了,不敢置信的看着青衣,哭丧着一张脸说道:“我是茅山道人,不是摸金校尉啊,打盗洞这种手艺活我也不行啊!”

“这座墓墓室和墓室之间有暗门,不需要你打盗洞。”

青衣淡淡道:“你胆子已经被吓破了,需要给你练练胆!”

张金牙还想多说什么,最后被青衣看了一眼全憋回去了,耷拉着个脑袋朝这间墓室的台阶走了过去。

这间墓室的台阶在西南角那边,也破损的挺厉害的,暗门就在台阶尽头,做的非常精细,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那里有暗门。

张金牙这货哆哆嗦嗦的爬上台阶。胖子因为不放心他还跟了过去,结果张金牙这货忒怂,推个暗门累的气喘吁吁的,一张脸憋得通红跟个猴子屁股似得,累的对着站在他下面的胖子脸上就是“噗噗”俩屁,把个胖子崩的脸当时就耷拉下来了,也不管他了,直接走到了一边,然后张金牙自己一个人在那边磨叽了挺久才终于推开了暗门,结果脑袋往上去一探,不出三秒钟就“妈呀”的惨叫一声,吓得腿一软噼里啪啦就从台阶上滚了下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