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6章 尸蹩/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金牙这货突来的举动可算是给我们几个吓完了。

上面到底有啥?咋把这丫给吓成这鸟样……

我们几个心里还是有些犯嘀咕的,胖子终究还是好人,准备上去拉张金牙一把,谁知道他往前没走几步,上面的耳室里就传来了动静。

沙沙沙……

那声音就像是有什么的东西在爬行一样,只不过这爬行的声音也太大了一些,而且很是清脆,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金属钩子在地上刮蹭发出来的声音一样,非常刺耳!

这么一来,胖子也不敢过去了,忍不住吼道:“老张,还磨蹭什么呢,快起来跑啊!!”

张金牙这货从那九十九层台阶往下滚了十几层就不肯动弹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摔到什么地方了,过了足足十多秒钟才灰头土脸的爬了起来。然后就跟屁股后面被狼追着一样,“嗷呜”的叫了一声,甩开两条细长的大腿就没命的从台阶上往下跑。

这个时候,那些在耳室里发出奇怪的声音、把张金牙差点吓出屎来的东西终于露面了。

原来一些和成年人巴掌大小的节肢动物,也就是……虫子?

只不过数量却很多,黑压压一大片,何止成百上千。

这些虫子通体黑黢黢的,看上去就跟蜣螂差不多,也就是屎壳郎,但是屎壳郎却绝对没有这么大,这玩意我估计了一下,少说少说体长也在十五公分开外了,倒是让我想到了另外一种节肢动物--大王具足虫!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简直就是一发不可收拾了,我是越瞅这玩意越觉得它像大王具足虫!!

于是我忍不住嘀咕道:“大王具足虫不是生活在深海中么?怎么出现在古墓里了?”

“大王具足虫个屌!”

胖子看到这些东西以后脸都绿了。哀嚎一声:“这他妈分明就是尸蹩啊!!不过怎么个儿这么大?完了完了,没命了!”

尸蹩!?

一听这个,我也是浑身打了个冷颤。

尸蹩在《发丘秘术》里我那位老祖宗可是进行了重中之重的介绍,因为这是古墓里面最常见的一种凶悍生物了,只不过前几次我运气好。下了好几次墓一直都没有碰到过这种东西,所以一时间眼戳没认出来,这个时候胖子一说,总算是明白他为什么怕了!

摸金下墓,不怕鬼,不怕粽子,就怕尸蹩!!

尸蹩这玩意吧,其实就是一种啃食尸体的食腐虫子,在古墓里成群出没,连大粽子都能啃得动,但它并不仅仅是吃腐烂的东西,新鲜的也吃,饿极了石头都啃,从来都不忌口!啃人的时候就更渗人了,它是先从皮肤上咬个口子,一转眼功夫就钻到肉里了,然后从里面开始吃,一直把身体里的内脏啊、肉啊什么的全吃完了,吃的人身上就剩下一层皮以后,就开始在人的体内排卵了,因为这玩意跟海马似得,雌雄同体,只要是吃饱了,它就能立马排卵,把卵拍在人的皮囊以后。这些卵会借着人皮囊之下的脂肪层里的营养物质培育出幼虫,然后……幼虫会把人的皮囊吃的千疮百孔,什么都不剩下,蜕变成成虫,也就是尸蹩。不过那个时候的尸蹩成虫只有屎壳郎那么大,但是它没有体型限制,只要有食物,就会一直生长下去,简直就是违背生态链常理的一种东西。

当年马王堆的汉墓刚刚打开的时候,在里面发现的盗洞里全都是这种千疮百孔的皮囊,都是一些盗墓贼进墓以后被里面的尸蹩吃的留下来的空壳子,不过好在是那条盗洞放跑了里面的尸蹩,所以后面考古人员进去的时候才没死人。

总而言之,但凡开墓摸金的。就怕尸蹩,这东西就跟行军蚁一样,所过之处寸草不生,除了怕火再没致命之处了!

我们眼下碰到的这些尸蹩的个头非常惊人,这要是被整倒的话,我们几个怕是没有活路的!

张金牙显然是识得这些东西的,所以才被吓成那样,眼下一看这尸蹩下来了,当时跑的就更加卖命了,可惜他两条腿哪里能跑得过人家八九条腿?没一会儿功夫就被撵上了。跑在最前面的一只尸蹩个头分外的大,体长都有二三十公分了,“嗖”的一下蹦上去就一口咬在了张金牙屁股上,咬的张金牙“嗷呜”一嗓子就成了滚地葫芦,紧接着就被黑压压的尸蹩淹没了。这些尸蹩的腿分外的锋利,一转眼就把张金牙的衣服割成了布条,整的张金牙浑身是血,满地打滚。

我们几个一看这情况连忙心说张金牙是跑不了了,立马就冲上去救他了。这家伙虽然不地道,而且还坑,但好歹也是我的队友,当初我被笑面尸盯上的时候,也是他帮了我我才保住了命,虽然我们几个你救我我救你早就变成了一笔糊涂账,分不清谁欠谁了,但要放弃张金牙我也做不到,所以我是第一个冲上去的,过去拿着刀背在张金牙的身上一刮,直接削飞了十几只尸蹩,可是聚拢上来的越来越多了,就连我都被咬了一口,一时间我也脑门子上沁出了冷汗。

“小天哥,挺住!”

这时,胖子忽然大吼了一声,吓了我一跳,扭头一看,他手里竟然抄出了十几个火折子,一下子就朝我这边丢了过来,我连忙躲开,好悬没被火折子烧了身,不过等那火折子一落地,围着我和张金牙的那些尸蹩“吱吱”叫着就躲开了,这玩意怕火,胖子这一招倒是解了燃眉之急了,我当下一把拉起被尸蹩咬的遍体鳞伤的张金牙就跑。

张金牙这会儿也缓过劲儿来了,跟着我一股脑儿冲下了台阶以后,竟然二话不说就开始脱裤子,一转眼把屁股上印着蜡笔小新的大红裤衩子都扒下去了,羞的队伍里的几个女同志当时就别过了头,不过他这一脱裤衩子,顿时啪嗒一下掉出来一只体型比较小的尸蹩。

敢情是有尸蹩钻进裤裆里了啊……

张金牙这货也生性,都被咬成个血葫芦了还不消停,裤子都不提,一脚就把那尸蹩踩得绿水横飞,干脆都踩扁了,这才咧着嘴露着他那颗招牌式的大金牙冷笑道:“就你个小东西也想走爷的后门?”

看着他那股嘚瑟劲儿我都无语了,心说这尸蹩也真是的,你走什么后门,咋不把这二傻子的蛋咬掉呢,当下踢了他屁股一脚,催促道:“行了,别搁这吹牛逼了,快把裤子提起来,就那么一丁点玩意还不赶紧收起来。亮这儿不怕丢人是不?揣着根小泥鳅充什么大象鼻呢,真是……”

我这么一说胖子顿时阴阳怪气在一边笑了起来,一边瞄一边揶揄道:“我说老张,难怪你丫在西南和老子做任务的时候,说啥不肯脱衣服一起跳河里洗澡。敢情是身体有缺陷怕人看见啊?啧啧,这小竹笋,挺可爱的……”

胖子这么一说我也乐了,丫够损,还小竹笋?这形容简直就是戳老张脊梁骨啊……

张金牙脸皮厚也扛不住我们这么嘲笑,“噌噌”提起裤子狠狠瞪了我们两个一眼。

“好了,别闹了,都这时候还能闹的起来。”

青衣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台阶方向轻声说道:“还得赶紧想个法子,那些火折子挺不了多场时间,火折子一灭,它们就该扑上来了。”

我连忙朝台阶方向看去,可不,那火折子已经快灭掉了,火光越来越弱,那些被逼退的尸蹩又有扑上来的趋势了。

胖子略一琢磨说道:“没法子了,去耳室,拼一把!”

“去耳室?”

张金牙有些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你是怕咱们没被咬死吧?上赶着去耳室找虐啊!”

这人……

我对他都无语了,当初也不知道谁一见面就巴着我带他下墓的,眼下真一进来。他立马怂了,我没忍住就朝张金牙脑门子上狠狠扇了一巴掌,让他闭嘴,然后才示意胖子继续说,结果整的张金牙幽怨的跟个小寡妇似得在一边嘀咕说什么小天哥长能耐了,吃水忘了挖井人,有了本事了都开始对他这个当初的领路人动手了。

胖子没搭理这家伙,直接说道:“尸蹩这东西是群居的,跟狼群差不多,这么多的尸蹩凑在一块儿,准得有尸蹩王指挥统领着,那尸蹩王眼下不肯出现,咱们只能去耳室找它了,就挑个大的整,只要整死尸蹩王,这些尸蹩就怂了,那时候咱没准儿还能有活路!”

我们几个合计了一下,眼下也没别的法子了,就这么整吧!

“我开路!”

伊诗婷一下子站了出来,竟然又拿出了她那喷灯了,二话不说率先就朝台阶那边冲了过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