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0章 美人尸香/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何止是我?我们这一行人里约莫无人不好奇!!

这时候,胖子忽然嘀咕道:“难道是……传说中的尸香魔芋?”

尸香魔芋,这是一种传说中生长在古墓里的诡异植物,非常罕见,就连我那位倒了一辈子斗的发丘中郎将老祖宗都没见过,只是听说过。

《发丘秘术》上说,这尸香魔芋是传说中守护在所罗门王宝藏门口的一种神奇植物,比阴间的彼岸花都诡异,能指引人走向未知的歧途和死亡。不过我那位老祖宗在总结了无数民间传说以后,认为这尸香魔芋其实就是一种人的尸体滋养出来的妖孽植物,当然。并不是所有尸体都有几率结出尸香魔芋的,必须得是葬在昆仑神木做的棺椁里的尸体才能结出这种花,据说这种花能散发出非常诡异的清香,这种清香会把人一步步的带向死亡。只不过香味怎么把人带向死亡我那位老祖宗也没说,因为他也没见过尸香魔芋!

胖子的这个猜测绝逼是非常大胆的,说是天马行空都不为过。

如果真的是尸香魔芋,那岂不是说我们找到了传说中昆仑神木做的棺椁?这想想都觉得有点扯淡……

昆仑神木是什么?那是传说中的神物。是昆仑山上的至宝!传言那玩意断根也能自己生长,是做棺材的最好的木料,尸体放进去以后不需要做任何防腐措施,千万年以后面目仍旧栩栩如生,比做棺材的极品木料乌木,也就是阴沉木都强上百倍!当年秦始皇都想找这种昆仑神木做棺材,可惜他贵有天下,但却偏偏找不到这种奇珍,病死在巡游途中后匆匆下葬了。

完全可以这么说,只要找到昆仑神木,哪怕是做成棺材了也无所谓,撬一块儿棺材板儿下来我们几个回去就够吃一辈子的!!

“不管了,先出去再说!”

青衣蹙眉打断了我们几个的臆测,叹息道:“活着出不去想那么多又有什么用?!”

这话倒是把我们几个拉回了现实,看着这墓室里的遍地疮痍,我心里无声的苦笑--是啊,眼下能不能活着出去还是两码事呢,我们现在想这些有的没的有卵用?

于是,我们几个都闭上了嘴,跟着青衣亦步亦趋的穿过耳室,朝通往主墓室的台阶那边走了过去。

不得不说,作为爆破的主要场地,这墓室当真是破坏的相当厉害了,走到墓室中间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地面都在晃动,很明显主体结构已经被破坏了,眼下这座墓没塌,几乎全是凭着作为框架的铁木在支撑着。

古代没有钢筋水泥。所以在西域这边建造楼阁的时候全是用的当年西域这边盛产的一种叫做铁木的树木来加固,这铁木也是一种奇木,坚韧无比,埋在土里千年不腐。西域三十六国时期有不少小国因为没有掌握成熟的炼金技术,所以都是用这种木头当武器,还别说,真就不比一般的生铁武器差,当然,肯定是比不上当时中原已经出现的“百炼钢”的。

不过,这种木头坚韧归坚韧,但毕竟在这地下也千八百年了。被胖子拿雷管儿轰了一下以后,还能坚持多久真是个未知数,反正我走在这“危房”之上心里是有些害怕的。

距离主墓室越近,那股奇异的香味就越浓!

虽说被青衣打击完以后我探求的心理被削弱了许多,但心里那股对这种香气的渴望却从来没有消失,走到暗门口以后,我几乎是亟不可待钻进了主墓室。

霎时,一股浓郁的芬芳彻底将我淹没了。

而我这个时候也被主墓室里的景象给震住了!

尸香魔芋?没有!

整个主墓室里。只有一具棺材--一朵纯金打造的巨大的莲花放在主墓室的最中间,在莲花花心的地方,放着一具水晶棺,看起来美轮美奂。犹如梦幻一样。

这具水晶棺的棺盖是打开的,里面躺着一个穿着一身华美衣裙的女子,满头淡金色的长发犹如瀑布一样铺洒在水晶棺里,她的皮肤很白皙,身材窈窕修长,就那么安安静静的躺在水晶棺里,看上去不像是一个死去千年的女人,而是……一个熟睡中的女子。

可惜。她的脸上盖着玉覆面,让我无法一窥她的真容。

玉覆面,其实就是一种玉质的面具,大概有两种,一种是缀玉面罩,还有一种就是整玉面具,这种丧葬传统在西周到汉代的时候非常流行,而且在古代玛雅也曾经流行过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古人认为脸上带上玉覆面的话,就能防止灵魂出窍,这样的话尸体就永远都不会腐烂了。

这个女子脸上带的玉覆面是整玉面具,几乎将全脸都覆盖了,让我只能看到她晶莹如玉的耳朵和一截白皙的脖颈。

不用说,这位应该就是精绝女王了!

而那深深吸引我的香气就是她的尸体上散发出来的!

那么,我是碰到了传说中的香尸了?可又有些不像!

香尸就是散发香味的尸体,形成原因说不好,因为到目前为止就出土过一具香尸,是在砀山那边出土的一具清代香尸,那具香尸身上穿着带有麒麟补子的一品官员的官服,只是脖子上却有一处致命伤,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子奇异的香气,人们纷纷猜测“砀山香尸”可能就是传说中乾隆皇帝的那位香妃了。

然而,砀山香尸是开棺才散发香气的,保存的虽然很好。但是却也是仅仅相对于尸体而言的!

考古学家其实比写书的都能扯犊子,明明是出土了一具皮肤干瘪发黑、只能勉强说是保存的不错的古尸,却偏偏喜欢说什么保存极为完好,面目栩栩如生。勾的人心里痒痒的不行,结果凑过去一看--妈的,压根儿就是一块风干的腊肉嘛!

砀山香尸的图片我也曾经看到过,和眼前的精绝女王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精绝女王的这具尸体这才叫真正的栩栩如生,看起来简直就跟个熟睡的美人儿一样!

在强烈的香味和好奇心的刺激下,这个时候我竟然产生了一种吓了自己一跳的念头--走过去,揭下盖着她脸的玉覆面,看看她究竟美丽到了何种程度。

我想,她一定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女人。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跟一刻种子生根发芽了一样,一发不可收拾,疯狂在催促着我走过去揭下玉覆面看看这当年的西域第一美人究竟妖娆美丽到了何等的程度!

在这种念头的驱使下。我完全是情不自禁的迈出了脚步,结果这一步刚刚迈出,我才发现不光只是我,张金牙和胖子他们也一样。几乎全都是一脸痴迷的样子,张金牙更是不堪,哈喇子都挂到下巴上了,耷拉的老长!

更让我惊奇是,青衣、林青、曹沅他们也是一样的,满是痴迷的那边走了过去,就连周敬这个毛都没长全的小屁孩都是一样的!!!

我隐隐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别人对精绝女王的容貌感兴趣,但是青衣一心向道、周敬压根儿就是一个懵懂的孩子,他们两个对精绝女王的容貌产生好奇就有点奇怪了。

不过这时候我心里那种探知的欲望却是愈发的强烈了,都有些按捺不住了,总是好奇那玉覆面之下到底有着怎样的容颜!!

“小天!”

这时。花木兰的声音忽然在我心里响起:“不对劲,很不对劲!咱们……好像着了道了!!”

我一惊,这还是花木兰和我生气以后头一回和我说话呢,但我却顾不得欣喜,连忙在心里问:“怎么了?是不是你看出了什么?”

“我和你心意相通,我能感受到你看到了什么,而我和你看到的也是一样的,我怀疑,可能我也着了道了!”

花木兰的声音说不出的凝重:“好厉害的东西,这里面肯定有古怪,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迷惑咱们一样!你的朋友都沉沦其中无法自拔,唯独你我还勉强保持着理智,入局不深。我估计我是因为自己并非阳人,所以勉强能抵御;而你,怕是因为有佛祖舍利清心护身,这才暂时没有彻底沉沦!”

我一愣,当下也有些着急:“你是说……精绝女王的尸体有问题!”

“说不好。”

花木兰犹豫了一下说道:“咱们两个现在可能已经着了道了,只不过没你那几个朋友沦陷的深而已,所以咱们看到的、闻到的、听到的都有可能是假的!这种状态下咱们断不了是非,不过我估计应该是和那尸体脱不开干系!”

说到这里,花木兰沉吟了一下,忽然说道:“对了,你不妨运起杀气试试!杀气破妄,兴许能看出什么端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