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2章 不倒尸/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瞬间头皮就炸了!!

这老粽子……忽然做出这么个勾手指的动作,我感觉不到一丝半点的挑逗意思,只觉得恶寒!!

不过也就是片刻功夫,我的心里就做出了一个决定--还是暂时不要暴露自己了。

在雷管引爆的时候,为了救胖子我被落石砸到了肩膀,到现在还是疼的厉害,再加上这一路上受的各种伤,我现在说是伤痕遍体都不为过。连日劳苦奔波,体能也下降到了一个最低点,这一切的一切都决定,我的战斗力已经下降到了一个最低点。可是我对着妖尸却是一无所知,贸然冲上去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想及此处,我心中主意已定。

于是,我学着陷入幻境中的张金牙他们,用一直看起来生涩的步伐缓缓朝着那妖尸走了过去。

嘎嘎嘎嘎……

那妖尸一看我朝它走了过去,顿时咧着嘴巴笑了起来,鬼爪子拍了拍张金牙的脸,然后拽住张金牙的头发把张金牙从自己的怀里推开甩到了一边,对着我张开了怀抱。张金牙看上去也是被迷惑的不浅,被那么折腾都没有醒过来,仍旧是一脸痴迷的站在一边。

五六十米的距离,对于正常人来说也就是五六十步,弹指功夫而已。但是对于我来说却是一条漫长的路,每一次向那妖尸迈出一步,缭绕在鼻息之间的那妖尸的尸臭就更重一分。

一直等我站到那妖尸身旁时,一股恶臭扑而来,我好悬没有直接吐出来,这个时候因为距离近,我甚至能清晰的看见这妖尸发黑的风干皮肤上油腻腻的,那是尸油,一时间更恶心了。

桀桀桀……

妖尸生硬艰涩的怪笑着,竟然伸出鬼爪子抚摸上了我的脸,一时间我感觉脸上冷冰冰的,一股恶臭缭绕在鼻息之间,好悬没被熏晕。

这时候,那妖尸又说出了一连串我听不懂的殄文,音节晦涩,比蒙古语系的发音都奇怪,我感觉活人应该是发不出那种音节的,喉咙的结构里就没带那根蒿子,学都学不来,果然是属于死人的独特预言,于是我就好奇问花木兰那是什么意思。

花木兰说:“她说,好俊俏的后生,她最喜欢了,要和你共赴巫山风雨。这妖尸可能已经察觉出了你的不对劲。还在一个劲儿的说殄文给你下迷魂咒,小天你得小心了,别阴沟里翻了船。”

我心中自然是有数的,这妖尸看现在这架势应该是灵智不差的。一个劲儿的和我说殄文,分明就是还在防备着我,眼下可不是攻击他的最好时机。

犹豫了一下,我一咬牙……豁出去了!

于是,我学着张金牙的样子将脸缓缓朝妖尸的胸膛靠了过去,不过一只手却不动声色的摸到了挎在腰间的百辟刀上,只要靠近,我就直接一刀给她个透心凉。让我跟张金牙似得拿脸蹭这东西的胸膛,即便是我有杀身成仁的心理准备,可仍旧是接受不了的--这东西的胸膛因为皮贴着肋骨、胸骨的原因,所以坑坑洼洼的,那些坑坑洼洼的地方不知道攒了多少腌臜和尸油,我就算是入了这一行以后心理承受能力变强了也仍旧受不了这个,太恶心了。

谁知,我准备主动一点。这妖尸比我还主动!

我刚忍着恶心凑过去,结果还不曾贴到它胸口,下巴就被这东西用食指轻轻挑起了,然后……它的脑袋竟然一点一点朝我凑了过来。那张黑紫黑紫的嘴撅了起来!!!

这是……霸道总裁式的湿吻?

没想到这千年以前的精绝女王竟然也会这个!!

不过我却差点吐出来。

没错,这种姿势很酷,就吻姿而言,杀伤力仅次于壁咚。但关键也得看谁啊!

刘德华玩这招行,潘长江玩这招行么?

更何况,眼下跟我玩这招的是一个老粽子……

当它撅起嘴的时候,嘴里黑洞洞的,就能看见两颗大黄牙,就他妈跟玉米粒似得,黄的那叫一个通透!再加上那一嘴销魂的口臭,真是没谁了……

我当时就毛了,这能忍吗?真被亲上了,我这张老脸往那里搁!?

“去你妈的!”

我浑身汗毛倒竖,终于是受不了了,大吼一声,抡起拳头就狠狠一拳头招呼在了这老粽子那撅的跟鸡屁股似得嘴巴上,“嘭”的一声,直接把这老粽子嘴里那两颗黄牙给它砸飞了。

这一拳我可是连吃奶劲儿都使出来了,那老粽子被我一拳头砸的脑袋当时就朝后面仰去。一个趔趄差点从棺材板上掉下去,趁着这机会我整个直接暴起,从地上跳起来直接一记飞脚就捣在了这老粽子的心窝子上。

说实话,结果出乎我预料!

一般的大粽子尸体又僵又硬。就跟个铁板似得,拳打脚踢压根儿不好使,打断了自己的骨头人家都没事,但是这具妖尸不一样,它的尸体似乎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强悍,这一脚踹上去,只听喀吧一声,胸骨竟然被我这飞起一脚给踹断了,胸膛都塌陷下去了一大块!!

难道……她的力量仅止于迷惑人?

就像是东北出马仙的人请来的狐仙一样,只是会迷惑人,幻术非常厉害,但是本身却不太强。只要被堪破了幻术,基本上懂点门道的小道士都能给她收拾了!

或许,还真是这样!

这些念头在电光石火之间闪过我的心里,下刻,我直接抽出了百辟刀,跳起来在棺材上踏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借力腾空跃起,直扑那妖尸。

不过这妖尸的反应也不差。就地一滚,竟然直接躲过去了,让我这一刀刺空,铿的一下就撞击在了地面上。震得我手一麻,差点脱手把刀都扔了!

这时,这妖尸从地上直挺挺的弹了起来,我也顾不得震裂的虎口了,身子一歪直接一肩膀就撞在了这妖尸身上,一下子把这妖尸撞开了,抡起刀就砍,这一刀我砍的果决。而且下手也更快,终于是得手了,直接一刀斩下了这妖尸的脑袋,然后这妖尸“噗通”一下就栽倒在了地上……

这就干掉了?

我有些愣神。竟然产生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可是一个千年老粽子啊,尸魂一体,按道理说应该非常强悍才对啊。我基本上在出手的一瞬间就已经做好了置之死地的准备,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就干掉了这妖尸,倒是让我觉得有些不敢置信了。

不过,这老粽子被我削掉了脑袋倒是真的,这回可不是错觉,所以我这心里虽然有些犯嘀咕,但也接受了这个事实,扭头朝青衣他们那边看去,看看这老粽子被干掉以后他们从幻境中挣脱了没有。

结果,让我有些心凉的是,他们仍旧和刚才一样!!

“不对劲,小天,小心!”

这时,花木兰的声音忽然在我心间响起:“你没有干掉它,这东西诡异的很!”

我被吓了一跳,连忙朝身后看去,一颗心也渐渐沉入了谷底--因为那具妖尸被我砍掉脑袋以后,竟然又站起来了,尸体无头,竟然还能站起来!

这绝对是违背我对尸类怪物的认识的,尸类怪物,虽说靠着胸口的一口阳气支撑着行动,但要是没了头绝对是不行的,从未听过无头尸体能起尸的!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

在我惊骇之际,这无头妖尸竟然缓缓朝自己头颅走了过去,然后揪着那几根洗漱的毛发捡起了头颅,往切断的脖子上一方,来回那么一拧,“喀吧”一声,被我砍下来的头颅竟然又安上了,墓室里又响起了它那生硬难听的笑声。

桀桀桀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