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4章 崩塌/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若精绝女王死时候的棺椁真的是往生石做成的同生棺的话,那她……真的是逆天了!

不管怎样,开棺看一看就知道花木兰的猜测是不是对的了!

想及此处,我趁着那妖尸还没有站起来的功夫,冲过去就推那棺材外面的椁的盖子。

椁盖沉重,双手往边缘一撑,顿时能感觉到一股股阴森森的寒气往手心里钻,那是阴气,吓了我一大跳,心说这套棺椁果然是有问题的,棺材板儿上就聚着这么重的阴气,当真是闻所未闻的。

我肩膀上本来就有伤的,推这沉重的椁盖还真是有些费劲,刚一用力,额头的冷汗就簌簌下来了,肩膀上湿湿滑滑一阵温热,我知道,这是使劲的时候一用力崩裂了我肩膀上的伤口。

但是这个时候我也顾不上那么多。等那妖尸蹦起来了可就来不及了!!

脑门子上渐渐沁出了冷汗,我这回是连吃奶劲儿都使出来了,伴随着一阵“轰隆隆”的巨响,椁盖终于是缓缓动弹了,一点点的被推开,里面白烟氤氲。寒气缭绕,一时间我的皮肤上都冒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转眼,椁盖终于被我掀开,哐的一声落在了地上,露出了里面黑漆漆的棺材,在棺与椁之间。留有一跳一掌宽的缝隙,里面洒满了金银珠宝,应当是精绝女王的陪葬品了。

这一转眼的功夫我身上已经满是冷汗了,上半身半边身子都感觉黏黏糊糊的,怕是肩膀上的伤口崩裂以后血流了半个身子,连衣服都染透了。说不出的难受。

这回如果能活着出去,走不走得出沙漠还是两码事。

我心里暗自叹了口气,身上的伤实在是太重了,没有适当的药品,还得不到好好休息的机会,就这情况怎么横穿塔克拉玛干沙漠?我摇了摇头。收起了心里的悲观情绪,从背包里取出了撬棍和手电筒,顺着棺材的棺盖缝隙把撬棍塞了进去,支着椁沿,猛地就是想下一压!

这还是我第一次亲手开棺,下力不知道个轻重,一下子用力过猛了,再加上这椁里的棺材棺盖上的钉子早让撬了,所以我这么一撬,“哐”的一声直接把他娘的棺材盖子都给掀飞了,我自己也一个屁墩儿就坐在了地上,差点闪了腰不说,屁股生疼,缓了好几秒钟才站了起来,拿手电筒往棺材里照去。

这棺材自然是没有尸体的,陈设和一般的棺材也没什么区别,一个垫头的玉枕,看上去相当的名贵,包浆特别厚,里面全都是类似于云母片的氧化物,霎是好看,让我呼吸都凝滞了一下,这玉枕可是够值钱的,绝对算是国之重器,是倒卖能够得上杀头大罪的那种宝物,不过眼下这情况我们能活着走出去才是最要紧的,所以我也就是瞄了那玉枕一眼,没拿。

然后棺材里的褥子什么的全都是清一色汉丝,让我不得不感慨这精绝女王的陪葬丰厚。

汉丝,自然就是汉朝时期的丝绸了。咱们国家的丝绸若说最好,以三个时期为最--汉、唐、宋!

强汉盛唐富宋,在咱们国家那可是出了名的,也是古代汉族文明的鼎盛时期,所产出来的丝绸无论是工艺还是在艺术造诣上全都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程度,最起码现在咱们产的丝绸不如那个时期的丝绸!

汉代丝绸大概分五类。绢、沙罗、绫绸、缎、锦!

我看这精绝女王垫尸体用的褥子色彩鲜明,纬丝的颜色在三种以上,用缎纹地组织提花织成,色泽瑰丽多彩,花纹精致古雅,分明就是丝绸织品最高端的锦了,这种东西可是稀罕玩意,当年丝绸之路打开以后汉朝给西域三十六国的丝绸里以绫罗绸缎为主,锦非常罕见,这精绝女王拿这玩意做褥子垫尸体,其富裕程度可见一斑!

除此之外,棺材里还散落着一些衣服碎片。应该是裹尸体的用的,可惜已经破损的非常严重了,精绝女王起尸以后怕是把这些东西全扒掉了,所以成了这番模样,有着名贵的锦不穿,却偏偏喜欢裸奔,不得不说……口味真重!

我掀开了垫棺材的褥子,露出了黑漆漆的棺底,在棺底果然有精绝女王的八字,用尸体眉心血写出来,千年不朽,仍旧是鲜红无比。就跟刚刚写出来干涸了一样。

果然是同生棺!!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抽出百辟刀,双手紧紧握住刀柄,凝神静气,挥刀就准备劈烂这棺材!

毁了同生棺,才能斩掉那妖尸!

谁知。长刀刚刚举起,就听花木兰在我心间大喝一声:“小心!”

声音方落,我就感觉自己身后有劲风袭来!

不用说,肯定是那妖尸已经愈合了,又起来作妖了,不过这回它消停了许多。没有怪笑,直接就对我下手了,显然我碰了同生棺以后是碰了它的逆鳞,不再逗我玩了,直接上来就要命来了!

回头?

眼下肯定是已经来不及了,劲风几乎已经擦到了我的耳边。分明那妖尸已经距离我特别特别近了,这个时候回头,立马就得被扑个正着,直接给我干掉!

既然已经来不及了,那就拼了!!

在这电光石火之间,我整个人直接腾空跳起。双脚在棺椁上狠狠一蹬,蹬的那棺材都发出轰隆一声巨响,然后我就接力朝后面撞了去,下一刻我就感觉自己撞在了那冷冰冰的妖尸怀里,一股恶臭扑鼻而来,伴随着“砰”的一声巨响,那妖尸直接就被我撞飞了,不过我也被撞得朝前栽去,人在半空中重心不稳,竟然一头扎进了棺材里,脸和垫尸体的丝绸褥子来了个亲密接触不说,脑袋也撞在了棺材壁上。

那味道……

反正我是差点吐了。等爬起来的时候,一股热流从我脑袋上缓缓躺下,分明是头皮被撞破了,直接见了红,血不消片刻就顺着脸滚落了下来,朦胧了视线……

我双手拄着百辟刀支撑着自己浑身酸疼的身子转过了身。大口喘着粗气,凝视着直挺挺的从地上蹦起来的妖尸,这鬼东西这时候终于是不笑了,满脸的怨毒,尖叫了一声就直接朝我扑了过来。

去你妈的!

我狠狠抹了把脸上的血,怒气也被激发了出来,大吼一声操着百辟刀从棺材里跳出去和那妖尸缠斗在了一起。

为了活着,为了伙伴……

我只能一往无前,退无可退,血色朦胧了我的双眼,除了一战,我别无选择,甚至已经到了一种发狂的地步,意识浑浑噩噩,都没感觉到一缕黑烟无声无息之间从我胸膛飘了出去!

吼!!

那妖尸这个时候诡异的歇斯底里的愤怒的大吼起来,竟然不管不顾的要越过我朝棺材那边往过冲,被我一刀切开了胸膛都全然不顾,很是诡异。

这诡异的行径让我一愣,扭头一看,才发现花木兰无声无息之间竟然现身了,正朝棺椁那边往过飘,很明显是要直接破坏掉这那具同生棺,惹得这妖尸彻底的急了!

只是,我如何能让它如愿?

一把扯住这妖尸脑袋上那几根稀疏的毛直接把它扯了快来。拿着百辟刀的刀柄对着这玩意脸上就是一记猛击,直接把它打的退回去了,嗷嗷的嘶吼着。

这回,轮到这家伙着急拼命了,疯狂的进攻我,不过它既然已经选择了同生,走进了这复生局,就注定没有大粽子强悍的力量和坚韧的身体,只是幻术无双,如今幻术对我没用,就是一头拔了牙的老虎,有屌用?所以,每一次它扑上来都会被我轻松击退!

这时候,花木兰终于动手了,直冲那同生棺的上方,姿态犹如鹰击长空,然后右腿就跟一记重斧一样狠狠就朝着那同生棺劈了下去,只听“喀拉”一声。同生棺在这一记猛击之下,竟然生生被抽成了碎片!

太酷了!

我心中一喜,再扭头看那妖尸的时候,这个时候它胸口上竟然浮现出了一连串血色的文字,一股股青烟从身上冒了出来,腥臭无比,声嘶力竭的嘶吼着--那些在它胸膛浮现出的血色文字竟然是它的八字!

看来,同生棺坏了,它的不灭之体也被打破了!

我当真是想狂笑两声,趁着它正痛苦的死后惨叫的功夫,几乎是卯足了劲儿朝它冲了过去。

我想,这个时候我一定像头发疯的西班牙斗牛。

十来米的距离。眨眼功夫而已,我几乎是头也不回的撞进了这妖尸的怀里,百辟刀也趁着这功夫狠狠送进了它的胸膛,我听到了清晰的切开皮肉的声音,甚至还有几声骨裂声,然后这尸体的胸膛就被我一刀直接洞穿了。

所有的嘶吼和惨叫声戛然而止。我抽出百辟刀的时候,这具妖尸“噗通”一下倒在了地上,彻底没了动静。

这回,它起不来了,我很肯定。

不过,在这一番激斗中,我的力气也全都耗尽了,终于无法承受这种种伤痛和激发潜能后的无力,我一下子躺在了地上,大口穿着粗气,这个时候墓室里死一样的宁静竟然让我觉得很舒坦。

妖尸一灭,它钩织的幻境终于消失了,青衣和张金牙他们纷纷惊醒了过来。

看着满目狼藉,张金牙咧了咧嘴有些迷茫的问道:“这是……怎么了?那美丽的精绝女王呢?我就差一点点就掀开她的玉覆面看到她的样子了!”

“呶,你的美丽的精绝女王在那里!”

花木兰对着妖尸昂了昂下巴,冷笑道:“还在幻境中醉生梦死呢,如果不是小天,你现在已经一具尸体了!”

张金牙一惊,还想说什么,被胖子狠狠踢了一脚:“还没反应过来?咱们他妈的都着了道了!!”

说着,胖子赶紧走过来扶我。

总算是明白过来了!

我好悬没哭出来,他娘的,为了他们老子誓死酣战,尼玛,结果张金牙这王八蛋还惦记着他的西域美人呢,一点都不搭理老子这个兄弟……

轰隆隆!

这时,墓室里忽然传来了不堪负重的巨响。

我脸色一变,知道怕是经过我和花木兰造成的破坏后,这座原本就摇摇欲坠的古墓终于是顶不住了!

“跑!”

林青大喝一声,一把拎起周敬就跑,胖子也扛起了我,一行人飞快朝台阶那边冲了过去。

这一刻我是被吓得亡魂皆冒,因为……有些地方已经开始崩塌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