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5章 千人祭/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跑!

想活着就得没命的跑!

这是眼下唯一的选择,我被胖子扛在肩膀上没命的狂奔,因为是脑袋朝后面的,所以我对身后的景象看的是格外的清楚,入目之处,墓室的地面已经彻底龟裂了,能清晰的听到墓室下面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就像是机车的发动机发出的巨大轰鸣声一样,整个墓室的主体结构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我知道,下方已经开始崩塌了。

这座墓的结构我看过,类似于金字塔,是那种滑坡结构。一旦有沉陷现象,就和沉沙墓是一样,崩塌的是从顶部引起的,但是却是从底部最先开始崩塌的。一层接着一层,直到完全沉陷下去,什么都不复存在。

估计,很快崩塌就会绵延到我们这里了。

这座千年古墓。而且还是罕见的楼阁葬大概到今天为止也算是彻彻底底的寿终正寝了,不过这样也好,精绝古国的秘密最好还是永远的尘封在地底吧,我忽然有些理解我爷爷当初说的那句话了--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只适合少数人知道,知道的多了,也就没有意思了。

就让人们将对精绝古国的所有印象都停留在那个神秘的西域小国吧,沉醉在对那当初的西域第一美人的幻想之中。或许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若是让他们知道一个古国的灭亡只是因为一个不切实际的理想和一个阴谋的话,那才是残酷呢。

我心里默默的想着,苦笑着和胖子说:“这回又他妈的该轮到你扛我了,像不像又回到了秦岭大山的那段日子?嘿,只不过这回咱们可比上一次狼狈的多,搞不好还得交代在这里呢。”

“嘿嘿。”

胖子怪笑了起来,气喘如牛,就跟破烂的风箱似得,分明是扛着一个人跑路以他现在的状态也有点受不了,不过语气却很坦然:“小天哥,你怕啦?”

我笑着摇了摇头。

真的,我不怕,早做好这准备了。

“挂了就挂了吧,反正干咱们这个不就是图一个爽字么?”

胖子怪笑着:“老子这一辈子反正是够本了,玩的娘们都是高端的,大小明星合起来手指头加脚趾头都不够数,开过宾利,住过别墅,在香港那头还存了一艘游轮。该享受的也都享受了,现在眼一闭也没遗憾!”

我胸口一阵气闷,这算是故意的?

是,你他妈够本了。可是老子不够本啊!

想了半天,我都没想到能拿什么刺激胖子的,于是鬼使神差的就问了一句:“胖子,你有过爱情没?”

一下子,胖子说不出话了,我就在一边乐。

“大概……算是有吧?”

胖子苦笑了一声:“哥们没怎么读过书,最纯洁的就是读书那会儿了,当年上初中还暗恋过一娘们的。结果人家嫌老子屌丝,那个贱人,老子追她不答应就算了,还跟人说胖子的那家伙事儿是被肚皮盖着的!她娘的,再后来老子倒斗发了点财,有一年同学聚会把丫上了,就问她肚皮盖不盖着,丫就差没跪舔了。现在这世道啊,有钱还真就是爷!”

说到这里,胖子一下子回过神来了,连忙说:“小天哥。这事儿老子可就和你一个人说过,你可别往外传,要不然我这张老脸都没地儿搁了。”

“哈哈,傻逼!”

这时候。我们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公鸭子笑,张金牙这货一边撒丫子狂奔一边叫唤着:“说秘密也他妈的不知道声音低点,你是怕我们都没听到么?”

胖子这时候才算是缓过劲来了,也发现自己声音高。所有人都听到了,一下子不吭声了。

我们几个这个时候也算是苦中作乐了,或许……是在用这种方式来冲淡对死亡的恐惧吧。

因为胖子那几根雷管的爆破,前室的暗门也一样被震开了。所以我们倒是没有在暗门上大费周章,只不过前室已经崩塌的非常厉害了,曹沅在冲上前室台阶的时候,恰好脚下的地面崩裂。好悬掉下去,好在是青衣及时拉了她一把,这才逃过了一截。

离开前室,我们算是撤离脱离了这座地下楼阁葬。紧随其后下面就传来了轰隆隆的巨响,分明是那座楼阁葬已经彻底崩塌了,我们侥幸保住了一条性命,一时间。胖子腿一软,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跟着他倒霉,直接被撂在了一边。摔得七荤八素,浑身上下那叫一个酸爽。

躺在冰凉的地面上休息了许久,等身上稍微恢复了一些气力,然后我才挣扎着坐了起来,发现我们眼下所在的地方应该是一座宫殿里面了,宫殿里充满了岁月的痕迹,空空荡荡的,一些器具全都已经的腐朽的不成样子了。而我坐的地方。则是一具血红色的高台,上面镌刻满了神秘的符文,应该是一个类似于某种祭坛的地方。

不用说,这应该就是三清道人为精绝女王设计的那聚集天地日精月华的祭坛了,而我们现在的位置不出意外应该就是当时精绝国的王宫了,反正根据配室壁画上的记载,精绝女王的陵墓就是在精绝国王宫的地下的!

那么,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就不在尼雅遗迹!

尼雅遗迹是精绝国的旧地这是没问题的,但尼雅遗迹仅仅是当初精绝国的一部分,精绝国的王城到底在哪儿迄今为止仍旧是个未知数,有人怀疑精绝国的王城早就已经被埋在沙海里了,也有人怀疑当年的精绝国王城早就被一场灾难彻底摧毁了,比国外的庞培古城的都惨,不过根据我现在来看这些说法都是扯淡,精绝国的王宫还在,王城怎么可能会消失?精绝国的王城应该一直都在塔克拉玛干沙漠里。只可惜没被人发现而已!

我理了理有些混乱纷杂的思维,挣扎着从地上站起,发现青衣这个时候已经从血色祭坛上跳了下去,似乎正在观察这祭坛的情况,我忍不住凑到他身边问道:“看出个深浅了没?”

“千人祭!”

青衣长长呼出一口气,轻声道:“精绝女王果然是上当了,这根本不是什么聚集天地日精月华的大阵,而是千人祭!三清道人最后还是在她的陵墓上动了手脚,坏了她的复活局,吧她养成了一个邪物!”

我皱起了眉:“千人祭?”

虽然不懂,但是听这名字,恐怕也不是什么好玩意。

“千人祭,是一个道门败类发明的一种邪恶的养鬼地!”

青衣缓缓道:“这种祭坛是用阴沉木下被荫蔽了千年的石头建筑起来的,在上面镌刻着道家的符文,然后在祭坛之上活祭九百九十九个活人,活人的鲜血就会彻底把祭坛给渗透了,那时候的祭坛会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红色,将天地中的日精月华全都转化成阴怨之气导入古墓中,滋养出阴邪之物,成为一种人工弄出来的绝佳养鬼养尸场所,被千人祭祭坛镇压着的邪物只能被动接受豢养,想离开都不行!”

虽然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但是真正看到这一切的时候,不免还是有些心惊,我轻轻叹了口气,对这个三清道人愈发的好奇了,他到底要干什么?

蓦地,一阵嘈杂声将我从沉思中拉了出来,叽叽呱呱的争吵声从大殿外面传了进来,吓了我一大跳。

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怎么还有活人?

而且,听外面传进来的争吵声,似乎说话的并不是咱们国家的人,而是一批外国人,因为他们讲的是英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