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0章 交代/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黑家伙眼下已经被我废掉了,伊丽丝那边只有三个人,而我们这边足足有八个人,再加上花木兰,那就是九个,虽说周敬和曹沅的战斗力可以忽略不计,那也是二对一的局面!!

我们如今经过了半天休整,无论是体能还是伤势都有了极大的好转,如果徒手格斗,那么绝对的能吃死他们!

怕就怕……他们有枪!

这是最糟糕的情况了,K集团成员全部都是退伍兵和雇佣兵,这些年违法的事儿干了老多,基本上都是各国通缉和国际刑警缉拿的主儿,他们随身携带枪支是很正常的情况,别的不说,只要伊丽丝现在身上有一把手枪,我们几个怕是得全都交代在这!

可是,我已经别无选择了。

那老黑辱我民族。欲强暴我的女伴,不付出惨痛的代价,那我们几个还算个屁啊?反正我是过不了那关,长了裤裆里那玩意就得拿出个男人样!

青衣他们显然也是支持我的,最起码当我说出死战到底的时候,他们全都是不动声色的就朝着伊丽丝他们围了过去,已经做好了进攻的准备。

“哥几个,要不练练?”

胖子更是一个劲儿的对着伊丽丝身边的那俩白人汉子狞笑:“别他妈的光可着我们这边的女人欺负啊,等咱大中华的老爷们站出来了,你们倒是怂了?”

伊丽丝和她的两个同伴对视了一眼,全都沉默了下去。

“给不了说法和交代,那我们就自己讨!”

我的耐心在这样的对峙中一点一滴的消失殆尽了,握紧百辟刀用刀柄狠狠砸在了那黑鬼的脸上,“啪”的一声,直接就打断了那老黑的鼻梁骨,这家伙这时候可能是看出我真敢杀他,也不敢再拿嘴乱放屁了,被打的嗷的惨叫了一声。就直捂着鼻子趴下了,黑血就跟开了闸的自来水一样稀里哗啦的就出来了。

“停!”

伊丽丝一下子抬起了手,似乎终于是考虑好了,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忽然笑了起来:“走到这一步。似乎不太好吧?”

“没什么好不好的。”

我摇了摇头:“是你的人先挑衅的,我们也不是软柿子,说捏就能捏,咱们合则两利,说白了就是合作伙伴,既然你的人不珍惜这份关系,那么破裂了又如何?”

伊丽丝垂下了头,沙漠晚间的冷风吹乱了她的满头金丝,让她那张五官立体感十足的脸看起来多了些棱角分明的味道,明明是个女人,往那里一站却跟一把刀子一样,气势十足!

这是头一回她在我面前表现出犀利的一面,说实话,非常惊人,那种感觉就像一头孤独游走在戈壁荒漠里的狼,让我一阵心惊--难不成,终究还是要走上激烈对抗的道路了么?

谁知,伊丽丝竟然一咬牙喝道:“好!既然小弟弟你要个交代,那我就给你这个交代,不过,我的人我自己动,你不能动!”

“好!”

我不禁拔高了声音,一把扯着那黑鬼的衣领直接把他推到了伊丽丝面前,末了,有些不放心的又加了一句:“他做的是畜生行径,得按对待畜生的法子来,敷衍了事可不行,我也不会买账!”

伊丽丝笑了,笑的很妩媚:“小弟弟,你大概还不了解姐姐吧?姐姐什么时候下手轻过?”

说完。一抬腿,“噌”的一下从军靴上拔出了一把--三棱军刺!

“伊丽丝!”

她旁边那白人汉子伯克当时就有些着急的用英文说道:“大姐,你换把刀,不能用这个!”

“你没听小弟弟说么,卡尔斯做的是畜生行径,就得用对待畜生的法子来对待。”

伊丽丝笑眯眯的看了那跪在她跟前的卡尔斯。淡淡说道:“我早就说过,管不住你裤裆里的东西,你迟早得闯大祸,现在算是彻底应验了这句话。眼下,我们找到楼兰都城遗址才是重中之重,可是你却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破坏了我们的计划,所以,留你不得!”

“不!”

一看到伊丽丝要自己动手,卡尔斯早就浑身哆嗦的就跟筛糠似得,嘶声道:“大姐,换个刀,可以吗?”

可惜。伊丽丝再没和他说话,一把拽住了卡尔斯的衣领直接将一个身高一米九的大汉给提了起来,臂力大的的惊人,然后手里的三棱刺直接就送进了卡尔斯的肚子里,一瞬间卡尔斯的肚子上就见了红了,光溜溜的脑门子上都是黄豆大小的汗珠!

“这一刀。是因为你给他们下麻醉剂,破坏我们之间的信任!”

说完,伊丽丝拔了出来,紧接着又是一刀,捅的卡尔斯嘴都张开了,眼睛差点凸出来,就是一句话说不出来!

“这一刀,因为你对那个叫曹沅的女孩儿动手动脚!”

说完,伊丽丝又在卡尔斯肚子上捅了第三刀。

“这一刀……”

伊丽丝舔了舔猩红的嘴唇,看起来说不出的妖冶与狠毒,竟然在这时候对着我抛了个媚眼儿,淡淡说道:“是因为你踢了我的小弟弟一脚,而且还骂他,我的小弟弟很生气呢现在。”

说完,伊丽丝将卡尔斯随手丢到了一边,甩了甩三棱刺上的血珠,对着我晃了晃那三棱刺,笑道:“小弟弟,这个武器是所有冷兵器里最好用的一种了,刺出来的伤口是‘十’字型的,极难缝合,以咱们现在所带的医疗用品而言,根本处理不了这样的伤口,即便卡尔斯是个老兵也勉强能自己缝合这样的伤口。但是,却绝对保养不好伤口,估计不出七天,他的伤口就会溃烂,甚至会得破伤风,到时候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他自己的运气了,不管他生与死,此事就此作罢,小弟弟你看我给你的这个交代你满意吗?”

满意!

能不满意吗?

我甚至都觉得自己的背后隐隐有些发凉了,这个女人真的是太狠了,对着自己的伙伴的肚皮就是三刀,三刀还犯得三个错。我没法再说什么,而且眼下在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沙漠里,身上受到那样的重创,基本上等于是判了死刑!

这我要是再说不满意,那就是我的不是了,多多少少有有点蹬鼻子上脸的意思。略一沉默,我便点了点头。

“那么……咱们明天出发?各位晚安。”

临走之际,伊丽丝对着我抛了一个媚眼儿,顺带着还甩了一个飞吻:“小弟弟,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呢,文文弱弱的,却敢对着卡尔斯这么一个大块头悍然拔刀,好厉害的呢,人家很希望你在其他方面也厉害一些,尤其是……床上!”

说完,她转身迈着猫步就离开了,腰肢摇曳。说不出的动人。

被这样一个女人盯上,我丝毫不觉有什么值得庆幸的,站在原地,沙漠晚间的冷风阵阵从背后袭来,直觉彻骨的冷。

她,是一朵罂粟花,看着美丽,但却有毒!

一直等她走远了,看着离我们不远的伊丽丝他们那边的营地里的灯火,我知道他们今夜怕是安宁不了了,而我们,恐怕接下来的日子也不好过了。

“没想到居然就这么了了!”

张金牙在一旁暗自庆幸着。咧嘴笑道:“我还以为要出人命呢!”

“已经出了人命,难道不是吗?”

林青冷笑了一声,沉默了一下,沉声道:“咱们得小心一些了,伊丽丝这个女人非常善于隐忍,她可以承受别人的侮辱长达数年。只为磨砺一剑,等她暴起之日,就是见血之时,今天小天把她逼到了这个份上,她可以忍了这口气,但是她绝对不会认这个霉头,等着吧,下一次咱们和他们刀兵相见了,那才是真的要死人了,死很多人。”

说完,林青摇了摇头,离开了,而青衣他们在安慰了曹沅几句以后也离开了。

曹沅这丫头是个做学问的人,估摸着是一辈子也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到现在也是惊魂未定,都哭成了泪人了,经历了这么一档子事情,我反正是睡不着了,于是干脆就陪曹沅在空旷的沙漠里待着了。

我不会安慰人,也没有安慰曹沅,我觉得她其实不需要安慰,因为她是个特别聪明的姑娘,语言对她来说没有特别大的作用,事情她自己能看得开。事实上她也没出事,只是一下子手了这样的委屈,她需要的只是用眼泪来发泄一下心里的难过以及压抑着的情绪,发泄完了,也就好了。

于是,她在哭。我在一旁听着她哭。

过了很久很久,曹沅似乎是哭累了,终于停下了,然后又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又哭又笑,就跟个花脸猫似得。然后看着我有些无奈的说道:“天哥,你这人也真是的,勇敢起来像一头狮子,敢挑战一个身高体重对你而言都是大山的强者,也敢对猛鬼凶尸悍然拔刀,可却像个木头,你难道不知道在女孩儿哭了的时候,作为一个绅士,你至少应该安慰一下的么?”

我垂头苦笑,原来她是在嘲笑我情商低……

大概是看我不说话,于是曹沅也就不说话了,只是静静的听着空旷的沙漠里风沙的呜咽……

良久,鬼使神差的,我忽然说道:“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

曹沅一愣,有些迷惑的看着我。

我笑了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友善一些:“比如……你的替身?”

一瞬间,曹沅面色变了,因为刚刚哭过,所以到现在都发红的眼睛里写满了震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