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9章 机关术/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下子可算是给我吓屁了!

我现在整个人可是踩在石门上呢,吊门设计,要想打开肯定是拽着石门的钢丝松动,这样一来石门就会朝下面坠落,我估计也会一头栽进楼兰人留下的甬道!

当初楼兰人掘地沉宫,王宫不知道被埋在了地下多少米的地方,这条甬道我就算是拿屁股想也知道肯定挖的极深,我要是掉下去,有死无活!

一时间,我也不敢在土坑里面继续磨叽了,被曹沅拉着连忙往出爬,人刚刚从沙坑里爬出来,石门就“轰隆”一声坠落了下去,然后吊在了一边,一条漆黑深邃冗长的隧道横呈在我们眼前。不知有多少台阶,看的人心惊不已!

反正,我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伊诗婷盯着这甬道瞅了一眼,脸上就露出了难色,有些迟疑的说道:“这地方能下去么?地下如果缺氧的话,咱们进去了可是会出大事的!”

“没事的。”

曹沅笑了笑:“肯定不会缺氧,放心吧!”

伊诗婷有些好奇的看着曹沅:“你怎么对这里这么熟悉?简直就跟自己家的后院一样!”

曹沅笑了笑,没说话,她有替身,而且她前世可能就是楼兰的末代女皇解忧女王这件事儿太惊人了,没必要逢人就说,所以我和青衣才一直给她保密的。

看曹沅不太想说,伊诗婷倒是也没有多问,只是有些狐疑的看了曹沅一眼,然后就不说话了。

这时候,林青已经拽着伊丽丝他们三个人走了过来,意思不言而喻--让他们走前面!

这三个人被我们五花大绑,就他娘的跟个大粽子似得,走过来一瞧那甬道,脸色也变了。

“原来你们一直都知道这地宫的进入方法。可你们却偏偏没有告诉我们,就是为了让我们打盗洞耗体力,然后制服我们?”

伊丽丝扭过头深深看了我们一眼,缓缓道:“好深的算计!我承认,这一次我栽的不冤枉!”

“哪来那么多废话!”

胖子这家伙就跟吃了炸药一样,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冲上去对着伊丽丝屁股就是一脚,踹的伊丽丝一个趔趄就冲进了甬道里,胖子这才冷笑道:“我为鱼肉人为刀俎的场面,真不知道是什么给了你们自信在这里和我们叫阵的!”

伊丽丝就是看了胖子一眼,没多说什么,然后她对伯克和修斯说道:“你们两个,走前面!”

伯克和修斯脸色当时就变了,楼兰人在中原机关术和奇门遁甲之术上的造诣他们都看到了,这座地宫里绝对是凶险重重,要是真发生点什么的话,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绝对是最惨的,第一时间倒霉的准是那个人!

伯克和修斯可不傻,好歹也是K集团的干将,做的就是挖坟倒斗的事情,哪里能不知道这当中的利害之处?一时间两个人是连连往后退。

胖子是个暴脾气,最见不得这种人了,上去一人一脚全都给踢进了沙坑里面,这两脚比蹬伊丽丝的那一脚可重的多,别看修斯和伯克两个人人高马大。胖子这两脚下去全都给踢成了滚地葫芦,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进了甬道里面,伊丽丝这娘们精明,趁着两人往前滚的功夫一侧身就闪到了后边,嘴角也挂起了一丝冷笑--这种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精神看的我们几个一愣一愣的。也算是开了眼界了,这他娘的也叫队友?根本就是用来卖的嘛!看来这K集团内部也未必如我们想象中那么团结,别的不说,光看伊丽丝那神态就知道她没少干这种事情了,出了问题不是为朋友两肋插刀,而是逮着空子就插朋友两刀。

看着这三个人的推搡,我们在沙坑外面冷笑了起来,最后胖子看不惯了,主动出声给他们安排了顺序--伯克走最前面,修斯走中间。伊丽丝走后面。

这安排一出来我当时就乐,心说胖子也真够记仇的,这分明就是在和伊丽丝他们清算嘛!

那天晚上因为曹沅的事儿和这几个人起了冲突的时候,伯克的态度最恶劣,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干我们的架势。伊丽丝给我们交代的时候,也就他给那老黑求情求的最厉害,估计和那黑鬼私交不错,把他丢在最前面也算应景儿。至于修斯,来遗迹的路上这王八蛋克扣我们物资克扣的最狠,给他撂中间,也挺解气的。至于伊丽丝,虽然这个女人是最毒辣的,但做的不算刻薄,让她走在最后一个也无所谓!

胖子这么安排修斯和伯克当然不乐意。结果胖子二话不说拎着工兵铲就要劈他们,嘴里嚷嚷着谁不听话就跟劈那黑鬼一样,一人一锹,直接给他们结果在这儿,吓得伯克和修斯屁都不敢放了,乖乖听胖子的摆布。

搞定了这三个人,我们几个就跟在他们身后钻进了甬道,还真别说,这甬道里的空气当真很新鲜,跟外面一个样。一点都没有尘封千年的建筑打开以后那股岁月的气息,用大白话说就是没有那股子腐臭味,也真是个奇事。须知,这地底下的建筑要想保持通风良好是很难的,哪怕不完全封土留俩大口子保持空气流通也没用,千年之后打开那股子腌臜气味儿还是有!

出于好奇,我就问曹沅,这地宫甬道是怎么保持通风的。

“如果我说,这地宫甬道里压根儿没有留通风口你信不信?”

曹沅看了我一眼,轻声说道:“其实咱们现在呼吸的这甬道里面的空气,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是人工制造!”

说此一顿,曹沅轻叹道:“当年楼兰灭国沉宫之时,工匠为了能完整的保存王宫,于是就用乌钢在王宫上面架起了一个顶棚,这样的话,王宫沉到地下以后,有那顶棚支撑着,王宫里的露天庭院什么的也就都能完整的保存下来了,不会被沙土填充毁坏。而楼兰的王宫中呢,有一大片人工湖。那湖四周都是树木,这些伴随着王宫的沉陷,全都被送进了地下,水木相生,自然会造氧,但凡是连接着地下王宫的场所,自然空气新鲜!”

我听得目瞪口呆的,隐约觉得,楼兰人这沉宫封宝之法,似乎是受了沉船葬的影响。

咱们国家盗墓历来猖狂。但凡达官贵胄,为了防止自己的墓穴被盗,那是想尽了办法。比如魏高祖文皇帝曹丕,这位爷大概就是因为深刻见识了他爹曹操当初启用摸金校尉、发丘天官盗墓发财的手段,所以对盗墓贼格外的忌讳,生怕自己死了以后被摸金校尉从棺材里面拎出来,于是那么牛逼一个皇帝,愣是被逼的在死前颁布诏书昭告天下--自己将廉俭入葬!用大白话说就是,盗墓贼你们别来掀我的棺材了,老子死的时候不带陪葬品了行不?净身入土,你们就算是搞了我也发不了财,所以就放哥们一马吧!

而沉船葬,也是一种被盗墓贼逼出来的奇葩葬法,就是以船为墓,墓主人和陪葬品放在船舱里面,远远的离开陆地,一直将大船开到无垠的大海之中,然后把船凿沉,葬进海底!!

采用这沉船葬的,也是为了防盗墓贼,只不过没做到曹丕那么狠而已,为了防止被盗墓贼挖坟,他娘的一个皇帝连颗铜子儿都不带就直接入土,也算是够奇葩了!

当我提及这些的时候,曹沅想都没想就直接肯定了我的猜测。明白告诉我楼兰人沉宫就是受了中原贵族沉船葬的影响,只不过稍加改进,而且技术更加先进而已。

就在我和曹沅边走边探讨这些问题的时候,毫无征兆的在我们前方响起了“咔嚓”的一声脆响,似乎是……瓷砖被打裂了的声音一样。

我下意识的抬起了头。只见走在最前面的伯克左脚下踩着的青石方砖竟然陷下去了,下一刻,他左右两侧的石壁竟然“轰隆”一下陡然合拢撞击在了一起,就跟传统乐器铜钹拍在了一块一样,一下就把夹在中间的伯克拍成了一堆烂肉!

从始至终,伯克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直接就被拍碎了,这一切真的是发生的太快了,就跟一辆大卡车从蛤蟆身上碾过去了一样,伯克的身躯干脆是直接炸开的。那场面相当的惨烈,我因为离得近,被溅了一脸黑血,紧跟在伯克身后的休斯更惨,烂肉污血溅了一身,骨头碴子都崩在了他脸上,愣是把休斯这么个见识过血与火的雇佣兵给吓得直接坐在了地上,精神都崩溃了,“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不光他崩溃了,我们这边有好几个人也崩溃了,最起码曹沅被吓得俏脸煞白,前一刻还神采飞扬的和我谈论楼兰文明,这一刻就直接弯腰狂吐了起来。

我也是恶心的够呛,不过勉强能挺得住,一脸惊骇的看着前方发生巨变的地方。

这时候那拍死伯克的两块巨石又缓缓缩了回去,甬道的墙壁再一次恢复了平整,只有上面残留的血肉和甬道中荡漾的血腥味证明刚才发生的惨剧究竟有多么的骇人!!

这……就是楼兰人所掌握的机关术吗?还真是防不胜防!

我口干舌燥,望着一路向下延伸,不知道哪里才是个尽头的甬道,心里震撼到了极点--这他娘的简直就是一条死亡通道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