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2章 活祭/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活祭就不用说了,就是把活人当成猪羊一样的祭祀用品,献祭给要祭祀的神灵!

这种法子听起来残忍,但是在古代的时候却盛行过很长一段时间。

其中要说最严重的,应该在北欧那边,北欧的维京人最喜欢活祭,为了给他们的奥丁神送上最好的祭品,维京人觉得维京勇士就是最好的选择。而且比较变态的是,去做活祭祭品的维京勇士都是上赶着的,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只要是作为祭品被送到了奥丁神面前,他们的灵魂就能进入瓦尔哈拉神殿,所以都是乐的屁颠屁颠的脱光衣服躺到案板上被人用匕首割断喉咙放血祭祀奥丁神。(瓦尔哈拉是奥丁神的家,维京人认为他们族中最勇敢的人、也就是历史上出了名的维京狂战士会在死后会进入瓦尔哈拉神殿,在那里他们将会和奥丁神在一起喝酒、讲述自己生前的英勇故事,所以瓦尔哈拉是每个维京人心里的的圣地,类似于基督徒眼中的天堂。)

当然,活祭并不仅仅止于西方,在咱们国家也很多,不过咱们国家古代的时候军中最盛行这种活祭,军队在出征之时,会把敌人俘虏的头颅砍下来,然后用敌人的血来淋浇军旗,认为这样的话就能旗开得胜。

反正不管怎么说,活祭都是一件野蛮残忍的事情,只不过歃血祭坛的活祭,祭祀的却并不是奥丁神或者是军神、战神之类的神灵,而是……鬼!

没错。就是鬼!

如果眼前这些石柱真的是歃血祭坛的话,那么在那八根石柱里面不出意外都封着八个恶鬼!

这些恶鬼生前全都是纯阴之体,也就是在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这样的人一般都是女人,因为男人先天阳气重,都不会在那个时辰降生的,当然,这也不一定是绝对的,上辈子生性无比淫荡的女人死后在阴间淌过刀山火海以后转世变成男人的话,他们也能在那个时辰里蹦出来。纯阴之体前面就已经说过,这种人在相门看来流年运不错,但却都不是长命之人,因为他们都快赶上我招脏东西稀罕了,而且更惨的是,一些邪修士也喜欢抓他们当鼎炉抽魂炼尸,尤其是养鬼人或者是养尸人,最喜欢害这种人,横死的几率太大了,很少有能活的长久的,一般来说活得久的都是运气。死了,那是命。

这歃血祭坛的石柱里面封着的就是体质纯阴的人的尸体,这些人几乎是被活活封进石柱里面的,死后阴魂都走不了。全都得留在这石柱里面,成为歃血祭坛的守门人,如果有人想打开歃血祭坛的话,那一定得活祭几个阳人给这些石柱里的厉鬼,这样的话厉鬼才会打开祭坛!

至于怎么活祭?

这个简单,一铁棍把那封着死人的石柱砸烂就行了!

不得不说,这还真是个办法,最起码我略一琢磨以后。决定准备赌一把了,反正这些K党也想整死我们,我活祭了他们也就没什么心理压力了,杀人者人恒杀之。这是硬道理,正好把他们活祭了以后打开祭坛,进入地宫!

“喂,你们几个给我过来!”

这时候,那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开口对我们吆喝了起来,他们似乎是达成某种瓜分协议了,一个个盯着我们的背包,眼睛里面的贪婪是不加掩饰的。分明就是惦记上了我们从精绝女王、猎骄靡墓里摸出来的宝贝,我也真是想不出伊丽丝这女人怎么发现我们身带重宝的,这女人鬼精鬼精的,一般人真对付不了。

我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于是加快脚步第一个就走了过去,不过手里却是握紧了百辟刀的刀柄。

“哟呵?好东西啊!”

那络腮胡子大汉也是个懂行的,这时候也注意到了我手里的百辟刀,一下子眼睛就亮了。扭头对伊丽丝说道:“这小子我可以给你,但是他手里面的那把刀得归我!”

伊丽丝脸色当时就阴沉了下来,不过似乎是想到了我这颗能卖出一亿美金的天价头颅,觉得百辟刀反而无足轻重了,一下子又平衡了,点了点头说道:“好,给你了!要不是我实在是太喜欢这小子了,列侬你今天占不了便宜!”

那个叫列侬的络腮胡子大汉得意的大笑了起来。对他身后的人说道:“看来咱们又能小分一笔了!”

这话一出口,他身后的人也全都大笑了起来。

这几个人做着瓜分我们的美梦,似乎觉得是吃定我们了,所以戒备所有懈怠。

这是机会!

我微微眯着眼睛。这个时候已经走到一根石柱前了,面对着对方懈怠的大好机会,当时就直接暴起了,大吼道:“趴下!”

说话之间,我抡起百辟刀就朝着那石柱劈砍了过去,百辟刀锋利无匹,斩金截玉无所不能,再加上那石柱为了封尸体,里面是中空的,只是外面有一层薄薄的石皮而已,所以我这一刀下去只听“喀拉”一声,那石柱当时就让我劈裂了!

“fuck!”

列侬看我反抗当时就怒吼了一声。冲上来就要拿枪托砸我,谁知道他刚刚冲过来,被我砍裂的那石柱里就直接伸出了一只黑漆漆的鬼爪子捏住了他的喉咙,这鬼爪子就跟鸡爪子似得瘦削尖锐。但却很有力量,直接把列侬提了起来,指甲也扎进了列侬的脖子里,他动脉里的黑血当时就喷了出来,满是惊恐的惨叫,可惜喉咙被捏着,惨叫声嘶哑……

哒哒……

剩下的那些K党成员当时就朝着这石柱开枪了,枪击声在空旷的墓室里响成一片,好在我在动手的时候已经提醒过青衣他们了,在我暴起的一瞬间所有人都趴在了地上,所以在那些K当成员对着石柱开枪的时候,倒是没有人被流弹击中。

轰隆隆!!

整座石室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就跟地震了似得,一时间那些K党成员被晃的人仰马翻,我一看这情况,趴在地上顿时就暗乐--这帮傻逼。站在哪里不行,非得站在祭坛中间,做了祭品都不自知,老外就是老外,一个个生瓜蛋子也敢跑来我们这里盗墓,活该他们找死!

在剧烈的震动中,剩下的七根石柱全都被震裂了,一股股浓郁的阴气从里面冒了出来。就特么跟白烟似得,不多时就把整个石室都笼罩了,石室里可见度不足半米,我根本看不清前方发生了什么。只听到凄厉的鬼叫声和那些K成员的惨叫声,还有一些……低微的很特别的声音,就像是--咬碎骨头的时候发出的脆响一样!

我听得头皮发麻,不敢耽搁,连忙从背包里取出了三根请神香插在了地板的缝隙里,点着以后朗声说道:“在下发丘门葛天中,特此献上这些血食供各位享用!”

这算是申明吧!

告诉那些鬼东西,祭坛里面的才是祭品,你们别他娘的过来搞老子和老子的同伴,请神香是敬香,也是我表明身份的方式!

不过,盘坐在这迷雾里,看不清祭坛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听着一系列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我这心里还是很不踏实,觉得看不清个究竟总是犹如芒刺在背一样,生怕那些鬼东西什么时候过来找我我自己都不自知。

于是,我犹豫了一下,竟然干出了一件后来我想起来都恨不得抽自己俩大耳刮子的蠢事--我运起了杀气,特犯贱的想看看祭坛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结果看到了回太原以后让我做了好几天噩梦的一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