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3章 人间地狱/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前被血色笼罩,阴雾散尽,祭坛之上群魔乱舞,八只守门厉鬼正在那里肆虐。

这些纯阴之体化成的厉鬼果然是非同寻常,一个个身上阴气澎湃,至少都有千年修为了,这些个K党成员哪里是这种鬼东西的对手?这个时候基本上都已经趴下了,血色的祭坛上满是血腥,完全变成了修罗地狱!

我看到了伊丽丝,她已经被一只披头散发、穿着白袍子的女鬼扑倒了,喉咙上多了一个指洞,显然是被一指头洞穿了喉咙,如今俨然已经没有反抗的力量了,躺在地上身子不断哆嗦着,身上的迷彩作战服也被扯成了碎片。几乎是被扒的一干二净,那女鬼就骑在她的腰上,然后抬起枯瘦的鬼爪子用黑漆漆的指甲在她的肚皮上轻轻一划。

嗤啦!

伊丽丝的肚皮当时就被划开了,那女鬼的指甲简直就他妈的跟手术刀一样锋利,一指头从心口划到小腹上。我甚至能清晰的看见伊丽丝肚皮上被切开的地方翻卷了起来,脂肪层白白嫩嫩的,过了良久黑血才喷溅了出来,溅在她白皙的皮肤上看起来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那女鬼大概是知道我在看它,所以它还朝我这边看了一眼。那模样怪渗人的,脸上煞白,没有人色,一双眼睛里完全没有瞳孔,只有眼白。然后嘴角微微挑起,对我露出一个非常诡异的笑容,然后似乎终于按捺不住对活人血肉的渴望,鬼爪子顺着伊丽丝肚皮上切开的口子插了进去,不多时就从里面把肠子扯了出来。拽着就往自己嘴里塞……

伊丽丝这个时候还没有断气呢,那女鬼嚼她肠子的时候一下子嘴巴大张,整张脸都痛苦的扭曲了起来,可惜她的喉咙被洞穿,估计连带着声带也直接被切断了,所以明明是张大了嘴想嘶吼惨叫,偏偏是发不出一丝半点的声音,喉咙上的伤口、嘴角咕咚咕咚就往外面冒黑血。

这个时候,这位曾经在地下世界威名赫赫的黑寡妇脸上只有痛苦、绝望,和……恐惧!

我能看得出,她真的是惧怕死亡,或者应该说是她惧怕像现在这样的死法。

从那双眼里,我看到伊丽丝的求死之心!

死亡,对于她来说现在真的已经不可怕了,可怕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是有时候吧,人这东西真的很坚韧,我以前看过一本书,上面说古代人在被五马分尸的时候,当自己的肢体被几头骏马拽的四分五裂内脏到处抛洒之际,其实人还是没有死的,最起码思维还是没有停止的,还可以思考,还可以继续感受一会儿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一时半刻断不了气!

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到底是什么样的痛苦才能让人一心求死,现在看到伊丽丝,我终于明白了。

不光伊丽丝凄惨,就连休斯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干脆是被两只厉鬼分食!!

其中一只极为凶残,在休斯倒下的瞬间就冲上去拽住休斯的腿“嘎巴”一下就把小腿给拧下来了,然后就蹲在休斯跟前啃那血淋淋的小腿,就他娘的跟老蒙族吃烤羊腿似得,我想休斯的心里一定是崩溃的,任谁看见自己身上的物件儿被别的东西摘下来吃都受不了!

不光他崩溃,我这个时候也快崩溃了,胃里翻江倒海的,差点吐出来,这种血淋淋的场面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那叫一个骇人,原来这所谓的歃血祭坛根本就是把活人喂给那些鬼,喂饱了,小鬼不挡道。

不过,这纯阴之体的人变成了厉鬼再修炼了上千年也不能算是小鬼了。估计它们如果群起围攻的话,就算我们这边有青衣这么一个小天师都扛不住!

可我偏偏还不能不看,总得防着这些鬼东西的,万一他们没吃饱冲上来对我们下手了,也好能及时有个应对。毕竟这鬼性难测,谁也不知道它们会不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哪怕在这歃血祭坛建立的时候,建立者和这些守门阴魂有过歃血盟约,只食祭品,不伤献祭之人,但毕竟时过境迁,它们也被封在这不见天日的地下一千六百多年了,会不会遵守盟约还真是两码事!

足足半个多小时,这八只厉鬼才终于享用完了K党成员的血肉,只在那祭坛之上留下了一大堆骨头,看它们鬼脸上那心满意足的样子,应该是不会攻击我们了,这倒是让我心里松了口气,看来他们还是遵守当年那个奇门鬼遁大师和它们建立的歃血盟约的。

这个时候四周的阴雾终于缓缓散去了。不过石室中还是阴风呼啸,胖子他们的视线终于不被阻隔了,等看清那台上的情况时,一个个全都是脸色惨白!

“桀桀桀桀……”

一个蹲在祭坛里正在用黑漆漆的指甲剔牙的厉鬼这时候阴森森的笑了起来,用生硬的语气说道:“血食很满意,可以通过祭坛。”

说话的时候,这鬼东西从牙缝里剔下一块似乎是人身上的筋腱之类的东西,就挑在指甲盖上,黑紫色的舌头一下子伸出来卷住那块儿筋腱“哧溜”一下就卷进了最后!

“呕!”

曹沅第一个受不了了,当时就吐了出来!

其实不光她受不了,我也恶心的够呛,这个鬼东西分明就是故意吓我们的,看曹沅受不了吐了,当时就阴笑了起来。

轰隆隆!

不过,这时候那祭坛却是打开了。原来这是一道门户,阴鱼与阳鱼两分,露出了一条黑黢黢的隧道!

“你们下去吧!”

另一只厉鬼漂浮在半空中,森然道:“沉寂千年的地宫终于打开了,活着的生灵迷失在死人的世界,我们的使命终于走到了尽头,嘎嘎嘎嘎……”

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有些疑惑的看了那只厉鬼一眼,陷入了沉思--这鬼东西说的是什么意思?好像它知道我们要来这里一样!使命到头,岂不是说这些鬼东西很快就可以出去了?不及我多想,青衣忽然开口喝道:“好了。话不多说,咱们进地宫吧!”

说完,手按却邪剑的剑柄就大步走向了祭坛,身上一袭长袍在阴风中猎猎作响,那一瞬间流露出的气度让我折服,自有一种有我无敌的气韵。

天师到底是天师,哪怕八只千年厉鬼环伺,仍旧一往无前!

看着青衣,我被这几只厉鬼吓破的胆气终于渐渐恢复了一些,大踏步朝前走去,有时候我甚至在想--我这种人如果放在古代的话,绝对是那种被别人两句话就忽悠的在战场上玩命的二杆子。

祭坛之上,血腥味弥漫,越过那些白骨,我终于看见了祭坛暗藏的通道,其实就一条直通地下的洞,完全没有台阶,下面黑黢黢的,也不知道多深。

青衣走过去看了眼,然后就从背包里取出了登山绳,将登山绳的一头绑在一旁的一根石柱上,然后将另一头缠在了自己腰上,拽了拽,感觉绑结实了,然后二话不说就跳进了黑黢黢的暗洞里。约莫过了三五分钟左右,下面传来的青衣的落地声,紧接着他的声音传了上来:“安全,可以下来了!”

我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对着胖子、张金牙他们招了招手。让他们先下去,我殿后。

转眼工夫,人都已经下去了,只剩下我还在祭坛上,我把登山绳扯上来绑在腰上,正准备下去呢,谁知,这时率先和我们说话那厉鬼竟然开口了:“小子,把刚才祭祀时点起的那香再给我们一些,我送你一则消息!”

我一愣。下意识的问道:“什么消息?”

嘎嘎嘎嘎……

八只厉鬼同时大笑了起来。

笑了半天,那厉鬼才看了自己的同伴一眼,尖笑道:“下去七个?”

它旁边的厉鬼冷笑道:“七个死人!”

嘎嘎嘎嘎!

那厉鬼又笑了起来,待得笑罢,才陡然对我尖声吼道:“你的同伴都死定了。而我告诉你的这个消息,就是能救你命的消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