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2章 异种/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出我所料,这鎏金宫门上果然被做过手脚。

门缝、和门框衔接的地方,全都被浇上了铁水,几乎已经融成了一块铁板。

这里不是阴宅,而是一座沉陷的王宫,其实完全没必要做这种手段的,如今却用上了,分明就是防着里面的东西出来!

“我来!”

胖子把工兵铲“铿”的一下子插到地上,然后从伊诗婷那里接过家伙事儿就开始忙活了起来。

这鎏金大门灌得铁水也不过就是寻常的铁水而已,根本顶不住伊诗婷那种现代高科技的家伙事儿的,胖子几乎是几下子就整开了几条大缝。

哐哐哐!

里面的东西撞门撞得更加厉害了,那鎏金大门因为有几个铁水灌封的地方已经被裁开的原因。所以在里面的那些东西的撞击下晃动的更加厉害了,隐隐约约之间,我甚至能看到里面黑黢黢的地方闪烁着一双双血红的眼睛。

“嘿,这么急着和你胖爷过两招啊?”

胖子特不要脸的把脸凑到了裁开的门缝上朝里面瞅了瞅。然后嘿嘿笑了起来:“他娘的,虽然瞅不着到底是些什么瘪犊子,但那眼睛挺好玩,就特么的跟个灯笼似得。继续撞吧,眼红也没用,爷不动手开门,累死你丫也撞不开!”

估摸着也是乐极生悲了。就在胖子一个劲儿臭嘚瑟的功夫,那鎏金大门毫无征兆的就“哐”的一声就被撞开了,胖子脸还正贴门缝上呢,这门被撞开能有他的好?那两扇鎏金大铁门就跟巨人挥舞起来的大巴掌一样。直接就招呼在了胖子脸上,抽的胖子“我草”俩字都没来得及说完就直接朝我所在的方向倒飞了过来,人在半空中鼻血和嘴里的哈喇子就开始漫天挥洒了,等落地的时候发出的那闷响都听得我眼角直抽搐,胖子都已经翻白眼儿了,显然被这一门扇拍的不轻。

吱吱吱,吱吱吱吱……

宫门大开,里面黑黢黢的环境中陡然保持此起彼伏的鸣叫声,同时还夹杂着“沙沙沙”的怪异动静,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地面上飞快前进一样,不消片刻,一个跟牛犊子大小的怪物蹭蹭就从里面钻了出来!

借着趴在我背上的周敬撑开的手电筒的光,等我大概看清这东西的样貌的时候,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这玩意浑身都披着无比坚硬的厚重甲壳,手电筒的光往上面一照,都他娘的在反光,闪烁的是一种类似于金属般的光泽,不用试也知道防御力很惊人了,那甲壳厚度最少都在五公分以上,就跟防弹衣里面的钢板似得。脑袋硕大,整体体型看起来就跟个小牛犊子似得,嘴上俩牙比狼牙看起来都锋利,压根儿就是俩铁钩子。只要被挂上,那绝对是有死无活,尤其是那两只眼睛,就跟个圆形多面玻璃球一样,里面绽放着血光!

是真的在发光!!

这东西的模样和蝼蛄一模一样,不用说,肯定就是传说中那吃过同类和人肉的变异蝼蛄了。

只不过,《佛国记》里不是说这东西只有土狗大小么?可现在蹦出来的压根儿就是个小牛犊子啊。难怪能把那宫门撞开,这种体型的鬼东西凑在一块撞门,那宫门上只要灌铁的接合处稍微被弄开一点,这些玩意就完全能以自己的力量把裂痕无限度的撕裂开来!

也合着胖子该倒霉了。我估计他要是早知道里面的东西是这种体格子的话,打死他也不会在那门前浪了。

这蝼蛄也凶悍,一冲出来看见胖子以后,直接就朝胖子冲了上去。胖子早就被一门扇拍懵了,现在还没回过神来呢,估计跑都没地方跑!

一看这情况我也着急了,可惜现在身体的控制权不属于我。于是我只能在心里吼道:“快救人!”

话刚出口,我才发现自己是多嘴了,因为花木兰已经动了!

仍旧是那一个字--快!

她控制着我的身体在地上“蹬蹬”狂奔了两步,然后就跟背上长了俩翅膀一样。以一种飞机起飞时候的姿态,“嗖”的一下就俯冲而上,恰好在那蝼蛄赶到胖子身边的时候落在了那蝼蛄的脑袋上!

这时候,那蝼蛄已经举起了分外粗大、就跟个电线杆子粗细差不多的前爪,眼瞅着就要给胖子来一发。

北方玩过这蝼蛄的人都知道,蝼蛄这东西最有力的就是前爪了,这玩意钻土里全靠俩前爪,这胖子要是被这一下子拍结实了。就算不会拍成烂肉也得给胖子把肠子从屁股上拍出来!

这蝼蛄落爪的速度非常非常快,可惜,再快,它能快有花木兰的刀快?

在这电光石火之间,花木兰干净利落的直接一刀捅进了这蝼蛄的眼睛里,然后从另一边穿透了出去,直接给这蝼蛄来了个对眼穿,一股股绿色的血液喷溅而出,腥臭无比!

受了重创,这变异蝼蛄也顾不上拍死胖子了,痛苦的当时就抽搐了起来,发出的惨叫声就跟婴儿的啼哭一样,听起来毛骨悚然的--这玩意八成是有了一定的灵智了!!

不过,这一刀见效快倒是真的,花木兰这一刀又快又狠,直接破坏了这蝼蛄的神经中枢。结果不用说,这蝼蛄直接瘫在地上挂了。

胖子见识了这些变异蝼蛄的厉害,也许是求生的本能刺激了他,竟然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抹了把脸上的血,然后拾起工兵铲就满脸紧张的看着前方。

这时候,青衣他们基本上已经赶到了,和我们并排站在一起。

“弱点是眼睛!”

花木兰开口说话了。明明是用着我的身体,可说话的时候声音却是清冷动听,分明就是她的声音,弄的我心里面怪别扭的:“这东西在这种地方待得时间久了。吸收了很多阴气,如今已经不简简单单的是个畜生了,甚至,已经不能算是阳间应该有的东西了,大家都小心一些!”

说完,花木兰终于抬起头了,循着周敬撑着手电筒的方向看起,一瞬间前面的骇人景象落入了我眼中--宫门之后。全都是牛犊子大小的变异蝼蛄,黑压压一大片,也不知道有多少,反正当周敬的手电筒照过去的时候。那些蝼蛄身上的甲壳反射的金属光泽连成一片,看的人头皮都麻了!

这到底有多少只这种东西啊?

数不清,反正入目之处全都是,就跟一片汪洋似得。

可花木兰却怡然不惧,这个时候因为我放弃了身体掌握权的原因,我隐隐能感觉得到花木兰的情绪--她很平静,平静的就像是一潭死水一样。

一抖手,甩去百辟刀上沾染蝼蛄墨绿色的体液后,花木兰就这么静静站在被刺死的蝼蛄的背上,俯瞰着蜂拥而来的蝼蛄。

中宫门一开,里面脏东西太多,所以阴风呼啸。花木兰控制着我的身体就顶在宫门口,衣衫在阴风中猎猎作响,而她却很沉着,只是淡淡对青衣他们说道:“我开路,你们跟紧!”

这话刚落,我就感觉自己“嗖”的一下飞了起来!

没错,花木兰竟然直接横跃了出来,一头冲进了蝼蛄窝里。

或者应该说,她干脆把这些蝼蛄当成了垫脚石,踩着这些蝼蛄的背直接朝中宫深处冲去,所过之处,但凡是被她踩住的蝼蛄,甲壳坚硬也没用,直接“啪嚓”一脚就给那些蝼蛄的甲壳踩个四分五裂,绿色的体液横飞四溅,所过之处,蝼蛄就跟被割麦子一样被收割着!

“看我长刀所向,杀!”

花木兰一声厉喝,不知不觉间已经高高举起了长刀,直指中宫深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