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3章 兵解/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不是这个时候花木兰用的是我的身体,而且从我喉咙里蹦出来的声音还是女音的话,那么我想我已经热血沸腾了。

霸气!

一引长刀,一往无前,所向披靡……

我几乎是穷尽了脑子里面的所有词汇都形容不出花木兰此刻的姿态。

总之,这一刻我心里是震撼的,甚至隐隐冒出了千年之前她狂沙百战时的姿态,难怪她所过之处会有那么多将士誓死追随!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那么一部分人,他们的一言一行都能蛊惑别人,在我所认识的人,这样的人有两个,青衣是一个,胖子是一个!

我甚至能清晰的听到身后胖子他们也发出了惊人的怒吼,显然是受到了花木兰的鼓舞。怒吼声在这些变异蝼蛄那渗人的尖叫声中分外的清晰,振聋发聩!

这时,花木兰已经控制着我的身体冲出了中宫宫门后的门洞,霎时,一座壮阔雄伟的宫殿进入了我的眼帘。这座宫殿有着很明显的汉代未央宫复原图的影子,显然楼兰人当初受西汉的影响太大了,后来西汉击败匈奴、他们独立立国之时,就连王宫都带上了一些西汉未央宫的影子,对强大的汉文明非常推崇。

不用说,这座宫殿应该就是当初楼兰人议政的地方了。

在宫殿前是一片巨大的广场,雕花石柱林立,非常雄伟壮阔,可惜千年之前的人类建筑奇迹,如今已经变成了魑魅魍魉、变异蝼蛄的天堂。

当花木兰冲出来的瞬间,广场上的景色跃入我的眼帘,霎时我整个人都傻眼了!

密密麻麻的变异蝼蛄的发出铺天盖地的尖叫声,齐刷刷的朝我们这里往过涌,就跟潮水似得,在远方的黑暗中。鬼影幢幢,亦不知道有多少脏东西,它们游离在远方的黑暗中,倒是没有扑上来,他们就像是见到了肉的饿狼一样,几乎全都围在了那座宫殿四周,借着周敬撑着的手电的光芒,我隐隐约约看见在远方宫殿衍生出来的雨檐边缘,似乎有一道身影正站在那里。

那道身影腰杆子挺得笔直,浑身都散发着柔和的光晕,一身宫装,昂首对天,若是仔细看的话,她身上的那柔和光晕其实是根本不是光,而是一些白色的气雾,这些气雾缓缓飘散,化成漫天星星点点的光辉洒落在那些冤魂厉鬼之间,让那些冤魂厉鬼全都迷失在了这些光辉之中。

花木兰一脚崩碎一只蝼蛄的脑袋,然后怔怔朝着老宫女那里看了一眼,莫名其妙的怅然说道:“忠魂啊!只是,于心何苦?学得一身文与武,卖与帝王家,说到底不过是换个生计而已,何必连自己的一颗本心都搭进去呢?帝王家啊……古往今来,多少将本心给了帝王家的人能得一个好处?身死。足矣,何必把自己的轮回都断送进去?”

我听后心里陡然冒出了一股子不好的念头,忍不住问花木兰:“那老嬷嬷怎么了?她在做什么?”

花木兰没说话,倒提百辟刀冲杀进了蝼蛄之间,所过之处那些蝼蛄的绿色体液飞溅。

就这样闷头厮杀的许久。花木兰似乎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发泄胸中的愤懑,渐渐的才终于恢复了正常,只和我说了两个字:“兵解。”

我心中一惊。

兵解是道教的术语,解,就是解脱尘世的烦恼;兵,自然就是指兵器,所谓兵解,即是通过兵刃得到解脱。或是遭到兵祸战乱被杀,或者是自杀,凡是被兵器杀死的在道门弟子眼中都可以看作是兵解。

只不过。这是最狭隘意义上的兵解!

在我们这行中,兵解还有另外一个意思,就是有了道行的东西自行散去一身阴气,魂飞魄散,从此不入轮回。三生断送,就此成为红尘俗世中的尘埃!

这就是我们说的兵解!

毫无疑问,那老宫女是属于第二种情况--她现在正在自行散去阴气,那漫天的光雨就是她修炼千年得来的道行!

一瞬间,我隐隐明白了。老宫女虽说是一个千年古魅,但要想一下子迷惑住数万冤魂厉鬼也是心有余而力不从,于是,她只能自行兵解,这样的话。在她的轮回终点她就能极尽升华,爆发出非常强大的力量!

说白了,老宫女根本就是断了自己的轮回来吸引住那些冤魂厉鬼,给我们提供杀出去的机会!要不然,光是这些蝼蛄就够我们受的了。如果再加上那些冤魂厉鬼的围攻的话,就算是天师都是扛不住的,恐怕我们也会步了当初来到这里的那一支天道盟小队的后尘,全都死在这里!

或者应该说,老宫女是在给曹沅提供机会。

又是一位为了帝王家卖了性命断了轮回的可怜人!

花木兰心情不好我可以理解。她的一生我曾经从她墓室里的壁画上窥见过,代父从军,十年戎马,最后呢?效忠了帝王家有什么好处?拓跋焘一道圣旨,就直接将她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这就是所谓的帝王家啊。他们才是这个世界上最自私的一群人!

这个道理,花木兰懂,可是老宫女不懂,所以,花木兰只是在为那老宫女惋惜,亦或者是……她的惋惜中还有一些佩服。

“诸位,代我保护王女!”

这时,那老宫女看我们杀进来了,立在大殿之上陡然大喝道:“我梦中的楼兰啊,老奴来做你最后一道忠魂,伴你永恒,哈哈哈哈哈……”

笑声凄厉,又凄凉……

停在耳朵里面,但是那话却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人的心窝子里面戳!!!

花木兰不再作声,奋力向前冲杀,没那些冤魂厉鬼袭扰,只剩下变异蝼蛄对我们来说并不算太致命,毕竟这些东西拳脚上的功夫能解决,我们这边着着实实还是有几个高手的,勉强能应付。

不知不觉间。花木兰控制着我的身体已经推进到了大殿侧面,当她挥起百辟刀砍翻一个蝼蛄后,前方终于再没有这种恶心的变异虫子挡路了,我们杀出来了,花木兰不做停留。直接朝大殿旁边门洞冲出!

在这个过程中,青衣他们也从花木兰撕开的口子上紧紧跟了上来,几乎是玩命的撵上了我们,那些蝼蛄也凶残的狠,掉头就在后面追,那阵势非常骇人,我们不敢恋战,毕竟来回这么一耽误已经浪费了挺久了,也不知道那老嬷嬷还能坚持多久,不能再拖了。

逃命的过程中。花木兰朝着那些围在大殿周围的冤魂厉鬼看了一眼,于是我也看到了那些东西的模样,说实话,那一张张木然的鬼脸凑在一起真的是怪吓人的,即便她们千年之前都是楼兰的美人。但死了可不是那么回事了,脸色煞白,因为都是横死,所以死后冤魂保持了死相,什么样的都有,有的皮肉腐烂,有的骨瘦如柴,还有的舌头耷拉出老长,分明就是吊死的,总而言之。死相千千万,落在活人眼中寻常人恐怕得直接被活活吓死!

那老宫女也不知道是施了什么妖法,这些鬼东西一个个鬼脸上露着贪婪和迷醉,显然是沉沦在美梦中不可自拔。

穿过广场,越过大殿,最后我们直接钻进了大殿旁边的门洞了,在这之间曹沅早就哭成个泪人了,要不是林青拉着,很难想象她会干出什么,前世今生交织,人是会疯掉的!!

奇怪的是,等我们钻进那门洞的时候,外面的那些蝼蛄竟然全都停止追我们了,一个个非常暴躁的在门洞外面走来走去,但却不敢进来。

“咱们已经在后宫了。”

曹沅这个时候似乎平静了许多,看了外面那些蝼蛄一眼,轻声和我们解释道:“我前世的尸身就在这里,它们应该是不敢进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