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4章 王居陈尸/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才出狼窝,又入虎穴,不过,这也是在我们预料之中的,出口在不老尸的棺材下面,想活着离开这鸟地方,我们说什么也得和那不老尸撞上的。

怎么说呢,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吧!

所以,当得知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后宫禁区,反而没人惊讶,心中有了一种近乎解脱的感觉。

“小天,接下来的路就得靠你自己了。”

这个时候,花木兰的声音忽然在我心间响起,缓缓道:“接下来我可能要沉寂一段时间了,除非有特别要紧的事情,否则不要惊动我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花木兰的声音里有着浓浓的疲惫。

我知道,她累了。

从进入沙漠以来,她帮我承载的是压力最大的两战。恐怕已经是元气大伤了,我琢磨着回头如果我能活着走出去的话,应该喂食她一些精血的。

下一刻,花木兰从我的身体里退了出来,缩进了我胸口的守节砂里,而我,终于控制了自己的身体,一时间,阵阵无力感在全身蔓延,四肢酸软,显然我的身体也已经到了极限了,猝不及防之下差点一屁股直接坐倒在地,好在是及时用百辟刀撑住了石板,人才没有摔倒。

其实不光是我,一场酣战之后其他人也已经到了极限了,我们几个在这门洞里休息了约莫将近一个小时左右,中途吃了些东西和清水,才勉强恢复了一些体力,在这过程中,外面被老宫女吸引住的那些鬼东西也从梦境中醒来了,一时间,外面鬼叫连连,显然老宫女已经兵解完毕了,这个世界上再没有她这么一号存在了,兵解之后,魂飞魄散,从六道轮回中完全抹去。

一条忠魂逝去,我们几个也是心又戚戚焉。情绪不是很高,沉默着啃着干粮,门洞里只有“咔嚓咔嚓”的咀嚼声在回荡着。

好在,这后宫禁地就算是那些鬼东西也是不敢进的。它们跟那些蝼蛄一样,就是盘桓在门洞外面盯着我们,有几个胆子不小的鬼东西甚至都趴在了门洞门前,直勾勾的看着我们。充满怨毒的眼睛里写满了渴望。

它们渴望的自然不是我们手上的干粮,而是我们身上的血肉和活人阳气。

怕么?

说实话,入了这一行对这些鬼东西也有些麻木了,除非是那种相貌特别狰狞,或者是手段格外诡异渗人的脏东西,否则一般的东西还真是吓不到我,但就这么被一堆鬼东西趴在门洞口瞅着我们也确实不是很自在,因此没休息多长时间青衣就站起来说道:“好了,休息的差不多了,咱们出发吧!”

被这些鬼东西盯着,我们也是够恶心的,早没心思在这里继续待着了,青衣一招呼,当时起身就朝后宫的走去。

这楼兰的王宫,果真是“面上光”。

啥意思呢?就是好看的摆在外面充门面!!

前花园修建的都快赶上中原皇帝的御花园了,中宫大殿也是格外的雄伟壮阔,把这个小国的门面装点的还是有那么一番大国气象的,难怪各国使节来过以后,等回去的时候都会给出一个楼兰富饶强盛的评价,最起码在汉兵打进楼兰王宫之前,就连汉朝的使节回去以后都一直是像皇帝这么报告的,说这楼兰兵强马壮,比西边的安息国要强很多,结果真惹恼了汉朝的时候,两千汉兵入楼兰,几乎不花半分力气就长驱直入,俘虏了楼兰王,显然当年的汉朝也是被楼兰摆在门面上的架势给吓住了。用一句眼下时兴的话说就是--装逼装的好,也能称大王!

大概也正是因为楼兰人这个喜欢把好东西摆在台面上的习惯,所以它才会如此久负盛名吧!

至于一直都藏在最后面的后宫……

我是真不敢恭维!

走进这后宫以后,横呈在我眼前的是一排排低矮的民房,青砖石板,古色古香倒是能说得上,但却不像是一个帝王家应该有的气派,刚走进去的时候我还特么以为自己是回到了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时候咱们国家的军区大院呢。

曹沅说,楼兰王的王后、妃子还有公主都是居住在这些平房里面的,一人一个大屋,也算是“金屋藏娇”了,让我相当的无语。

较之于中宫的魑魅魍魉横行,这后宫就安静了不少,青砖石瓦,阴木成林,阵阵阴风邪风飘过,吹的那些阴木哗啦啦的响,不吵,反而听起来给人一种死寂的感觉,安静的整个后宫只有我们悉悉索索的脚步声,甚至,有时候我都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曹沅对这楼兰的后宫是真的熟悉,带着我们在里面七拐八弯的兜兜转转,穿过了几条小拱门后。她带着我们进入了一个单独院落,这院落算是后宫里面最气派的了,最起码在院门门头挂了一副匾额,上面写了两个我们不认识的字,应该是楼兰的文字。

“王!居!”

曹沅缓缓念出了这匾额上的两个字,眼中的情绪是复杂的,用一种低沉中悲伤弥漫的语气轻飘飘的说道:“这里就是历代楼兰王居住的地方了,一代又一代,不知道住过多少代楼兰王,当年楼兰脱离匈奴独立建国的指令就是从这里发出的,汉军打进来以后也是在这里将一个楼兰王从床榻上揪下来的,然后在那位楼兰王的脖子上套上了绳索。拴在马缰绳上,拖着走了四五千里地将之拉回了长安,这里承载着整个楼兰的所有故事。

而我的前世,也是在这里自刎殉国的!”

说完。曹沅轻轻推开了院落的门,那门顿时发出“吱呀”一声让人牙酸的声音,显然也已经有些承受不了岁月的打磨了,不堪重负。

小院不大。只有几百个平米,一条青砖小路直通正中间的一座大屋,小路两侧有许多阴木,可却已经枯死发黑了。这就是不老尸的威力,所过之处,寸草不生,这还是它现在有缺失。如果完整的话,恐怕楼兰王宫的所有阴木全都得废掉。

哗啦啦……

阴风吹过,那些阴木发黑的树叶发出阵阵刺耳的爆响,甚至在小院里阴风都席卷出了几个漩涡……

这景象看的我们心中发寒,这不老尸……似乎可怕的有点超乎我们的想象,阴气和煞气重到这种程度也算是我头一次见到了,当初那多伦王子出世的时候似乎也没有这等景象吧?

曹沅却不见有什么忌惮,清秀的脸上带着一种近乎朝圣一样光辉,踩着青砖小路一步步朝那大屋走去,然后推开木门走了进去,我们几个连忙在后面跟上。

大屋里面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曹沅轻车熟路的到了卧室,然后一把就掀开了床榻。

霎时,一条黑黢黢的隧道就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在地下。”

曹沅笑了笑,起身钻进了隧道里面。

这隧道不长,只有百米来回,但却冷的够可以,就他娘的跟冰窖似得,往里面一钻,撑开手电筒一照,借着手电筒的光可以看到整条隧道里面白色的雾气缭绕,那不是寒气,是阴气。

甚至,在仅容一人通过的隧道两侧的墙壁上都凝结出了一指厚的类似于寒霜一样的东西,只不过那不是寒霜,而是阴气凝实以后化成的,寻常人是碰不得的,因为一碰就会有大量的阴气钻进体内,把组织杀死!

只不过这地方对于修炼了杀气的我来说却是不错的。

在隧道的尽头,是一堵石门。

曹沅走在最前面,这时候已经站在石门前了,长长呼出一口气说道:“这里,就是陈尸的地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