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6章 罗刹鬼/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没见过我,但是我见过他。

无时无刻不在想他!

想着杀了他,砍下他的狗头,甚至活活凌迟了他我都不觉得残忍。

这一路走来,许多人问我,为什么那么拼命,甚至被人戏称为“拼命三郎”,我说是被逼的,入了这一行,我命由天不由我,他们都笑,我也跟着笑。我们这行人命如草芥,这是个好理由,难道不是么?

世上有知己,青衣是我知己,胖子也是,花木兰也是。

可是,有些事情就算是知己也不能说,只能埋在心窝子里!!

我不肯告诉所有人的是--我之所以那么拼命,是因为我有一根骨头在心里,我爸就那么莫名其妙的被人整死了,我能善罢甘休?我弱,我承认,但是弱不是我逃避的借口,而是我拼命的理由,我不拼命,这杀父的血海深仇什么时候才能报?

我妈没得早,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爸都从来没有和我说起过她,我只知道她是为我而死,我先天阳弱,我妈生我的时候早产难产,像我这样的人本来就是个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人,医生早就建议我爸妈在我出生之前给我流了,我爸肯,我妈不肯,一把手术刀剖腹,然后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她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她那边的亲人我爸也从来没和我提起过,我也没见过,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是跟着我爸的,小时候不记事,但李叔记,李叔跟我说,小时候我爸爸就是在脖子上挎个布兜子,把我放里面,一边给我喂奶粉,一边忙活他自己的事情,然后我小时候也不是个东西,要尿尿的时候不会哭,直接就来,而且尿的又高又远,有时候我爸正和客户谈生意呢,挂在他胸口的我一泡尿就冲在了他脸上,可他也不嫌生气,不嫌我麻烦,每次都是笑着说一句“童子尿就是不一样,我这儿子有种,尿的远以后肯定能成事儿”,我就是这么被他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的。

他没了,我红了眼。

这仇一天不报,我就活不舒坦,反正我他妈举目无亲,人生在我还没有发力的时候,就已经输的一干二净了,我烂命一条还怕拼命?

人这东西吧,都这样,当你输的再没什么可以输的东西的时候,人也就勇敢坚强了。死,对我来说那是个屁,横了心走进这一行那天开始。我就没打算好,也没怕过这东西!

眼下,多伦这声音一响起来,我整个人如遭雷击,沉睡在血液里面的怒意犹如一头雄狮一样渐渐苏醒了,也点燃了我一直都在刻意压抑的滔天恨意。

不找不觉间。我的手已经按上了百辟刀的刀柄,刀柄上镶嵌的玉石温润清凉,这是我眼下唯一的倚仗--我,只能靠它!

谁知,不待我转身,在我身边的青衣就跟感觉到了什么似得。啪的一把就抓住了我的手腕。

“你不是他的对手。”

青衣面色平静如水,眼角的余光扫了我一眼,他的眼睛很明亮,就算是这个时候仍旧很镇定,约莫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说的就是他这种人了,他的手掌也很有力,一下子抓到我的手腕我竟然无法动弹,然后,他用一种缓慢而有力的语气缓缓说道:“飓风过岗,伏草惟存;天之将明,其黑犹烈!现在,还不到你交答卷的时候,若你能超越你父亲,站在你爷爷的高度,我绝不阻止你向他悍然拔刀!在此之前,有气,憋着;有恨,忍着,打碎牙齿也给我咽到肚子里去!”

飓风吹过山岗,唯有随风摇摆的小草才能存活,天要亮了之前,黑暗最为强烈!

好一句“飓风过岗,伏草惟存;天之将明,其黑犹烈!”。

青衣啊青衣,你还是要让我忍啊,可是忍字头上一把刀,我还能忍到什么时候?

我闭上了眼睛,眼里酸涩,一行泪不知不觉间就已经从我脸颊滚滚而落,所流淌过的地方刚开始微热。可是泪痕很快就被冻结,冻得我脸上火辣辣的疼。

咬着牙,倔着骨,忍着辱……

我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以后,才终于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有些艰难的转过了身子。

石室门口。黑雾缭绕,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就站在那里。

熟悉的面容,可是,他脸上的笑容却不再温醇,脸上散发着非常浓重的黑气、青衣,整个人身上都缭绕着黑光。

这,只是他的肉身,可他的身体早已经被多伦王子占据了。

青衣也转过了身,等看清多伦王子的时候,顿时脸色一变,然后轻声说了几个字:“鬼类至尊--罗!刹!鬼!”

上一次见面,我们在暗处。多伦王子在明处,仅仅是打了一个照面而已,我们看到了他,他不知道我们的存在,同时我们也一直没有弄明白十绝凶坟里养出的是个什么东西。

而今,青衣一语道破天机!

原来,这多伦王子死后化成的竟然是鬼中至尊--罗刹鬼!

罗刹,在梵语中的意思是“暴恶”,“可畏”,这罗刹鬼,说的就是一种让人畏惧的鬼类至尊。

吸纳天地无尽阴气、煞气,终成罗刹!

这个时候的罗刹鬼。严格意义上来说已经超脱了鬼的范畴,属于一种大恶魔,比阴间的鬼王还玄乎,就跟四柱神煞一样,隐隐已经掌握了不详的力量,这种力量在印度神话中被称之为……神力!

所谓罗刹鬼具神通力。可于空际疾飞,或速行地面,所过之处,血流成河,白骨如山,形容的就是这种东西的恐怖。

这时候,多伦王子正对着我们冷笑,那双眼睛非常的阴翳,充满了怨毒,盯着我们冷笑个不停:“天堂有路你们不走,地狱无门你们非得闯进来,这你们可就怪不得了我了。”

说此一顿。多伦王子忽然沉声喝道:“不老尸,今世身已经归位,还不速速拿下融合,成就你的不老之躯!”

更加诡异的是,多伦王子这话一出口,紧接着在我们身后竟然有一道慵懒的女音响起:“知道了。真是烦人!”

这道女音,赫然是从我们身后的棺材里面传来的!

我被吓了一跳,扭头一看,发现棺材里的不老尸在我们不经意之间已经睁开了双眼!

不好,她要对曹沅不利!

电光石火之间,我的心里忽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下一刻,我大吼一句“小心”,整个人直接原地跳起朝着曹沅扑了过去,一把抱住这还傻呵呵的站在棺材跟前发呆的妮子就横跃了出去。

我这一下子的举动可能是超乎了那不老尸的预料,所以我成功的一把曹沅拖走了,凌空飞出一段距离。还不等落地,就听我身后响起了那不老尸的怒喝:“敢虎口夺食,找死!”

紧随其后,就是轰隆一声巨响!

我知道,那不老尸肯定是对我出手了,但我这个时候人还在半空中没落地呢,完全是身不由己,只能硬着头皮死扛了,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规避作用,就感觉身后传来一道沉重的破空声,然后一个重物狠狠拍在我背上,打的我一瞬间差点背过去。五脏六腑都在颤抖,喉咙里一甜,张嘴就哇的吐了一口血,血全都溅落在曹沅的脸上,然后我携带这她仓皇落地,就地打了个滚赶紧站了起来。这地上都是阴霜,虽然我们侥幸没有接触到皮肤,但躺在上面时间久了也不是那么回事。

等我起身,我才发现那不老尸用来打我的赫然是棺材盖子,伴随着我落地,那棺材盖子也落在我身边。

下一刻,青衣和胖子他们全都朝我这边跑了过来,一下子挡在我前面。

这时候,那具不老尸终于从棺材里面坐了起来,而多伦王子也朝我们逼迫了过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