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3章 道门弃徒/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回事?”

我有些吃惊的看着齐楠,忍不住说道:“我不是说过暂时不接任务了吗?要命的紧急任务不接,可以缓一段时间的任务接,等我调整好身体和精神状态再去!”

出了曹沅的事情以后,我身心俱疲,这样的状态我也实在是不太适合出任务的,于人于己都不太合适,所以我就告诉齐楠按照老规矩。急的任务不接,不急的任务积压,等我感觉自己的心态调整过来再行出任务。

齐楠的脸上却涌现出了一丝难色:“小天,你的事情姐也听说了,也一直都是按照你说的办的,但是这一次的任务……咱们是真的推不掉!”

“什么意思?”

我不禁轻轻蹙起了眉:“你别着急,坐下说。”

齐楠朝我病房的门口看了一眼,然后才坐在了我病床边,压低声音和我说道:“这一次的任务,是咱们国家处理一些特殊事件的部门出面委托的,没有经过天道盟,直接通过人际关系找上咱们的。想拒绝你能拒绝得了么?!”

“什么?”

我不禁瞪大了眼睛,忍不住说道:“楠姐,你这不是故意给我往火坑里面推呢么?天道盟可是明确规定不能和政府部门打交道啊!”

“谁说的?”

齐楠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这才缓缓说道:“天道盟不让说,其实是怕组织暴露在世人面前,一个专门处理各种怪事的部门一下子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那不是诚心找不自在呢么?组织还能继续存在下去吗?但是。天道盟却并不排斥咱们以私人的身份和政府相关部门打交道!”

我仔细想了想天道盟的规矩,似乎在这方面还真是这么回事,语焉不详,暗示性比较强!

犹豫了一下,我问道:“这政府的方面的人也相信咱们?在人家眼中咱们不是一群跳大神骗钱的么,不给咱逮局子里面就已经谢天谢地了,会委托咱们?”

齐楠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那小天你说,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鬼,有没有僵尸!”

我点了点头,这当然有啊,我他娘的从七月份收了百辟刀开始,就连连撞邪,这些玩意我都是亲眼所见的,别人不承认,但我绝对承认在这个星球上,除了活人生活的世界以外,还有另外一片死人生活的世界!

否认那些东西的存在,那不就是否决我自己的职业和存在呢么!

“这不就结了?”

齐楠翻了个白眼,苦笑道:“既然那些东西作乱的事儿你能碰上,国家层面的人能碰不上?这偌大一个国家。发生的神奇事情多了去了,你走南闯北的看到的也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公家人那可是得纵观全局的,你知道的那些事儿他们哪样心里不跟个明镜儿似得?只不过吧。咱们处理的这些事儿见不得光,所以公家的人没直接公布出去,要不然还不得世界大乱啊?为了稳定,这种事情是死都不能承认的。就算是公家那边的人为了保密性也是由专门的机构来解决这种事情的,一般的片儿警,或者是其他公职人员都不知道!这回就是那种部门的人找上来了,那些人和咱们一样,只不过他们在给公家办事儿,而咱们是在给天道盟办事儿而已!”

说此一顿,齐楠犹豫了一下和我说道:“姐和你说实话,其实你爸当年也帮公家的人处理过这种事情!”

我爸也处理过?

我一愣,不禁正视起了这件事情,想了想,就问齐楠:“那你和我仔细说说这个案子,我估计公家的人找上来委托任务。怕是不是什么简单任务吧?”

“我也不知道。”

齐楠摇了摇头,道:“人家没和我说,不过我看这回这任务啊,就一个字儿--险!你爸当年帮公家的人做的那事,老危险了,进去了差点没回来,可是这事儿咱也拒绝不了不是?惹毛了公家的人,咱能有好果子吃嘛!”

齐楠这话我倒是认可的,民不与官斗,我干的这职业属于是边缘地带的,最惹不起的就是公家的人,人家要是真找上来拒绝不了。惹急眼了随便一顶帽子都得扣死我,所以说啊,这公家人张嘴,我还真得乖乖从病床上滚下来过去!

“他们是怎么找上咱们的?”

我问道:“难不成又是以前请我爸的那人来了?”

“这人啊。还真是熟人,他叫张震麟,不过我估计你对他应该没印象,他一直都是一个走在暗中的人。”

齐楠叹了口气和我说道:“准确的说,这人应该还是你爸的同僚,原来是天道盟的人,是个天师道的小天师!不过这人耿直的很,也不知道出了啥事儿。直言说看不惯天道盟的所作所为,他学这一身本事是为了阴阳两界的平衡,是为了人间苍生的正道,不是成为一家之奴,所以悍然叛出天道盟,加入了公家专门处理灵异事件的小组,一切都是做的光明正大的,非常打脸的那种你明白吗?结果。不光天道盟不承认他了,就连天师道也不肯承认有他这么一号人了,也就是说,这个人压根儿就是个道门弃徒,不过他倒是也聪明,没有把事情做绝,最起码没把天道盟给捅出来,所以就算是背叛了天道盟,天道盟也没真派出杀手去干掉他,毕竟公家在那顶着呢,天道盟做事还是有忌惮的,再加上他也没捅破窗户纸,大家就楚河汉界泾渭分明,来了个谁也不认识。

天道盟的人也因为这个人的特殊身份,对这个人爱答不理的,唯独你爸除外。你爸也不知道啥原因对他特推崇,两人私底下是至交好友,有好几次你爸喝多了一直都在举着大拇指夸这个人,说张震麟这是一条铁骨铮铮的好汉。你们老葛家几代人一直都想干却不敢干的事儿,这人干了!

后来,张震麟有事儿找上他的时候他也是满口答应了下来,只不过具体出什么任务,我却是不知道了,我只知道你爸回来以后浑身是血,住了半个多月的院,在病床上时常叹息,说你们老葛家守护山西全境数百年,没想到地皮子上竟然还有这么大的漏洞。

反正啊,这个张震麟似乎不简单,他找上门来的任务怕是真要命!”

我陷入了沉默。细细思索了一会儿,便说道:“楠姐,这个人知道我爸去世的消息不?”

“知道,当时他到了,但是没参加你爸葬礼。”

齐楠叹了口气,说道:“听李叔说,他就在外面站了整整一天一夜才走,你爸立衣冠冢那天天气你也知道,那雨下的跟老天爷撒尿一样,李叔不让我们进入你的生活,我们都是隔着很远对着你爸的衣冠冢拜的,唯独那个人,站了一天一夜,他说不敢打扰你的人生轨迹,只能远远为老友送别!”

说到这里,齐楠似乎猜到了什么,叹了口气说道:“这人这次找上门虽然没说到底是什么事儿,但理由倒是给了,说人命关天的事情,不能藏私,这一次用的上你们葛家的人!”

我陷入了沉思,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楠姐,你还是去帮我把这个人请来吧,于情于理他这任务我是没法儿拒绝。”

“他已经来了,只不过让我进来跟你打个招呼。”

齐楠叹了口气,看了我一眼离开了房间。

不一会儿,门外就响起了一道非常洪亮的声音:“我那侄儿就在这间病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